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如提示您:看后求收藏(仇蚀 第8,仇蚀,思如,百香果小说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畅读/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2010年6月【4】靠在妈妈的怀里,熊萍萍紧闭双眼,试图让自己像平时一样,尽快睡过去。可现实却是,她怎么也睡不着,这两天所发生的一切好像是过电影一般,在脑海里挥之不去。她多么希望这是一场梦,梦醒了,还是那一天,爸爸回来了,一家人围在一起吃着团圆饭,商量着今年这个暑假去哪玩、九月份开学,自己该去哪儿所中学……只可惜,这不是一场梦,爸爸为了一个“狐狸精”,要和妈妈离婚,据说那个“狐狸精”还有一个弟弟……其实她并不排斥妈妈再生一个弟弟,相反,看到班上大部分的同学都有弟弟妹妹,她很是羡慕,只可惜妈妈一直没有生。妈妈说是只想要自己一个小宝贝,奶奶却说,是妈妈的肚子不争气。她当初年纪小,判断不出谁对谁错。但失望之余,她更多的也是庆幸,最起码爸爸每次带回来的礼物,只属于自己一个人。然而现在,她马上就要有一个弟弟了。然而她却高兴不起来,不是妈妈生的,就和自己没关系。对她来说,只不过是个陌生人。“你饿了吗?”头顶上传来母亲温和的声音,抬头看去,她的脸上挂着和平时一样温柔的笑容。但熊萍萍却能清晰地捕捉到她眸子里闪烁的点点泪光。情不自禁的伸出手,想帮她擦去眼角的泪痕,手举到半空,却被她握住了。母亲笑着对自己摇摇头,熊萍萍也没有强求,继续如刚才一般,靠在他怀里,如同一个听话的洋娃娃。“妈妈,你真的要和爸爸离婚吗?”还是那个问题,如果不问清楚,今晚是睡不着的。她不敢抬头,不敢去看母亲的眼睛,害怕看见无奈的悲伤。闭着眼,自欺欺人的认为,看不见就是没有。本以为和上次一样,妈妈会保持沉默,谁知道这一次,妈妈并没有回避这个问题--“如果妈妈和爸爸离婚,你要和谁在一起?”“妈妈。”熊萍萍想也不想,就说出了这个答案,好像是理所当然。此时,在她的脑海里,浮现出的是奖状上那枚大大的脚印……“好孩子,谢谢,谢谢……”康如锦紧紧的抱着女儿,在她的额头上落下一个个温暖的湿吻,泪水顺着脸颊缓缓地流下,不管怎么样,女儿还在自己身边,她就是自己的一切。虽然没有说出口,熊萍萍仍感受得到母亲的悲伤,因此她也紧紧的抱住她,承受着她带给自己的无助……“砰,哗啦……”好像有什么东西砸碎了玻璃,母女俩惊了一下,外衣也顾不得披,就匆匆忙忙下地出门了。一眼便望见院子里那硕大的黑黝黝的东西,熊萍萍想去查看,却被妈妈拉住了胳膊……康如锦一面将女儿移至身后,一面小心翼翼地走过去,顺便打开手机上的电筒。这才发现,院子的正中央是一团被裹在一起的棉被,刚一靠近,就散发出一种令人作呕的腥臭味,逼得母女俩连连后退、不敢靠近。过了好一会,适应了这个味道,康如锦才捏着鼻子、小心翼翼地走过去,扯开了裹在一起的棉被……“啊……”康如锦吓了一跳,手机也应声掉地,黑了屏。眼看着女儿也要凑过去,她急忙喊了声,“别过去了……”可已经来不及了。“啊……”熊萍萍也是大叫一声,捂住了眼睛,不敢再去看。休息了一阵,康如锦缓和了,把手放在胸口,再次鼓起勇气走上前,瞟了眼裹在被子里的死老鼠,立马回过头去,不敢再看。俯下身,凭感觉捡起地上的手机,然后拉着女儿,迅速返回屋子,关上了门。靠在门上,她双腿发软,半天走不了一步路。“妈妈,我们报警吧。”康如锦这才发现,女儿比自己镇定。望着她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康如锦突然有了更大的勇气。她将女儿搂在怀里,狠狠地抱了抱。然后拿出手机,还好,手机结实,还能用。她下意识地摁中了110,将要拨出去的时候,她突然改变了主意,在通讯录里找到梁大鹏的名字,拨了出去。“叔,有人往家里扔死老鼠……没看见人,恐怕是跑了……什么太晚了,你来不了……那好,我马上报警……”十分钟后,梁大鹏来了。