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彩哈岛睡睡猪提示您:看后求收藏(落白,雾岭逶迤(太过真实刺激感官沉浸式性幻想材料 请慎入,七彩哈岛睡睡猪,百香果小说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畅读/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床幔轻晃,r0ut相撞的声音啪啪作响,琉凌双腿大张,身下的y不再闭合,留出供yjg快速进出的入口。

guit0u照准这条b仄的细缝猛力ch0uchaa着,在tye的催化下,两人的jiaohe更加顺畅。他在琉凌t内穿梭,她感受到自己身t的深度,她被探测,被挖掘,被贯穿,像一层层岩土被剖开,一直到最深的土壤。每一次冲撞都顶到她以为的最深处,让她知道身t的极点。

与男人卖力的ch0uchaa不同,琉凌极力压制自己口中深长的呼x1,她隔着朦胧的纱影看到站在床边的人,看不到那人的表情和眼神,但目光的存在已是重压,覆盖她的全身。她想收住动作,但男人丝毫没有中止的意思,甚至她摇动的腰肢、向yjg凑近的y都在反驳自己的口是心非,任她在平静与快感、隐忍与外放之间撕扯。

“王爷,公子专门遣奴婢送衣物过来。”nv声如此切近,像是贴近床幔仔细观察了两人交缠的身t,有意将另一个角se拉入这yi一幕中。

男人察觉到琉凌听到“主人”后身t一怔,重重咬在她的嘴唇上。

“啊!”琉凌的叫声夹杂着两人下t相撞的啪啪声中。突然闯入此刻的主人在她的脑海里飘荡,他身上的水滴、他的手指在xia0x进出、他在耳边的呢喃,琉凌难以自制地扭动身t。男人抓住她的腰,两具身t激烈晃动,y囊不断撞在y毛间。他的呼x1愈发急促,进出得更快,琉凌下身一开一合,无意被触到x内一点,难以自控浅声sheny1n起来,双臂更加热情地抱紧对方,蜷腿g住他的小腿,挺身迎合他的进攻。

男人的身t紧绷,埋在黏ye四溢的x中,yjgch0u搐颤抖着,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琉凌被什么东西s中,浇在身t深处,与汩汩分泌的ayee混合,被堵在x内。依旧被cha着,下身像含了一颗饱胀的水球,想要立即从t内释放出来。她动了动身t调整,身上的男人正小心翼翼地亲吻她右肩的伤口,发出“嗯嗯”的喘息。

“嵇公子有心了。”男人背对着床边站立的nv人吩咐,“放下吧。”

“是。”伴随轻微渐远的脚步声,琉凌突然又想起nv人的存在,一时不知如何面对。

男人终于从伤口上移开,低头看她被疼ai过满脸嫣红燥热又不知所措的神情。

“噗”一声,yjgch0u出,琉凌的下t终于敞开,混合的tye缓缓滑过xia0x,流过肿胀的r0ub1,从y间涌出。

男人伸出手指,抚过红肿的y。透明的ayee带着血丝,又沾着星点的白se粘稠,挂在男人修长的手指上,举到琉凌眼前,贴在她的唇边。

琉凌看过一眼后转头,想躲过男人的下一步动作,但他仍不依不饶地将手指送到唇边。琉凌再次侧身躲避,牵拉到伤口,皱眉闷哼一声。男人不再穷追不舍,手指涂抹在她的x前,两颗晶亮的樱珠挂上点点白浆,黏ye搅在shangru上的凌乱发丝间,像雨打娇花,一地美丽与零落。

两人相拥一会儿,待呼x1都平稳后,男人重新起身包扎好右肩,”嵇府肯定有大夫,这伤还是请大夫仔细瞧瞧吧。“

“嗯。”琉凌羞于赤身0t躺着,拽来挤到一旁的被单裹住自己。她看见摆在榻边的白se衣裙,听声音是令雀送来的。那昨晚是令雀在窗外窥视吗?送衣物真是主人授意的吗?自己这幅情景要怎么向主人回禀呢?无数个问题奔涌而来,琉凌发觉,自己尚未认真思索过昨晚至今的种种。

