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如提示您:看后求收藏(仇蚀 第2,仇蚀,思如,百香果小说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畅读/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2021年9月【3】“咕噜咕噜,咕噜咕噜……”一阵奇怪的声音引起了程宛的注意,回过头去,只见一女子推着一辆形似三轮车的手拉车由远及近、缓步而来。车子上的东西很多,女人的身材却稍显矮小,好似随时可以将其压塌。随着女子越发近前,程宛越发觉得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就在这时,女子似乎重心不稳,身体一歪,车上锅碗瓢勺呼呼啦啦掉落在地,而她自己也因此倒在地上,一时爬不起来。见此情景,程宛来不及细想,便快跑冲过去帮忙。待将女子从地上扶起后,她一下子愣住了。“是你?”“谢谢,谢谢。”女子初时也是一个劲的感谢,待得抬起头来,看到面前的程宛时,也不禁一愣,“是你?”认出彼此后,二人禁不住相视一笑。站在程宛面前的女孩不是别人,正是早餐摊上的女老板,因为说过几句话,再加上时间不长,对于彼此,都还有些印象,尤其是程宛,毕竟是到达此地接触到的第一个人,过目不忘的她自然是印象深刻。“你是来参加招工的吧,租在这里?”女子好奇地问着她。程宛点点头,一边帮她整理着掉落在地的杂物,一边平静的回答着她的问题:“来碰碰运气。”来之前,程宛就注意到了网上的一条招聘信息,是河州市的一个电子加工厂,正在招收工人。好巧不巧,厂子就在这个小区附近,一时之间,这里的房源炙手可热。她也是凭借着手快的优势,才好不容易抢到这套最便宜的出租屋。如今被人问起,程宛无法明言,只能随口一说。尽管女人也是低着头,整理着车上的东西,但程宛明显的感觉到她落在自己身上带着探寻、审视的目光。这让她非常不安,禁不住猜测,对方是不是认出自己了,毕竟房东大妈都猜出来了,更何况自己给她的就是一个侧脸,和照片上一模一样……女子一言不发,直到收拾完毕。“谢谢啊。”女子再次感激地说道,“麻烦你了。”“没事,反正我现在也无事可做。”程宛抿了抿头发,长舒一口气。一来,活做完了,二来,对方好像并未认出自己,这让她如释重负。这才想起此时站在自己面前的只有女孩一人,“你男人t?呢,他怎么不过来帮你?”女子一听这话,红了脸:“你误会了,我和他不是那种关系,我们是老同学,在一起做生意……”“对不起,对不起,我只是看你们在一起,所以……”程宛也有些尴尬,除了道歉,倒也说不出其他合适的安慰。好在女子并不介意--“没事的,谢谢你了。”说罢,再次推起早餐车,颤颤巍巍的往前走去。“我来帮你吧。”程宛便也在后面,帮她扶住了车,尽管女孩一直是婉拒着,可程宛并未松手,因为她看得出,女孩受了伤。现在这个时间,大多数年轻人都已经上班工作去了,小区里只剩下一些个退休在家的老年人。看见女孩,纷纷过来打招呼,看得出他们关系不错,女孩在这个小区里风评也很好。从那些大爷大妈的口中,程宛了解到女孩姓闫,至于具体叫什么,那就无从知晓了,因为她是他们口中的“小闫”。推了一段路,程宛才发现,这个小闫所住的地方也是那个单身宿舍楼,刚好和自己一东一西,分属两头。和自己狭窄的空间面积不同,女孩的这个房间看起来大了一些,门外还有一个专门放置杂物的复合木柜,柜子门还是传统的纱窗样式,一看就是八九十年代的老古董了。好巧不巧,程宛家里也有一个类似的碗柜。瞧见它,就没来由的生出了一股子的亲切……“你没事吧?”见女孩坐在床上、不停地轻揉着肩膀,程宛不由地关心道。“没事。”女孩对着她笑了笑,故作轻松。“那我先走了,你自己休息一下。”看得出她不想求助于自己,程宛也不会自讨没趣。笑着告了别,转身欲离。没走几步,她忽然想起什么,转身看着女子,试探地问道,“你知道康如锦、康老师住在哪里吗?”“你找她?”女子皱了皱眉头。“哦,她原来教过我,我来看看……”“我不知道,我和她不熟……”“咚咚咚……”“你找谁啊?”出现在程宛面前的是一位烫着波浪头、染着深枣红的中年妇女。防盗门开了一个小缝,探出头来,警惕地看着面前的短发女子。“请问康如锦、康老师住在这里吗?”程宛故意的、伸长了脖子,向内探去。“你找他干什么?”“我是她的学生,来看看她……”“她死了……”“砰……”就这样,程宛吃了闭门羹,被阻止在了门外。当然,这也是意料之中的事,因为她比谁都清楚,康如锦死了,死了三年了。康如锦,何许人啊,绑匪人质熊萍萍的亲生母亲。对于这个熊萍萍,警方的了解其实并不是很多,毕竟绑匪罗嘉豪的根本目标是她父亲熊大裕。欠薪不给的是熊大裕,为了找黑心老板熊大裕索要工资,罗嘉豪绑架了熊萍萍,以此威胁熊大裕。所以,从表面上看,这件事和熊萍萍一点关系也没有,熊萍萍是无辜的,这也是程宛下定决心开那一枪的根本原因。因为无关,所以对于熊萍萍的调查了解,也只是浮于表面。除了知道她父母十年前离婚、熊萍萍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和母亲康如锦租住在河州翠湖小区的一个房子里、之后康如锦因病去世、熊萍萍考上大学、放假时和父亲住在一起,其他的一无所知。除此之外,熊大裕当时的态度,也成了警方深入了解的绊脚石。熊萍萍被成功解救后,因为受了刺激,几次和警方的见面,都保持着沉默,父亲熊大裕成了她唯一的代言人,不仅如此,没过多久,还被送去了精神病院。这样的反常令生性敏感的程宛察觉出了异样,第六感觉告诉她,所有的一切,或许没那么简单。所以她来了河州,准备从头查起。这个计划,她没有告诉任何人,包括男朋友兼搭档的单坤,因为她知道,没有人会支持自己、相信自己。毕竟,绑匪被击毙、人质被解救、熊大裕撤案,所有的一切看起来尘埃落定,没有人会愿意为一个虚无缥缈的感觉重启旧案,上面的领导也不会在没有任何确凿证据的情况下,让自己重新调查。所以,一切的一切,只能靠自己。只是,让她没想到,单坤这时候居然也来了河州,而且还成立了一个什么积案组。他也是为了熊萍萍的案子吗?手机的震动摩挲着她的皮肤,迫不及待地拿出手机,只一眼,刚才的兴奋激动顿时烟消云散。“和她无关,是一件十年前的失踪案。你有兴趣吗?”程宛没有回复,也没有告诉他自己就在河州,而是黑屏了手机,重新放入口袋。果然,所有的一切只能到此为止。如果是原来,对于这种虎头蛇尾的陈年旧案,程宛定然是兴趣盎然,可现在,让她唯一能够提起精神的莫过于熊萍萍的绑架案,这也是这段时间,她唯一的精神支柱。

