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如提示您:看后求收藏(仇蚀 第10,仇蚀,思如,百香果小说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畅读/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照片上三个女孩,从左到右,依次是,熊萍萍、罗小芳、闫敏柔。其中,熊萍萍和闫敏柔个子比较高,站在左右两侧,一个梳着短短的马尾辫,到脖颈处;一个是一条长长的辫子,差不多到腰间。程宛还记得,熊萍萍一直是马尾辫,包括绑架案结束后,接受询问,她仍然是那个样子;但昨天在医院再见到她时,已经变成了带刘海的娃娃头。按照医生的说法,为了方便打理。对此,程宛不置可否,却又无法改变什么。闫敏柔那条长长的辫子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头干练的短发。程宛觉得可能是生活所迫,就和自己一样,每日匆匆忙忙,抽不出时间打理一下美丽的秀发。不过,现在或许可以改变一下自己的生活方式。程宛回头,看着窗户玻璃上印出的自己,忍不住这样想着。中间的罗小芳倒是简单的娃娃头,和现在的熊萍萍很像。至于现在如何,程宛不得而知。绑架案发生之时,罗小芳已经因病去世了。三个女孩头挨着头,目视前方,面对镜头,笑若嫣花,亲密无间。看到这张照片时,除了对三人的关系感到震惊,另一个让程宛好奇的地方在于,这张照片是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拍摄的,站在他们对面的拍摄者又是谁?昨天晚上,她犹豫了很久,才克制着自己,没有将照片转发给单坤。她知道,这样一来,自己可能就会失去查明真相的机会。尤其是现在,到底是谁悄悄地将这张照片塞入自己房间,这个人又怎么会知道,自己来到了河州……一系列问题萦绕在她的脑海,折磨着她很晚才渐渐地睡去。而现在,在看到照片的那一刻,昨晚上想不明白的问题再度浮于脑海,反反复复,再度轮回……将照片整理一下,拿过床边的行李箱,打开,准备放入其中。这时,行李箱里的异样再次引起了她的注意……那是一枚纽扣,塑料的、透明的,很普通、很常见,在街边卖杂货的小店铺里随处可见。偏偏,程宛没有。看到这枚纽扣,程宛倒吸一口冷气,不仅仅是包着照片的信封,更重要的是,有人进过自己的房间,翻过自己的随身物品。这个人会是谁?程宛此时有些后悔,昨天回来的时候光顾着信封和照片了,没有好好地检查房间和行李箱,以至于这么长时间过去了,可能存在的线索都已经消失不见。想到这,她忍不住自责,而自责后,她拿起手机,在通讯录里找到了单坤的名字,可还是在最后一步时住了手。来之前,她就下定决心,要靠自己,挖出事情的真相。单坤的到来,是她始料未及的;尽管目的不同,不到万不得已,还是不要和他主动联系吧。说不定还有人和自己一样,认定绑架案里,还藏着另外一个不为人知的真相……早餐摊上,程宛不是第一个客人,却是第一个坐在那里、吃的悠闲自在的那个。看着周围的过客匆匆,她禁不住感慨万千,曾几何时,自己也是其中一员。只可惜……往事不可追啊。脚步声匆匆而来,抬头一看,程宛愣住了。单坤?还真的是说曹cao曹cao到。单坤不是一个人,在他身后还有两个年轻人,魏树和叶晓霜。都是熟面孔,曾经在一起工作过。尤其是那叶晓霜,看到自己,非常兴奋,扬手要打招呼,却被单坤摁住了。程宛虽觉得没必要,但如今在一个可疑的嫌疑人面前,大家还是尽可能假装不认识的好。见他们来了,程宛加快了速度,匆匆吃完,起身离开。转身离开时,程宛莫名地感受到身后的目光追随,不是单坤,也不是魏树和叶晓霜,而是闫敏柔……为什么会是她?难道那些照片……如果真的是她,有些事似乎就说得通了。想起照片上那紧密相贴的三个好姐妹,程宛觉得自己似乎看到了真相的曙光……眼见着程宛离开,单坤从她身上移开目光,偶一回头,忽然发现那闫敏柔似乎和自己目标一致。但她反应快,迅速转过头去,若无其事。禁不住让他怀疑,刚才那一幕,是否是自己的幻觉。如若不是,闫敏柔为何会注意到程宛,难道和自己有关?想到这,单坤心里是莫名的担心。