熊萍萍有些失望,她希望是警察,将那些个欺负自己和妈妈的坏人统统抓走。她不明白,妈妈为什么没有报警。但这个问题她始终没有问出来。“太可恶了,这帮人,明目张胆啊。”梁大鹏双手叉腰,显得非常气愤,在屋子里来回踱了几步,然后回过头来,向康如锦许诺,“侄媳妇啊,你不要怕。今晚上太晚了,这样,明天。明天一早我就去调查,倒要看t?看,到底是谁这么嚣张……”“这床被子是大姑家的。”不管是康如锦还是梁大鹏,谁都没想到,熊萍萍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看了眼和自己一样吃惊的康如锦,梁大鹏按住孩子的肩膀:“萍萍,这话可不能乱说啊。”“我去他们家玩,看见过。”梁大鹏愣了愣,再去看康如锦时,对方已经扭过头,不搭理他了。这让他面子上过不去,一时之间,倒不知说什么好。就在这时,他发现康如锦再次拿出手机,屏幕显示“110”。“干什么,都是一家人。”直接夺过她的手机,梁大鹏呵斥道。“一家人?他们还把我们母女俩当成一家人吗?这一天都多少次了?”康如锦委屈地冲着他嘶吼,泪如雨下。“你要是早点答应离婚,不就没这么回事了吗?”梁大鹏不耐烦地顶了几句。说完以后,对上女人眼里的愤怒和不甘,他突然意识到作为一个长辈,说出这样的话不合适,但话已说出,覆水难收,倒不如破罐子破摔,直截了当,“侄媳妇,叔知道你心里委屈,可你也看到了,大裕这次是铁了心,非离不可。你这样一哭二闹,也没用啊,是不是?我早说过,大妮他们家上面有人,就算是你报了警,警察抓了人,过不了两分钟,出来了,她还来……”“我来了他们家十几年了,从未听说过他们熊家和公安局、派出所,有什么亲戚……”“是那边,那边,那边……”梁大鹏挤眉弄眼一番。康如锦似乎无话,把头扭到一边,沉默片刻,才说道:“大叔,你跟我说实话,熊大裕为什么这么着急着和我离婚?”“大裕没和你说吗?”康如锦轻轻地摇摇头。梁大鹏叹了口气:“具体的我不清楚,只听你妈……就是老嫂子,她说什么,那个女人怀孕了,三个月了。她威胁大裕,如果再不离婚,就把孩子做了,还要什么精神损失费,二十万。你也知道,大裕哪儿有那么多钱啊,说来也可怜……”梁大鹏突然停下了,或许是觉得不合适,但又不知道该怎么说。就这样沉默了很久,又是一阵叹息,接着往下说。“谁都不容易,大裕要干多久,才能攒够这二十万啊,萍萍还上不上学了?侄媳妇啊,我还是那句话,强扭的瓜不甜。与其将来各自埋怨、做对怨偶,还不如好聚好散,给各自留个脸面。就算不为了自己、为了萍萍,你也应该考虑一下。你总不想萍萍小小年纪,就因为没钱上不了学,辍学在家吧……”梁大鹏走后,母女俩躺在床上,熊萍萍仍然窝在妈妈的怀里,而妈妈仍然像小时候那样,轻抚着自己的后背,给自己足够的安全感。抬头看着妈妈,妈妈直视着前方,在发呆,对于自己的注视,没有反应。这时候,她忍不住去猜,妈妈在想什么,真的要和爸爸离婚吗,离了婚,自己该怎么办?想起之后,再没有一家三口的温馨,熊萍萍就觉得鼻头发酸,泪水已经湿润了眼眶。她不想让妈妈看见自己的泪水,赶快窝在她怀里,闭上眼睛。妈妈的手轻轻地拍打着自己,仿佛是一首的催眠曲,不断地拨弄着她的灵魂,让她在这一片伤心的安稳中慢慢地进入了梦香……再次睁开眼,天已经蒙蒙亮,身旁已经不见了妈妈,只有客厅里断断续续传过来的说话声,才让她意识到,屋子里不是自己一个人,妈妈并没有离开。她以为爸爸回来了,但客厅里却只有妈妈一个人的声音--“我同意离婚,但我有几个条件……”爸爸妈妈离婚了,三天后,在爸爸让人送来的离婚协议书上,妈妈面色平静地签了字。送协议书过来的是一个陌生人,自称是爸爸的律师,但熊萍萍从未见过。但爸爸始终没有出现。其实熊萍萍那天是知道的,所以她早早地做好准备,拿着那张“三好学生”的奖状,期待着爸爸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4 百香果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