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彩哈岛睡睡猪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夜香,雾岭逶迤(太过真实刺激感官沉浸式性幻想材料 请慎入,七彩哈岛睡睡猪,百香果小说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畅读/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哐“二皇子追着乐妓摔出了门,紧抱着琵琶的小姑娘瑟瑟发抖挣脱不开,僵持之际,几个香肩半露的舞姬围过来,簇拥着二皇子重回内厅。琉凌趁机拉出小姑娘,带着她溜走了。

送回小琵琶,琉凌不愿再去东厢房,溜到自己休息的南侧院,自东向西数到第三间,是立禾的住处了。

”还没睡啊?“迎面扑来一gu清新的药草香,琉凌转身关上门,好好欣赏屋内深浅浓淡的绿se。虽与其他两人合住在此,立禾还是坚持把屋里布置成药草园子一样,高一簇低一丛的散在各处。

”别乱碰,那是好不容易养出来的。“立禾从瓶瓶罐罐里抬起头,喊住了琉凌伸出的手。

”好。“琉凌放弃观察,贴着矮桌坐下,看立禾在烛光下研磨药粉。

”谢谢你的迷雾粉,派上了大用场。“

”你自己也能制药,何必谢我。“立禾用小木槌缓慢敲碎几枝g枯的白草,”把那个青se的矮罐子递给我。“

”我哪有你这分毫不差的jg准度。“琉凌摁紧了盖子,把罐子端到立禾面前,上次被净瓶里的小蛇咬伤,她对屋里的一切器皿都保持高度警戒。

”慢慢练嘛,你总是有任务安排,哪有我这般闲暇。“立禾从罐子里舀出一勺青se细末,与刚捣碎的白se碎叶混在一起。

”这又是什么?“陌生的味道游散到琉凌面前。

”一种香料。“立禾没有解释的意思,又抬手拿过了另一只罐子。

屋里芬芳寂静,在琉凌起身换过蜡烛之后,响起了敲门声。

”立禾姑娘呀,主人这会儿请你过去呢。“老姜谄媚猥琐的声音从门外传来,像一只大苍蝇嗡嗡飞进了这片温馨里。

”好的,我收拾一下就过去。“立禾站起身,看着老姜的身影愈加模糊远去。”我得过去了,你待闷了也回去休息吧。桌上的药粉不要乱动。“她整了一下外衣,小心地从柜子顶层取出一只没有裱花和纹饰的盒子,倒出来一些粉末在手绢里,仔细包好出了门。

琉凌在矮桌前摆开阵仗,想调制一些迷雾粉以备不时之需,却认错了药粉,在碟子内溶于水后,不小心蹭在右臂肘部,一阵火热的烧灼感瞬间在皮肤上点燃,yet烧穿了外衣。琉凌不及多想将右臂整个浸入水桶里,自内而外的滚烫与由外而内的清凉相遇,右肘的骨r0u皮分处不同的温度,像冷水裹着一团火球,外层皮肤几乎要膨胀裂开。

第二支蜡烛已经将要燃尽,琉凌终于ch0u回sh漉漉的右臂,从一个白se瓷瓶里倒出一些药粉,闻了闻是自己熟悉的清凉气味,用纸包住攥在手里。她收拾了桌面,将碟子里已经凉下来的yet倒入一块g土中,再用粗布包好带走。烛光闪烁后熄灭,琉凌关上了房门。

她丢了那包浸染药粉的sh土,此时云层渐厚,已经不能分辨月亮的方位。琉凌略一思索,跳上房顶,朝着西院自己最熟悉的方向腾空而去。

内室一片旖旎,两个交缠的身t横在床上,结束了激烈的xa正相拥沉睡。男人身tjg壮,肌r0u血管条块分明,x口落满吻痕,小腹伴随呼x1微微上下,半根yjgv人光滑的下t中。nv人被紧紧搂抱着,rt0u因为粗鲁的采撷而肿立,x前和肩膀上遍布红se痕迹。男人翻了翻身,柔软的yjg从nv人两腿间滑出,沾着透明和白se交r0u混合的光,垂在蜷曲葱茏的y毛里。立禾光0的两腿缓慢收拢,下身像逐渐解冻的泉眼,粘稠的白ye不受控地从红肿的y内汩汩流出,滴在已经泥泞不堪的榻上。