她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和单坤狭路相逢,现在的她只是想做自己想做的。刚才的她去了康如锦母女俩曾经租住过的单元房,看得出,现在的住客对于母女俩很是忌讳,并且不愿意多提。可以理解,已经去了的人,再提难免让人心起疙瘩,所以刻意。不仅如此,刚才在小区里绕了一圈,程宛并没有听到大爷大妈们对于母女俩的任何议论,或许是时过境迁、或许是死者为大。但不管怎么说,对她程宛而言,都是一件好事。最起码不会有人一眼认出她就是开枪打死罗嘉豪的凶手。只是在这期间,有一个人还是引起了她的注意,不是别人,正是那位卖豆浆的女孩。不为别的,就是刚才自己提起康如锦时,对方眼中一晃而过的惊慌,她相信,这不是幻觉。这女孩应该是知道些什么的。只是除了知道她姓闫,其他的一无所知。重新拿出手机,单坤再没有发消息过来,程宛有些失望,没来由的叹了口气,注意到手机上的时间,已经是中午十二点半了。她决定先去找个地方吃午饭,案子的事慢慢琢磨,反正现在的自己有的是时间。就这样,程宛在小区门口找了个拉面馆,要了一碗牛肉拉面,不紧不慢地吃着,眼睛瞟向窗外,看向那里的车水马龙。早听说河州是一个慢节奏的城市,现在看来,果然如此。不管是路上的行人,还是饭店里的食客,似乎都没有太多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都市小说小说相关阅读More+

心情小雨(1v1  强制)

松随

明日坦途

岑白水

永无休止

达达利园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4 百香果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