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如提示您:看后求收藏(仇蚀 第4,仇蚀,思如,百香果小说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畅读/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看了眼时间,已经是晚上九点了,她准备睡觉了,这段时间都是如此,已经养成了规律,她不想破坏。所以她随手将电话扔在床上、径自走入了卫生间。“嗡嗡嗡,嗡嗡嗡……”手机的嗡鸣声又在不经意间钻入耳膜,她顿了一下,并没有任何行动,只是继续自己的清洗工作。很快,嗡鸣声停住了,房间里又恢复了刚才那种死一般的沉寂。她则是继续在卫生间里不紧不慢地清洗着。梳洗完毕,出了卫生间,一面整理着刚刚清洗的衣服,一面故作无意地摁亮躺在床上的手机。果然,如己所料,手机界面上多了一条熟悉的留言--“闫敏柔牵扯到失踪案,注意安全。” 2021年9月【6】再次看到程宛,闫敏柔身体一顿,和身旁的冯凯交换了一下眼色,便很快移开了目光,像是怕人发现。程宛似乎没发现二人的交流,大大咧咧的在凳子上坐下,举起一根手指头:“一碗辣豆腐脑,一根油条。”随后她扫了码,然后就在位置上扒拉着手机,百无聊赖地查看着新闻。再次对视一眼,或许是因为看不出什么,闫敏柔和冯凯之间并没有任何交流,而是和平时一样,认认真真的给客人准备着早餐。将油条从锅里捞出,放在盘子里,递给闫敏柔,还对她使了个眼色。闫敏柔会意,暗暗地点点头,端起豆腐脑和油条,走向程宛。“谢谢。”表示感谢后,程宛就开始吃了起来,边看边吃,速度不快,期间,也是一句话都不说。“今天就要去厂子吗?”闫敏柔注意到她身上的斜挎包。“不急,先去看一个朋友。”程宛随口一答。不知为何,听此答案,闫敏柔只觉得心中一紧,下意识地看了眼旁边的冯凯,然后故作无意地接着询问:“在这里还有朋友啊?”“老同学,昨晚上联系了一下,想聚一聚。”“那敢情好,只是这路,你熟悉吗,要不要我帮你介绍一下?”“不用麻烦了,他昨晚上都跟我说过了,公交车到终点站……”程宛呵呵一笑。闫敏柔还想说什么,却不料有客来了,她只能暂时离开,去招呼他人。“老样子。”有人在她身边坐下,还是个身材魁梧的年轻男子,四目相对,还对自己抱歉的笑笑。程宛回之一笑,继续吃自己的早饭、玩自己的手机。昨天第一次来吃早饭,那道异样的目光就来自于他,程宛还记得。如今他坐在自己身边,不知道是否是故意的,但依旧让程宛觉得不舒服。不动声色地移动凳子,和他保持距离,同时背对着他。好在,这一次,他并没有死盯着自己不放。吃完了饭,程宛起身,和闫敏柔道了别,便转身离开了。此时,买早饭已经是络绎不绝、排起了长龙,闫敏柔显然是来不及和他打招呼,只是轻轻地点点头。早餐摊的客流是一波接着一波的,两拨人之间,总会有那么一两分钟的空白。趁着这个空白,三个人开始交流得到的情报。“打工,会朋友?”“她是这么说的,可我总觉得她不简单,和其他的打工人不一样,不像是打算进厂的。”肖博录半眯起眼睛,看向前方。刚才那个女人上了一辆公交车--28路,那辆车通往郊外,她去哪里干什么?会朋友?真的吗?“你确定她和那个警察有关系?”冯凯做好了几个新髻子,放在案板上,客人一来,随时可以下锅。按照多年的经验,那样的口味最好。“虽然他们俩还没有见到面,但凭我的感觉,他们应该是认识的,而且关系绝对不一般。”肖博录十分笃定地说。他忘不了临走之时,单坤望向那个房间的眼神,深意满满,并且单坤还特意停下了脚步。可是当肖博录问他“怎么了”、“是否认识那个女人”,单坤却断然否认。但他越是这样,越是让肖博录觉得可疑,一晚上都在猜测两人的关系。如果仅仅是朋友,或者是情侣,肖博录或许也不会放在心上;但如果她也是警察,甚至是与这次翻“旧案”有关,那……“咳咳咳……”听到轻咳声,肖博录知道是冯凯在提醒他。回过头来,顺着他指引的目光向前一看,果然,正前方走来了三个人,两男一女。