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彩哈岛睡睡猪提示您:看后求收藏(迤逦,雾岭逶迤(太过真实刺激感官沉浸式性幻想材料 请慎入,七彩哈岛睡睡猪,百香果小说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畅读/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空气像水墨一般沉滞,她被淹没在平静无波的深水里,久久不动。

无论如何也不能僵在这里!先出去算了,大不了直接出府去城东转几圈,伪装成外面的人总可以了吧。

琉凌下定决心快步走出内室,像努力上浮游出深海的鱼,身后一阵微小的波动向她涌来,她下意识闪身,勉强躲过黑暗袭来的一掌。虽然微亮的水面近在咫尺,但她又被抓回危险不定的深水中。

她朝着遇袭的方向快速一劈,只略微触碰到一片冰凉的衣物,右手反手ch0u出匕首刺出,有布帛撕裂和皮r0u绽开的声音。琉凌心中一稳,正yu破门而出,手腕却被sisi抓住。她挥出左手却只抓到一片虚空,片刻间匕首已被夺走,一阵蛮力将双臂反锁在背后,一个尖锐的物件抵在她的腰间,琉凌收回了将要抬起的右腿,她发觉那是她的匕首。

身边恢复了寂静,她像被冰冻住一样受制,觉得自己是一条将si的鱼。

“怎么?不坐会儿就要走?”男人的声音从右侧耳后传来,一gu气息靠近,他在耳边嗅闻。

“别动。”琉凌暗地晃了一下肩膀,感觉匕首已经划破衣服,即将刺入皮肤。“我没想伤害你,你不会要主动赴si吧。”

“你想g什么?”琉凌声音g涩沙哑,像挤出了最后一点水分。

“你深更半夜造访,我还以为有要事相商呢。嗯?”男人的嘴唇靠近她的脖颈,手里的匕首缓缓从腰间移向x前。琉凌身t紧绷,冰凉的尖刃沿着她左右rufang的起伏滑过,像是在她ch11u0的皮肤上描摹,从小腹滑向侧腰,又滑向大腿小腿。她是一块将被开荒的岛屿海岸,被陌生男人拿着自己的匕首在身上画下一道道泛红的航线。

“功夫甚至b我想象得好,看来嵇楚花了大力气培养你们嘛。”缓缓的声音和呼x1一起洒在琉凌脸上,刀尖继续在身上游走,代替他的手,带着占领和胁迫的意味,抚弄琉凌全身,从rufang上的一点,到t0ngbu的两团,从腰侧平滑的曲线,到大腿小腿的顺直,雕刻她每一处线条。微微刺痛带着一层层战栗,她全身都紧张起来,想起几个时辰前那个nv子,起码对方没有一刀见血的危险。

“你跟了我几天,想必也没什么收获。以后晚上不用来了,好好休息吧。“匕首竖着cha入两腿之间,尖锐的刀尖闪着寒光,轻轻点触柔软的下t,隔着几层黑se衣料浅浅刺入粉neng的y部,似乎正yu探找r0u缝的位置,顺着收紧的y深入sh热的xia0x里,在陌生的花x里获取一点暖意。

“我希望你对今晚的事情守口如瓶,对所有人。”刀尖以不轻不重的力道贴着y画圈,像一只毒蛇挑逗猎物。琉凌sisi收缩y部,冰凉又尖锐的触感g动兴奋紧张,两瓣y僵y又不自觉地微微颤动,一gu热流酝酿着渗了出来。

“否则,你,床上那位,还有那些监视二皇兄的人,通通都会消失。明白吗?”匕首横向翻转,冷y刀面紧贴y,经受挑弄的y部霎时被挤压,金属从下身传来彻骨的寒意,冰得琉凌一阵颤抖。

男人ch0u回匕首,对着门外微微亮的院子,凝视刀面银光上未g的血迹,是她反击的成果。殷红上罩着一层淡淡雾气和水痕,是她下t对男人做出的回应。

琉凌闭眼不想再看,感到两腿间愈发sh热。

男人反手拿刀,腾出三根手指伸向面巾,顺着鼻梁、鼻尖、人中、上唇、下唇、下颌,慢慢抚0下去,像缓步走过迤逦延绵的山脉。手指又走到谷地,细细摩挲她脖颈上因为紧张而僵y的几条筋络,温热的触0竟然带来了放松和舒缓。

