执宁之手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第21章,[剑三]花哥的光合作用,执宁之手,百香果小说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畅读/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很好。万景在心中为自己的成功鞠了一把感动的热泪。变态手下讨生存不容易。“你做了什么?”千凛若有所思的转过头来,目光直直的盯着万景。卧……卧槽!这人td也成精了不成!?俗话说得好,死猪不怕开水烫。一个破绽他还能一脸正经的表示你误会我了,两个破绽他也能眉心微蹙的表示这与我没有什么关系,三个破绽他还能一声幽叹的表示事出有因,我本无意瞒你只可惜此事涉及过广,不便细谈。当下,面对着千凛带着几分威胁几分利诱几分审问几分深思的脸,万景发觉自己已经从一朵10版的小野花上升到了豪华特供精装收藏版的金刚花,任凭风吹雨打日晒雨淋也能气定神闲岿然不动的——“千弑者,调|教的事情还是回到家慢慢做,现在可不是个好时候,”亦焕之强势插入,“虽然苏大炼药师被送走了,我们这几个剩下的人,想要活着出去可不是件简单的事。”干得好。万景在心中不动声色的给亦焕之盖上了一个虽然作死然而关键时刻总能义无反顾地作个大死的戳。亦焕之浑身莫名一寒。“阵法已经开启了,我们需要在它完全发动之前离开——”顶着千凛的眼神,真的勇士·关键时刻作大死·亦焕之硬着头皮说了下去,“我对这个三魂七绝二十一阵还算是有所了解,这个阵破起来并不难,只是要找到阵心的一个生门和死门。”“这生门自然是没什么危险,入者只需要动用灵力击破即可,这死门中危机重重,进入后,里面机关重重,基本上别想出来,只有破了所有机关再用蛮力轰开,说不定还有一线生机。”话毕,他长舒一口气。这年头,做个好人都得被嫌弃成这个样子。碧氤皱眉;“你能找得出生门和死门吗?”亦焕之摇头:“这个三魂七绝二十一阵的难破之处就在这里,我能够找到生门和死门的位置,但不能确定究竟哪一个才是生门,哪一个才是死门,这生死门本没有区分之法,其位置无时无刻不在变换,哪怕你用了洞彻也无法看清,想要破阵还是得靠运气。”于是乎,看脸的时候到了。万景寻思着,要不要叫这群人去洗个脸,再洗把手。“要不要听听我的想法?”亦焕之建议道,“我们可以分成两队,一队各去一个门,这样也不至于脸黑全都进了死门,到最后连个报丧的都没有。”他的话说的不好听,但是目前也没有更为稳妥的办法了。千凛神色微动,转过身打量了一下四周,目光复又投到了万景的身上。

他对亦焕之道:“你和碧氤一起。”“千凛!”碧氤不赞同地皱眉。“我这是按实力分配的。”千凛脸上满满的拉仇恨的笑容。膝盖好痛。碧氤默默地中了一箭,只觉得这话里有毒。“你有意见吗?”他对着亦焕之又问了一遍。“没有,绝对没有。”亦焕之一瞬间还没反应过来,待到理清了之后,神色特别认真的答道。一肚子腹稿就为了说服千凛让他和碧氤一起还没念出一个字来面前的人直接拍板定稿了,这种被天上掉下的馅饼砸中偏偏还怀疑不是自己喜欢的口味的感觉实在是微妙啊。都说这千弑者行踪诡秘为人随心所欲,目前看来,这可不仅仅是随心所欲的程度,简直可以上升到没有他做不到只有人们想不到坚持贯彻不走寻常路的准则了啊。名不虚传。亦焕之感叹。“那事不宜迟,现在就找个门进了吧,最惨不过一死,早点晚点也没什么区别。”他心情大好的站到了碧氤身边,掐了个法诀招出了一对铃铛,铃铛被他一边一个放在了地上,触地之时便无风自动,将这四面八方的灵气全都吸涌而入,叮叮作响之时,两片黑色的区域浮现在了铃铛上方。“破影宫的宝贝,前段时间顺过来的,”亦焕之颇有几分骄傲之意,“这双铃之上的区域便是生门与死门的入口之处。”“怎么样?拼一把运气,选一个吧,千弑者阁下。”这个人,果然不管什么时候,都是那么的欠揍啊。碧氤捂脸,忍住手痒痒的冲动。千凛扫了一眼两个铃铛,微微一笑,状似随意的朝其中一个走了过去,亦焕之挑了挑眉,倒是有几分惊讶。“他就交给你们了,带着麻烦,”临进门的一刻,千凛一抛,把万景小花丢给了碧氤,后者接过小花后着实愣在了那里,脸上满是“居然接手了千凛的宝贝”“有点小激动要不要纪念一下”“我好像问到了阴谋的酸臭味”之类的表情。碧氤低头看向万景:“你惹千凛生气了?”万景语气平平淡淡:[那样你现在捧着的就是盆死花了。]也对哦。碧氤想了想,却还是不太理解。万景没去管这株灵药满心的弯弯绕绕,他看着千凛逐渐消失在黑色之中的背影,又回想起千凛看他的那一眼,心中隐隐的觉得有些不妙。头脑发热说的大概就是这种情况。万景对碧氤密聊道:[别把花盆抓的那么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浓情小说小说相关阅读More+

美批被炒记录(NP/双/QJ)

搞煌炖肉大师(求票票)

兄妹的恋爱见习期

满月布莱尔

全职高手大乱炖

莲花清瘟胶囊

错位人生

filcoco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4 百香果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