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彩哈岛睡睡猪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夜雨,雾岭逶迤(太过真实刺激感官沉浸式性幻想材料 请慎入,七彩哈岛睡睡猪,百香果小说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畅读/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琉凌披着主人的外衣,如梦初醒站在深夜的空气中,有些恍惚地盯住花园中几株白se绣球。

她用衣服裹紧自己,闻到上面有主人呼x1的味道、身t的味道,还有,他刚sjg的味道。她沉湎于回忆中,失了神一般回到南侧房。

这一夜,二皇子酒醉,五皇子昏睡,主人休憩,琉凌盖着那件灰蓝se的衣衫,辗转难眠。

清晨,琉凌替代了侍婢,端了早膳熟门熟路送往东侧厢房。

五皇子已经洗漱,坐在桌边看到穿着侍nv白裙的琉凌进门,衣领有浅紫se的绣花。

走近的琉凌一把被男人揽入怀中,几乎失去平衡摔落手中碗碟,她摇晃着腰肢,轻声说了句:“王爷请用膳。”

”你知道吗?还没人敢对我下药。“刻意压低的凶恶声音在琉凌耳边响起,她颤抖一下,笑着对男人装傻,”王爷在说什么呀。“

男人轻哼一声,转身yu离开的琉凌被一把拉住,一只手伸向她的腰间,微一用力抱到男人怀里,”坐吧。“

琉凌坐在男人腿上,半个身t被锢住动弹不得。男人慢条斯理地夹过一点青菜送到她面前,琉凌张嘴接过,咀嚼出一丝植物j叶的清新。两人相依着共用一副碗筷,身t愈发贴近,男人将一口荷叶粥喂给琉凌,她咽下,听到对方更加粗重的呼x1。

琉凌明显感到男人下t迅速y了,过于凑巧地昂起在她的两腿之间,男人抱住琉凌,不怀好意地轻微挪动她的身t,让柔软的下t不偏不倚地紧密嵌入他的yjg。隔着几层轻薄的衣料,y受到挤压,xia0x下意识收缩,像x1shun引诱一样,在guit0u上烙下shsh一吻,yjg随之又肿胀一些,更加嚣张向内侵略占领几分。

男人放下碗,直接吻住琉凌。他唇齿间荷叶的香气传来,随舌头周游过口腔,细细t1an过她的舌尖,像两人的下t一般粘腻地贴合。

琉凌倒在男人身上喘着粗气,伸出左臂g住男人的脖子,逐渐离开对方诱人的唇舌。她左肩半露,在身t轻微晃动中感受到男人下t的顶弄,柔软的huax被y挺的yjg闯开一道细缝。衣物在一凹一凸之间敷衍地充当两人最后的隔膜,分别被guit0u和花x浸sh,像植物的细根,深深陷入yda0内,g勒出r0ub1的纹路,汲取两人的sh润。

琉凌轻轻喘息,不想两人再有更进一步的动作,缓缓睁开眼看向男人,”王爷,粥都凉了。“

”你很热,不是吗?“男人反复亲吻琉凌的脖颈和左肩,在锁骨和颈窝间游走,迟迟没有抬头。

直到手下人进来,男人才从一片濡sh的皮肤上抬起头,打发人出去后,意犹未尽地抱着她,要求把半碗粥喂给自己。

”今晚有点事情,你和我一起去吧。“他用鼻尖蹭蹭琉凌。

”是。“琉凌不知道他意下何为,认为这也是接近调查的机会。

男人终于放开她,琉凌从已经b0起的下t中ch0u出身t,sh透的衣裙沾在两腿间,与y部剥离时重重摩擦过r0ub1,像在土壤中拔出根j,带来一阵战栗,激起琉凌的轻呼。

”奴婢先告退。“琉凌端着早已凉透的残羹冷炙退出房间,在他的前襟、她的裙子上留下一片浅浅的水痕。

傍晚时候,琉凌如约到东侧厢房,不等门外小厮通传,男人已经走出来。他穿了一身藏青se的袍服,仰起头看着y翳的天空,轻声细语与琉凌商量:”我看天se不好,将有大雨,你别出去了。“

”没关系的,如果您有事情安排,我可以一起。“琉凌不想放弃正大光明盯梢的机会。

”不是什么要紧事儿。而且,不是每件事都需要你参与。”男人转身正对琉凌,抓住她的手臂,琉凌烫伤仍未痊愈,掩饰不住疼痛皱眉。“你受伤了吗?“

“没事儿,一些旧伤,不要紧。”