”答应我好吗?“男人诱惑的声音响起,琉凌几乎不假思索地点了头。

”你走吧。“一下子所有的束缚都放开,琉凌重新回到了流动的空气中,周身清爽,却不似刚才的温暖。

”这把刀,“银光闪过一道刀花,”过几天再还你。“

琉凌闯出门,头也不回地跑到院子里,已经铺满地的轻薄粉se随她的脚步扑闪起一小片花雨。

在城东的江边坐了很久,琉凌仍未打算回去。确切地说,她根本不知道自己还要不要回去。

虽然自己始终蒙面,但主人的监视任务基本暴露了七七八八。这男人也在盯着东厢房吗?需要回禀主人撤回两边的监视人手吗?

琉凌盯着静默的江水,脑海中尽是自己受制于人、被一把匕首玩弄的场景。身下的粘腻始终不g,像是挥之不去的屈辱记忆。

说起来,如果自己像令雀一样,早一点爬上主人的床,无所不用其极伺候他、讨他欢心,早就不用暗夜奔波,更别说还要受此大辱。

但主人始终对自己冷淡,他在督训时r0un1e令雀的x,刮蹭赤瑾的t0ngbu,却从未在任务之外对琉凌多说半个字。就算自己有意,也无济于事。

想清楚这些,琉凌发现自己别无选择,从被买回来听命于主人那刻起,她就失去这副身t的自主权了。

“你去哪儿了?”同住的赤瑾投来怀疑的眼神。“衣服怎么裂开了?你受伤了?”

“啊刚才被树枝不小心划到了。”琉凌低头才发现k子侧边一道平整的裂痕,她不想解释就转移话题,”你不是带人盯着东厢房,怎么回来了?“

“那边送了几个姑娘进去闹到半夜,这会儿消停了,她们在那看着呢。”赤瑾拎起琉凌左肩一块不显眼的w渍,“你身上深se这块yy的,这是血吧?”

“没事儿,我去包扎一下就好了。”琉凌没有受伤,但突然想起来自己似乎用匕首刺到了什么东西,想必是那男人的血。

”待会儿去找立禾要点儿止血散吧。“

”嗯……“

赤瑾始终没有要回内室休息的意思,琉凌坐不住了终于开口:“我先去整理一下,你也……”

令雀回来了。

琉凌识趣地在她推门进来的瞬间闭上嘴。

她身上sh哒哒的,头发随意散在身后,只披了一件罩衫长袍,衣带松散地吊在腰间,x前大片白皙敞露着,g0u壑或明或暗隐藏其间。

“喔,你们都在啊?”令雀扫了一眼,对着空气招呼一句。

“嗯……”

“主人可把我折腾坏了,也不知道今天怎么了,y的不行。抱着我g了好一阵子,最后又s了一大片,我嗓子都喊哑了。”她晃动腰肢,x前两团几乎要跳出来,“伺候他沐浴了才放我回来。哎呀,真是累si我了。”

“欸你们没去出任务啊?”令雀像是刚认出眼前的人,对着两人似笑非笑。

“当然有任务。我们可不像有些贱货,为了爬上主人的床无所不用其极,你下面早就烂得不成样子了吧。“赤瑾要用最难听的话ch0u打在令雀身上,”什么放你回来,他就是爽完了把你打发了罢了。”

“还说我呢。呵反正你没有这待遇,就自暴自弃去g引老姜呗。说是什么指点功夫,哼别以为我没看见过你捧着他ji8卖力的sao样。”令雀的声音冷下来,酝酿着更寒冷的暴风雪砸向赤瑾。

“没办法,谁让主人就是不要你呢。你这个从妓院里捡回来的b1a0子,不知道之前被玩过几轮,呵就算脱光了掰开大腿求他,他都瞧不上你。”令雀甩弄头发,对赤瑾下判词。

“我明天还有任务,不奉陪了。”琉凌刷的站起来,快步走向内室。

“你以为你是什么好东西,一副无yu无求样儿装给谁看……”令雀的嘲讽像刀,同样cha在琉凌背后。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都市小说小说相关阅读More+

心情小雨(1v1  强制)

松随

明日坦途

岑白水

永无休止

达达利园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4 百香果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