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如提示您:看后求收藏(仇蚀 第16,仇蚀,思如,百香果小说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畅读/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吃完早饭,付了账,程宛这才意识到,这会儿还没有见到单坤。是去了其他早餐摊,还是临时有事耽误了?对了,还有那个肖博录,他可是早餐摊的定点客人,每天必到;这个点儿了,还没有来,莫非真的出了什么事?并非程宛乌鸦嘴,而是这些年来,那说不清道不明的第六感觉,总会在关键时刻,给她带来莫名的灵感。比如说现在,她很不安,越来越觉得可能出了什么不好的事。她觉得有必要和单坤联系一下。于是她付了账,也没来得及跟闫敏柔闲聊,就匆匆走了。反倒是那闫敏柔紧随其后,追上了她--“程警官,程警官……”“有什么事吗?”闫敏柔紧抿双唇、欲言又止。程宛有点急躁,却又不想暴露自己的打算,只能耐着性子等着她。侧目,冯凯一个人照顾两个摊位,游刃有余,并没有任何手忙脚乱,看得出,已不是一次两次了。闫敏柔刚才应该是拜托他了,看来昨晚上的事并没有让二人产生隔阂,这反而令程宛愈加不安,作为一个女人,她为闫敏柔担心,担心在她身上迟早会发生无可挽回的悲剧。“你能不能再陪我去看看萍萍?”闫敏柔温和的声音唤回了程宛,抬头看去,女孩的脸上尽是期待的颜色。“你还要去看她?”“我觉得她过得不好,我不放心。”女孩的声音淡淡的,透露着难以名状的哀伤。程宛想了想:“好吧,收了摊,你来找我。”女孩喜上眉梢,用力地点点头,深深的看着程宛,好一会才转身离去,返回自己的小吃摊。程宛站在不远处看着她,只觉得她手上的动作轻快了许多……做出再次探视熊萍萍这个决定,程宛显然是无视单坤的建议和警告。越是有人明目张胆的阻止,她越是要往前冲一冲,直到所有的真相水落石出为止。曾几何时,她就是凭着这天不怕地不怕的冲劲,翻出了许多被人暗藏的一个又一个的真相,她相信这一次也不例外。回到宿舍后,她犹豫再三,还是没有给单坤发送消息,这一次,她决定先斩后奏。只是令她没想到的是,这一回竟是单坤主动发来消息--“城外河堤垮塌,冲下一具白骨。”人命案?意识到这一点,程宛不由地坐直了身子。下意识地打出“在哪里”三个字。只是等了许久,不见回复。反应过来后,程宛忍不住苦笑,原来自己真的已经不属于他们了。河州市精神病院--“不让进?为什么,我们上次还进去了?”“这是我们医院的新规定,没有家属的同意或带领,任何人是不能探望病人的。”“可是……”闫敏柔不自觉地向程宛看去。只是程宛一直冷眼旁观。看来熊大裕的确是采取措施,给医院施压、禁止自己和熊萍萍见面。很显然,他在掩盖真相,只是这个真相到底是什么?“我不见熊萍萍,我想见一见何医生,方便吗?”如今只能曲线救国了。负责访客登记的白衣护士犹豫了一下,才点头说道:“你跟我来吧。”这一回,程宛和闫敏柔去的并非是住院部,而是位于住院部左后方的另一栋大楼,据说是他们医院医生工作和休息的地方。不同于住院部那边嘈杂和太多的不确定,这幢办公楼里显得安静异常。走入其中,耳膜里传来的只是自己或他人有规律的脚步声,踏在光亮的地板上,掷地有声。一个个房间房门紧闭,楼道里的灯光也没有发亮,整个环境显得有些昏暗和压抑。身边的女孩显得很镇定,令程宛有些刮目相看。熊萍萍的主治医师何佳的办公室位于办公楼的中间位置,和其他房间一样,也是房门紧闭。接待的护士敲了敲门,里面便传来了有些慵懒的哈欠声。转眼间就开了口。看起来,何医生是刚醒,还顶着一个乱蓬蓬的鸡窝头。看见程宛,好像是有些吃惊:“我记得你来过,你是警察?”程宛点点头,坦然地看着他。随后,何医生的目光又落在了闫敏柔的身上,打量了她一阵,房门大开:“你们进来吧。”闫敏柔和程宛对视一眼,便一起走进了办公室。“我们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家属突然打来电话要求,不得让任何陌生人接触病人,我们也只能严格执行,否则病人出了什么事,我们是负不起责任的。”