琉凌毫无察觉,碎瓦片从手上掉落,寂静的院里炸起叮当一阵清脆的碰撞声,她慌忙学了两声猫叫。

立禾眼睛微微颤动,醒了过来,她偏头看向身边正沉睡着的男人,轻悄地坐起身,对腿间滴落的白浊yet浑不在意,撩起帐幔一脚踩在散落遍地的衣衫上。

他还是会把衣服四处乱丢。琉凌心里想,幻想着自己溜进屋里偷偷带走一件。然后她皱着眉,看到立禾ch11u0着走到香熏笼前,无声地用夹子翻弄燃尽的香灰,一缕灰烬飞散。她好像确认了里面没有什么东西,才小心地放回夹子,用手绢擦g刚滴下的tye,走回床上,再擦拭了大腿小腿间蜿蜒的jgye痕迹,重新合眼。

男人迷蒙睁眼,再次抱住立禾,一只手很自然地伸到nv人两腿间抚0。那里经过jg心的修理,没有丝毫毛发。修长的手指摩挲着晶亮的y,粘ye沾在手上,让抚0变得顺滑,变成nv人无意识的g引。手指的ch0uchaa引起nv人轻微的喘息,她牵起男人的手放到x前,安抚x地拍着他的后背,再次坠入睡眠中。

琉凌的心脏像右肘一样被烫伤了,有什么东西正在爆裂边缘,她低头走回南侧院,一头撞在赤瑾身上。

“欸?你?”琉凌盯着眼前的人,回想起来几个时辰前两人还曾在东厢房回廊间有过遭遇。她什么也没说,无视赤瑾往屋里走。

”我看你是不是又受伤了?我那里有些药膏你需要吗?“赤瑾在琉凌身后开口。

”有功夫先管管你手底下的人吧,刚才月光那么亮还蹲在屋顶上盯梢,是怕人看不见吗?“琉凌头也没回进屋,把赤瑾隔离在门外。

她为什么要跟着我?是一时兴起还是有人授意?按理说两条线各自执行任务,彼此不会故意互相g扰的。赤瑾为什么会在意五皇子的动静?她刚才在试探我吗?琉凌脑袋里灌进一壶咕咕冒泡的热水,无数个问题你争我抢地沸腾着。

她拿出从立禾房里取回的药粉,一gu脑糊在手肘处。片刻的清凉让她对立禾充满感激,但主人的床事画面又浮现眼前。

琉凌脱下衣服,凝视自己下身杂乱的y毛,自下而上,看到被男人揪住拉扯的rt0u,红se的指印仍然留在x脯上。她从未仔细观察过自己的身t,此刻却无b渴望遭遇进犯。她身下流出一点sh意,匆忙收拾一下就睡了。

听从老姜的吩咐,琉凌和赤瑾自午后就跪在南院正厅等待主人安排任务。

”父亲安排了晚宴,你们分别陪侍两位皇子,务必好好伺候。”主人走到两人面前,言简意赅地下达要求。

“二皇子交给赤瑾,收敛一点儿,否则这几日的声se犬马传出去,显得我们要败坏未来储君呢。“听出话中的责备,赤瑾连忙磕头认罪:”是属下有失,此后定会拿捏分寸。“

”嗯,“主人轻哼一声。”琉凌。“

像空山一声清冽的鸟鸣,琉凌的心仿佛被轻啄了一下,她立即抬起头望向主人,他念着琉凌的名字也紧紧揪住她的心。

”你去伺候五皇子。你对他,应该很熟悉了吧。”主人说着轻笑一声。琉凌有点没听出笑声中的揶揄,只觉得身t跟着他的情绪而轻盈起来,像撞上春日里的一阵和煦微风。

“好好收拾一下自己。“主人如雕刻一般的五官b近琉凌眼前,g手指挑弄一下她的脸颊。她有点控制不住身t的颤抖,连忙低下眼不敢再看。那根手指从脸颊移到嘴角,轻轻按着琉凌的嘴唇。她立即想起几日前的夜晚,主人在睡梦间以相同的方式玩弄其他nv人的下t。自己好像另一只落网的猎物,她缓慢张开嘴,试探着伸出舌尖,想要迎接捕食者的攻击。

微凉的空气进入口腔,她的舌尖向外翘起,像雏鸟伸头向世界张望,雀跃着期待嘉奖与恩赐。

什么也没有发生。琉凌抬眼偷瞄主人,发现他正饶有兴趣地玩味自己谄媚的神情。没有任何反馈,琉凌收回真情,合上了嘴,垂下脑袋闷声服从:“是。”

赤瑾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都市小说小说相关阅读More+

心情小雨(1v1  强制)

松随

明日坦途

岑白水

永无休止

达达利园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4 百香果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