走在最前面的高个男子,单坤,省厅积案小组组长,单坤;后面两个人是他的组员,年轻人,男的叫魏树,女的叫叶晓霜。这两个人,肖博录都是见过的,年纪不大,看得出是刚刚毕业,尤其是那个叶晓霜,还是一张娃娃脸。如果不是那个单坤主动解释,肖博录一定会把她当成假公济私跟着父亲或者哥哥出游的t?初中女生。虽然比自己小不了几岁,可对于这两个“孩子”,肖博录从未放在心上。在这件事上让他顾忌的只有一个单坤。单坤走过来时是面带微笑的:“闫女士,你好。”他先是和闫敏柔打了个招呼,随后才发现肖博录,“肖队长也在这里吃饭啊?”肖博录嘴巴里鼓鼓囊囊的,笑着摆了摆手,算给他打招呼。“可以在这里吃吗?”看着小吃摊人来人往的,大多都是打包拿走,单坤似乎有点不确定,就随口问了一句。“单警官,你坐吧。”闫敏柔微笑地招呼他们坐下,也擦了擦他们面前的圆桌,“几位要点什么啊,吃不吃辣?”“我要辣的,多放点辣椒。再要两根油条,其他的……”单坤看了看两个同伴,“你们自己要吧。”魏树是湖南人,自然是要辣口的;叶晓霜正在美容,不敢吃辣,要了一个甜口的。随后又各自根据饭量要了油条。“闫女士,我听说你在这个摊位也有五六年了。”眼看着顾客不多,单坤便没话找话地和闫敏柔聊起天来。“是啊,初中毕业后,我就在这里了,也是社区照顾。”闫敏柔一面给面前的客人准备豆腐脑,一面回答对方的问题。“初中毕业?你没上高中啊?”叶晓霜很吃惊,不由地脱口而出。遭到单坤的眼神警告,她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闫敏柔似乎并不在意,苦笑一声:“妈妈去世了,爸爸不知所踪,家里的经济来源彻底断了,我还能靠什么,只能靠我自己。”说到这,女孩低下头,擦去眼角的泪水。单坤看在眼里,不是滋味。他知道,自己不应该让她回忆痛苦,那样有些残忍。可为了案子,有些事不得不面对。“没想过申请救助吗?”他又问她。“老师和我说过,我没要。主要是没心情。”“敏柔的学习可好了,如果是正常发挥,可以上到区重点。”一直没有开口的冯凯突然说了这么一句。“那挺可惜的。”叶晓霜撇了撇嘴。闫敏柔低头笑了笑,一句话也没说。

“你是冯凯吧?”单坤转移了目标,“你们一直在一起做生意?”冯凯呵呵一笑,答道:“我就是个炸油条的,单独摆摊,没人来啊。我们就合计着,摆在一起,买了油条,再来一碗豆腐脑,一干一稀,正好。”“没想到你还挺会做生意的。”魏树竖起了大拇指,咬了一口油条,“味道不错。”“你是接你父亲的班吧?”“警察同志了解的挺清楚的。”冯凯笑着说了一句,不知是无奈还是讽刺,将锅里的油条捞出、装袋,递给面前的客人,又把提前准备好的髻子下锅,边翻滚边说,“二十多年前,我爸下岗了,不知道干什么,找了人,学了这个炸油条,干了十几年,干不动了,刚好我也初中毕业了,就子承父业了。”“你也没上学啊?”魏树嘴里包着豆腐脑,含糊其辞。冯凯苦笑地摇摇头:“不过我和她不一样,我是学不进去了,老师说什么也没用,就算是他们打得我皮开肉绽了,我还是倒数 2021年9月【7】和想象的不同,河州的精神病院是在闹市区。一直以为是自己走错了方向,但看得那清清楚楚的七个大字“河州市精神病院”,程宛知道没有走错,这里的的确确是自己找了很久的“河州市精神病院”。只是,令她无法理解的是,一个精神病院居然会开在闹市区?难道就不怕那些个精神病人,突然发起疯来、冲击社会啊?看了看周围错落有致的各种店面商铺、来来往往的过路行人,程宛禁不住摇摇头,当初的决策者到底是怎么想的?在门卫室做了登记,程宛走进了面前的精神病院。虽然只是一扇门的距离,可一里一外,简直是两个世界。门外的大街上,车水马龙、生机盎然,门里却是死气沉沉、落针可闻,起码是在院子里,一个人也没有。刚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4 百香果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