“那可不行,你受伤了我肯定心疼呀。”男人的脸贴过来,几乎碰上琉凌的嘴唇,轻笑着说出半真半假的情话。琉凌极力忍住不撇嘴扭头的yuwang。他的手故意伸向x前,托住轻抚白裙下两团绵软,”你就在家休息,等我回来好好疼你。”

“阿庆,送姑娘回去吧。”男人转身回了屋内。

等阿庆的身影消失在院墙尽头,琉凌迅速换了夜行服,在渐黑沉厚的云层下飞身返回东侧厢房,正好看到藏青se的身影大步走出府门,琉凌快速跟上,从侧门溜了出去。

穿过几排院落,又经过几处民宅,果然是向着城东的方向。琉凌不远不近地跟在男人身后,天sey沉,街上行人都步履匆忙,没人注意她东躲西藏的行迹。

临近归鹊门,男人慢下脚步,琉凌也远远跟着。直到一个着黑衣的陌生男人出现,在城门口凉棚坐下,琉凌才发现自己已经是盯梢人的盯梢人。什么人物需要五皇子亲自跟着?琉凌颇为不解。

茶已端上桌,陌生男人似乎等来了他的熟人。两个男人在树下凉棚侧坐喝了碗茶,雷声闷闷,根本听不到说话的内容。不过她勉强记得其中一个,琉凌似乎曾打过照面,是老姜手下的人,想必是听命于主人来商讨生意细节。两人只简单说了两句便起身离开。琉凌盯着他们离开的身影,看到那个男人紧随其后方才跟上。

两人一前一后来到一处小院,外观像是民房,进门之后便没了动静。

不清楚院内情形,琉凌不敢贸然闯入。她见男人也只是等在门外,佯装路人围着几个民宅绕圈,便不打算入内,只蹲在树上,百无聊赖地等着下一步动作。

不一会儿,老姜手下出门,但男人没有要跟的意思,琉凌便也耐心等着。直到稍后陌生男人出门,琉凌跟着他跟着陌生男人往更深的天se里走去。

电闪雷鸣个不停,预示着一场酣畅淋漓的倾盆大雨。琉凌发觉陌生男人正朝向嵇家的方向,忍不住觉得疑惑。空气低沉,处处都黑压压的,一道闪电劈来,晃了下她的眼睛。再睁眼之际,男人已不见踪影。

琉凌正四下探头寻找,手上抓握弯折树梢,一根细枝“咔”一声断裂。琉凌心中暗暗咒骂,都已经要进府了,却暴露了自己的踪迹。更不凑巧的是,此刻万籁俱寂,没有任何雷声作为掩护。

下一秒反应过来的时候,扑到琉凌面前的,不仅是片刻间洒满天地的大雨,更有陌生男人闪着冷光的长剑。

始料未及,琉凌以树冠为掩护慌忙躲闪。冷光剑指自己,快速劈砍,树叶随雨震荡飘落,和着堆堆灰白的飞絮摊了满地。“嗖”的声音将将略过她的鼻尖,旋起几点雨滴溅在她脸上,琉凌飞身退后,转身往府内奔逃。

从院墙外跳入府中后花园,暴雨日无人巡逻,琉凌小心翼翼踩着sh滑的石子路,想着对方或许已经放弃追杀。

长剑劈开一道雨帘,琉凌旋转躲避,但重心不稳脚下一滑,被y生生地砍在右肩。她没有时间喊疼,立即闪身逃走,跳到八角亭内,木柱帮她抵挡了几次攻击。随着躲闪动作,伤口的疼痛在加剧,琉凌几乎不能再y撑下去,陌生男人招招直戳要害,一挥手朝着琉凌x口刺去——

”叮“兵器相撞的声音。

琉凌睁开眼,看见一袭黑衣离去的背影,自己的脖子上抵着一把冰凉的匕首。

匕首抵在她的脖子间,她动弹不得,男人的手在她修长的脖颈上抚0,沾着雨水逐一摩挲过血管的位置,像弹弄一把古琴。

琉凌昂着头,在匕首的威胁下僵y地绷直,脖颈被男人握在手里,可能下一秒就因他无法揣测的心意而被掐si。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都市小说小说相关阅读More+

心情小雨(1v1  强制)

松随

明日坦途

岑白水

永无休止

达达利园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4 百香果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