就在这时,冯凯端着刚刚炸好的油条送到他面前:“单警官,这是你们的,请慢用。”“冯老板,什么时候下班啊?”看没什么客人,单坤便若无其事地和他聊了起来。“那可说不准,没客人就撤了。”冯凯答道,“单警官可有事?”“没什么,就是想和你聊聊。”单坤说的随意。一听这话,冯凯紧张了,他下意识朝闫敏柔望了眼,又迅速移开了目光,赔笑道:“警察同志,你看你,我就是个普通百姓,知道什么啊?”“你不是闫女士的同学嘛,又在一起做生意……”单坤实话实说,发现对方脸色微变,立马改口笑道,“就是随便聊聊,说说话。”冯凯本想拒绝,无意间却看见肖博录向这边而来,当着老同学,他倒不敢发作,只是笑着回应说:“那恐怕是要让警察同志有的等了。”“没事没事,这也是我们的工作。”单坤也是笑着,转头看着肖博录来了,点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眼见着客人越来越多,他也不好意思耽误对方的生意,便拿出随身携带的名片递给冯凯,“冯先生,我今天可能还有其他事,也就不耽误你的生意了。这样吧,有空了你就给我打电话,我去找你。”冯凯赶紧在围裙上抹了抹手,接过名片,看了一眼,点头答道:“好,收摊了,我给你打电话。”单坤满意的笑笑,起身,到二维码前付了账,然后就带着两位爱将离开了小吃摊,路过肖博录时,还特意停了停,却也不说一句,就走了。这个单坤想干什么,肖博录摸不透。回头看看两位同伴,三人目光交汇,又各自离开,仿若什么也没发生,但神色都已经慢慢地凝重起来。肖博录吃完了饭,沿着人行道往前走,在第一个路口处遇见了等候在此的单坤等人。“肖队长,昨天的情况他们两个已经和我说了,收获不佳啊。”单坤开门见山。“这也是没办法,实话说,这些年来,我们一直没放弃,时不时地都会派人去闫家村看看,但都是一无所获。如今村里已经没什么人了,要么年轻人进城,要么老人去世。我估计啊,过不了两年,村子里就真的一个人也没有了。”单坤点点头,魏树和叶晓霜昨天也是这么说的,忙活了一天,也就走访了三个知情人,而且还都是记性不好的长者。“肖队长,我听说你当初和闫女士也是同学吧。”单坤打量了一下肖博录,“当初的事,你还记得多少?”“哎呀,十几年了,记忆也没那么清楚了,你让我想想。”肖博录手放在脑门上,轻轻地敲了敲。大概一分钟,他开了口,“我记得好像是个夏天,九月吧,刚开学。对,就是刚开学,9月1号。老师让交学费,我们都交了,只有敏柔拿不出来,老师就问她怎么回事。她说,她爸爸不在家,拿不到钱,想过几天再交,老师也没说什么。结果一个星期过去了,她还是没交,老师一问才知道,她爸已经半个多月没回家了。”“半个多月了,还没报警啊?”叶晓霜惊道,这个闫敏柔神经够大的t?啊。“不是,你们不知道,她爸是家暴分子,她妈在,打她妈;她妈不在,就打她。所以啊,她爸不回家对她来说,反而是一件好事……”“刚才你说,她爸不在家,她没钱交学费;那吃饭怎么办,总不能饿着吧,她爸不管她?”单坤接着问。“别说是她爸不在,就算是她爸在,也不见得给她做一顿饭。她和班上一个叫熊萍萍的同学关系不错,哦对了,还有那个罗小芳……是不是这个名字,我也忘了。她经常到他们家里去吃饭,那个熊萍萍她妈还是我们班主任呢……”“熊萍萍?就是半个月前,被绑架的熊萍萍?”魏树也是吃惊。

“可能是她吧……上学的时候,我也不怎么接触他们,不了解。”“你是说,熊萍萍的母亲康如锦是你们的班主任?”单坤吃惊的是这个。“是啊,带了我们三年呢。” 2021年9月【12】电脑桌面被一张大大的照片占据,这是一张毕业照,照片上的孩子们尽管穿着朴素,但一个个的脸上都洋溢着充满青春与活力的笑容。照片的正下方用楷体写着几个大字--河州市第一中学2013级初三四班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都市小说小说相关阅读More+

心情小雨(1v1  强制)

松随

明日坦途

岑白水

永无休止

达达利园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4 百香果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