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如提示您:看后求收藏(仇蚀 第13,仇蚀,思如,百香果小说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畅读/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只是这样的轻松自由对闫敏柔母女俩并没有持续太久,很快,债主找上门来,张口就要二十万。拿不出钱,那些人就打砸抢。康如锦打电话报警,那些人关不了两天又被放出来,再次变本加厉对付母女俩,还把他们家砸了个稀巴烂。那段时间,闫敏柔和他妈妈无家可归,只能暂住在熊萍萍家里。为了防止那些“债主”报复,两个女人不得不轮流守夜,保护两个孩子的安全。即使是这样,熊萍萍仍然是提心吊胆、睡不着觉,每次一听见脚步声,都会下意识地缩在被窝里,瑟瑟发抖。后来还是罗小芳的爸爸想到了办法,在房门口装上自动报警器,只要屋里的人发现不对劲,轻轻地摁一下开关,就会发出响彻云霄的报警声。就算招不来警察,也能在最短的时间里把这些人吓跑。“对不起,是我们连累了你和老师……”躺在一张床的时候,闫敏柔忍不住向熊萍萍道歉。熊萍萍却不以为意:“没事的,人多力量大,他们不敢来了。”仔细地回忆了一下,差不多有一个星期再没有人上门闹事了。“你说,他们真的能找到爸爸吗?”过了许久,闫敏柔又问。“一定能,警察叔叔可是无所不能的。”“可我真的不想让他回来,但我又拿不出二十万……”耳畔响起低低的抽噎声,熊萍萍知道,她哭了。这种矛盾的心情她也有过,曾几何时,她就在想,如果当初爸爸没有回家,是不是就不会有爸妈离婚这种事了?日盼夜盼,如果注定是这个结果,那她倒是希望爸爸一辈子也不要回家,就好像是现在的闫敏柔,既希望爸爸早点回来保护他们、还清赌债;又不希望他这么快就回来,让母女俩再次陷入家庭暴力的可怕轮回……闫家祥联系不上了,给他打电话,是关机状态,偶尔开机,也是打过去以后,马上关机,再打,就怎么也不通了。闫敏柔母女俩把这个情况汇报给了派出所,派出所只说侦查,可具体的,一直没有说法。好在,那些债主再也没有来过,母女俩总算是过上了一段梦寐以求的平静生活。转眼间,期中考试结束了,学校史无前例的给学生们放了三天的假期。为了放松心情,康如锦答应女儿,带她去不远的农庄过夜,可以看星星、吃烧烤。熊萍萍欢呼雀跃,有多久,自己没有这样玩过了?依稀还记得,上一次的野游还是两年前的国庆节,爸爸突然回家,给了自己一个惊喜。然后一家三口在距离屋子不远的山上搭帐篷、搞野炊……时光一去不复返,当日的欢声笑语恐怕再也不会有了……虽然只是近距离春游,可熊萍萍也觉得就两个人没意思,于是便叫上了闫敏柔和罗小芳。“我要和妈妈回老家看外婆。”闫敏柔这样说。熊萍萍有些遗憾,但好在罗小芳一口就答应了,让她对这次出游又多了一份期待。按照妈妈的说法,下一次三个人一起去,那份遗憾才慢慢地被她抛之脑后。罗小芳的爸爸不愿意给康如锦惹麻烦,多次阻止罗小芳。康如锦说了很多,再加上t?两个孩子的不断哀求,罗爸爸才总算是心软,答应女儿出去过夜。临行前,罗爸爸给了她一百块钱,让她交给康如锦。康如锦笑着接受,完后又悄悄地塞回了罗小芳的书包……做完这一切,她顽皮的向女儿挤了挤眼睛。这是属于母女俩的秘密,熊萍萍因此而感到骄傲。疯玩了一天,熊萍萍钻进帐篷里就睡着了,一觉醒来,外面仍然是繁星密布,身旁的罗小芳却是瞪着大大的眼睛,望着帐篷的顶部。“我想妈妈了。”她突然说了一句,熊萍萍不知道对象是不是自己,只是感到难过。她妈妈真的抛弃了她吗?在她看来,被妈妈抛弃,比被爸爸抛弃,还要悲惨。“你可以去找她。”熊萍萍忍着发酸的鼻头,这样对她说。罗小芳重重地点点头:“嗯,我一定会去找她,长大以后。”罗小芳睡着了,好像是因为这番话开解了自己。然而熊萍萍是睡不着了,她不知道在这个女孩身上发生了什么。