何医生如此解释道。“那这段时间,她爸爸有没有来看过她?”问话的是闫敏柔,她有些迫不及待。“没有,这段时间,除了这位程警官和你闫女士,医院并非迎接过其他探视家属。”何医生淡漠的目光在两个人身上分别停了停,而后笑道,“本来嘛,对于这种病人,家属都是避之唯恐不及的,常常人一送过来,就再也联系不上了,拖欠治疗费也是常有的事。不过熊萍萍家里还算是可以,不仅治疗费和住院费没有任何拖欠,还专门请了保姆照顾她,这在医院的病人里并不多见……”“轰--”这句话让程宛灵光一闪,忙问道:“那个保姆是住在医院,还是……”“又不是医院的医生护士,按规定,是不能留宿的。但她每天都来,好像就租在附近……”“那她现在在吗?”“今天早上走了,昨晚上病人闹得太凶,折腾到半夜,我也没睡好觉。这不是现在在这里补眠吗?”何医生说着,还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似乎是为了证明确有其事。“闹得太凶?我记得你上次和我说,熊萍萍一直是很安静的……”“是啊,昨晚上确实奇怪,又哭又笑,甚至还要自杀……幸亏发现及时,要不然啊……其实我也想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事后,我问过保姆,她也说不清,好像是很突然……目前我们给病人服用了安定,让她陷入了睡眠,大概过一两个小时就会苏醒。到时候我准备给她做一个全面检查,看看问题到底出在哪儿……”从办公楼里出来,程宛带着闫敏柔特意再绕回了住院部,并且走到了住院部的后面。根据前两次探访的经历,很容易找到了熊萍萍所在病房的窗户。抬头看去,窗户半开着,隐约可见窗台花盆里盛开的百合,已有小半支遗落窗外,颇有些“一枝红杏出墙来”的琵琶半抱。透过窗户,看不出屋内的情景,不知道那熊萍萍是否还像上次一样,面无表情的看着窗外,静静地发呆。她会想些什么呢,相依为命的母亲,再不复来的青春,亦或是各奔东西的伙伴?比如说,此刻在自己身旁的闫敏柔。“真不知道能不能再见到她。”耳畔传来感慨的声音,使得程宛回过头去,闫敏柔脸上的表情有些颓废,仿佛是看不到头的迷茫……程宛再次抬起头,望向头顶上别无二致的窗户,半分钟后,她收回目光:“你上次给我看的那张照片是在什么地方拍的,能不能带我去看看?”闫敏柔微微一愣,看表情有些错愕,但到底没有拒绝。这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河滩公园,起码对于程宛来说,这样的公园留不给她太多的印象。这些年来,出差也好,办案也好,她几乎走遍了半个国家,但凡有水的地方、靠近城市,都会修建这样一个千篇一律的河堤公园。一模一样的混凝土堤坝、颜色不同造型一致的栏杆楼梯,还有那各种各样的充气玩具……程宛有理由相信,如果不是那张象征着三女孩闺蜜情谊的照片,这地方,她肯定是没有任何兴趣的。“就在那个地方,康老师就是在那里给我们拍的照片。”闫敏柔手指的地方是一片靠水的台案,台案上已经建了一米多高的围栏,前方是铺的平平整整的方正地板……在程宛的印象里,他们所在的位置是一片沙地,在他们身后,是平静无波的河面……

“真没想到,十年时间,这里变成了这样,照片上已经看不出来了。”闫敏柔走过去,靠在栏杆上,清风徐过,带起她长发飘飘,甚至让程宛一阵恍惚。“你没有再来过吗?”程宛靠近她。女孩苦笑,摇摇头:“就那么一次吧,初一下学期,康老师t?带我们来的……那时候,妈妈去世,我爸也不管我,我每天饥一顿饱一顿的。康老师知道后,就让我去他们家吃饭,有时候还让我在他们家留宿呢。”说到这,她不由地抬高了声音,带着些自豪。转过头去,望向远方湛蓝的天空,半眯起眼睛,似乎陷入了回忆。“那还是初一下学期考完试,康老师带我们三个坐交通车来到这里,我们还搞烧烤、堆长城、捉迷藏……那个时候这个地方还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4 百香果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