“是要本王伺候你更衣吗?”男人的声音乍起,琉凌从沉思中惊觉,抬眼看见他已经穿戴整齐,站在床边摆弄那件衣裙。

“不敢。”她缩了一下身t,下意识拒绝,在男人愈发炽烈的凝视中掀开被单。

“等一下。”他叫住yu起身的琉凌,拿起纱布旁的剪刀走过来。

”收拾一下。“他伏身在琉凌光0红肿的下t上,用剪刀细细修建了小腹下方和y部外缘的y毛。

不锋利但冰凉的刀刃划过茂密的丛林,重新描画这片隐秘之地的边界。他仔细处理着黑se的轮廓,依照自己的心意重新定义她的生长方向,圈定了她的柔软与sh意。长短不一的卷曲t毛落在白皙皮肤上,像一幅绿草山坡的墨se山水画。

琉凌没有言语,定定凝视着面前专注的园丁,感觉这个人在一点一点抓握住自己,更加牢固地粘在他的蛛网上。她不明白如此的用意,只感受到愈发切近的变动和危险。

两人厮闹一会儿,琉凌反复说要去看大夫才勉强从又一次x1ngsh1中逃脱。

溜到后院厨房吃了点东西,她一直坐在寂静的后花园发呆,直到天se渐沉。昨日一夜暴雨,院中花叶碎落,不复旧日胜景。一件接一件事情将这几天拉得很长,她发现了很多陌生人,以不确定的身份做着可疑的事情。那个男人的出现总是巧合吗?他到底发现了什么?

“嗖。”很轻的声响让琉凌突然抬头,她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是昨晚剑刺自己的黑衣男人,飞身向前院去了。琉凌迅速起身,下t一阵疼痛传来,她只能小步挪动着朝黑影的方向追过去。

半空中的黑影隐约消失在两位皇子所住的院内,琉凌缓慢移动过去,在东厢房和东侧厢房之间拿不定主意,只好逐一观察窥探。

她抬头,在树影之间看到监视的人,想必还是赤瑾的人手。

“嘘——啾”

“啾啾”琉凌与陌生的身影在树下相见,她对这个面孔有点眼熟,但叫不上名字。

”二皇子屋内有什么动静?“

”有个戴面罩的男人进去了。“年轻的nv孩回答。

”你认得吗?“琉凌跟踪的男人应该没有戴面罩才对。

”嗯,有点眼熟,好像是府里的人。“nv孩说着低下了头。

”好吧,我去看看。你回去盯着吧。“琉凌心中腹诽,赤瑾早该给这些人加强训练,”眼熟“算是个什么回答。

琉凌贴近窗边细缝,看到屋内二皇子和背对自己的身影。

万分笃定,不是那个陌生背影,她当然认出来了,是主人。

琉凌无意窥探两人密谈,她急需找到陌生男人的下落,快速往东侧厢房的方向而去。

室内好像没有声音,琉凌躲在屋后张望了一会儿,既没有发现追踪对象,连五皇子的动静都没有。他去哪儿了?

琉凌等待片刻,树丛摇晃沙沙不停,裹挟在风里铺天盖地笼罩着她的听觉。恍惚之间她听到远处有低语的男声,时断时续不分明。

她勉强判断声音来自东侧厢房屋后,轻悄悄地缓步挪动过长廊,朝着晦暗不清的方向靠近。

风声像流沙滑过她的耳边,只能在片断的碎隙中捕捉到不明确的交谈声。红肿的下身不时因摩擦产生疼痛,占领她的感官,随时想要放弃这场无望的寻找,返身回去向立禾求医问药。

一只手突然搭在她肩上,琉凌未曾觉察立即转身,与戴面罩的男人四目相对。

两人都没言语,也没有询问此时此地的相遇。风扬起他鬓边的碎发,琉凌凝视这双无数次入梦的眼睛,在他还没移开目光之前,借着黑夜的遮蔽,靠近一步,吻在面罩包裹的唇上。

细绢紧贴玲珑起伏的五官轮廓,夹在柔软的轻吻之间,琉凌张嘴hanzhu他的下唇,轻声呢喃着:“主人。”

主人伸出舌尖,隔着细密的纱线点触她的嘴唇,洇出层层sh意,浸透了面罩。两人在细绢两侧唇舌纠缠,虽已t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都市小说小说相关阅读More+

心情小雨(1v1  强制)

松随

明日坦途

岑白水

永无休止

达达利园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4 百香果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