闫敏柔的遭遇,通过这段时间的相处,她能看出来;可这个罗小芳,她却怎么也猜不透。曾经,她问过妈妈,妈妈似乎也不知情,同时也不断地叮嘱她,不要开口去问,除非她主动的亲口告诉你。所以一直以来,她都小心翼翼地尽量不去触碰女孩的伤口。可是刚才,她觉得自己错过了一个机会,并且这样的机会不知道何时才会再来。对于一个孩子来说,玩耍可以使她忘记一切痛苦。睡一觉,熊萍萍便再不记得昨天晚上的遗憾了,取而代之的,则是意犹未尽的恋恋不舍。下了车,罗爸爸已经在小区门口等着呢,一看见他,罗小芳就兴奋地奔了过去。“康老师,对不起啊,给您添麻烦了。”“罗爸爸客气了,小芳很乖的,我们已经说好了,寒假的时候,还要一起出去玩……”走到6号楼楼下,喊了几声“闫敏柔”,没有人答应。康如锦想,可能还没有回来,毕竟后天才开学。熊萍萍还想着和闫敏柔分享郊游的喜悦,见她不在家,便有些失望。但转念一想,把照片整理一下,明天给她看时,也可以好好地炫耀一下……然而,第二天,闫敏柔和她妈妈还没有回来……第三天,闫敏柔旷课了。没有人关心闫敏柔为何会旷课,除了熊萍萍和罗小芳。作为班主任,康如锦把这件事反映给了学校。或许是因为这段时间流感突发、请假的学生很多,学校并没有太在意,只是把她当成了一个忘记请假的生病学生,但康如锦却不这么想,她担心闫敏柔母女俩可能出了什么事;可问题是,闫敏柔妈妈留下的手机号码怎么也打不通。“闫敏柔有没有手机,你们三个玩得好,她有没有和你说过其他的联系方式?”康如锦把女儿当成最后的希望。熊萍萍摇摇头,闫敏柔就是个刚上中学的学生,怎么可能有个人的手机号码?妈妈根本就是在开玩笑。在她的印象中,那时候全班只有那个贾香,上学带了个手机,是一个二手的诺基亚,和妈妈新买的这个一模一样。因为这个手机,贾香几乎是成为了全班的焦点,每次下课后,她那里总是围了一群人,众星捧月一般,好不得意。不过话又说回来,贾香家里有权有势,自己带个手机上学很正常;可闫敏柔家里什么都没有,她妈妈的手机还是个用了多年的二手货,她自己怎么可能有手机?在女儿这里没有找到答案,康如锦并没有放弃。她记得开学之初,所有学生都填了一份详细的个人资料,上面不仅包含了家庭住址、父母的工作单位、联系方式,还有籍贯户口,说不定可以在那个上面找到关键信息。“快起来快起来,敏柔的妈妈出事了……”“出什么事了?”熊萍萍揉着惺忪的眼睛,睡眼朦胧的问了一句。房间里还是黑黢黢的,天还没亮。“突发疾病,去世了。”“啊?”这一回,熊萍萍彻底清醒了,“扑通”一下从床上翻身坐起,抱着妈妈的胳膊,“生什么病了,上次见面不还是好好的吗?”“我也不知道,我也是刚刚联系上她的,具体情况还不清楚,我想去看看。”见女儿已经苏醒,康如锦也就不管她了,只是边穿衣服边叮嘱道,“这两天你自己在家,钱我放在抽屉里了,你自己去拿;想找我了,就去找你罗叔叔,他有我的电话号码,学校那边,我已经请过假了,有人给你们代课,这几天你就自己照顾自己吧。”“妈,我也要去。”熊萍萍也开始快速地穿衣服。康如锦阻止了她:“你不能去,本来学习就一般,耽误几天,很有可能就赶不上了,你和人家敏柔不一样。听话,好好地待在家里,好好学习,妈妈会估摸着时间给你打电话的。”说完,她俯下身去,抱了抱女儿。临走前,她忽然想到什么,还是决定告诉女儿,“刚才敏柔和我说,她妈妈是突发心脏病去世的。”心脏病?这不是罗小芳得的病吗?怎么闫敏柔的妈妈也得了,而且还去世了?

2021年9月【13】河州市精神病院--这是程宛第二次来到这个地方,院里院外,依然是两个世界。院外车水马龙、平淡如世界上的任何一个地方;院子里却是安安静静,不见一个人影。只有往前走了很远,看到那幢巍峨庄重的住院部时,才隐约可见里面人影晃动、来来去去。那是一些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4 百香果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