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如提示您:看后求收藏(仇蚀 第18,仇蚀,思如,百香果小说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畅读/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生物学上是这样,实际上可能……”“那就是我妈妈,我只有一个妈妈……”闫敏柔显得非常激动。“闫女士,你冷静一下,放松……”单坤安慰着,见女人的情绪慢慢恢复,才继续往下说,“这么说来,你也觉得这具尸骨很有可能就是你妈妈宁秋叶的?”闫敏柔颔了颔首,但目光中却是满满的茫然。“根据我们的当初了解,宁秋叶的老家是在河州市的花月村,距离我们发现尸骨的湖头村一南一北,两个方向,差不多有两百公里。宁秋叶的尸骨怎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而且是在河堤的内部?”“我不知道,我不清楚妈妈怎么会在哪里,明明已经……”她抬头看了眼对面的警察,抿了抿唇,没把话说出来,过了一会,只是忐忑地问道,“警察同志,我能不能去看看妈妈?”“当然可以,我等会就带你去。”单坤本想告诉她,这个人是你的亲生母亲,但不一定是宁秋叶。想起她刚才激动的样子,不得不忍下来,看来这事情还需要从长计议,“冒昧地问一下,你妈妈去世以后,你是否保存有她的遗物?”“有,妈妈有几件衣服,我舍不得扔,洗得干干净净,放在柜子里;还有她当初的工作笔记,我还保存着……”“能带我去看看吗?”“当然可以。”单坤没有马上行动,而是一直观察着她,女孩脸上挂满了泪珠,形容悲伤,看上去让人心痛。但除此之外,并没有太多的可疑。 2021年9月【19】听到开门声,程宛从手机上抬起眼来,见单坤一个人直接走了进来。她下意识地朝他身后去看,并不见叶晓霜或闫敏柔,不禁皱了皱眉头,但也没有多说什么。“小叶带她去确认尸骨了。”原来如此,程宛下意识地点点头,表示知道了。复又垂下头去,继续查看着手机上的网页。“河州市第一高中?”单坤凑近一看,也不觉拧起了眉头。“熊萍萍和罗小芳初中毕业,都考上了这个学校,不仅是同班,而且还是室友。”程宛深深的看着他。单坤似有些吃惊,深吸一口气:“闫敏柔告诉你的?”程宛不答,只是继续看着手机上的内容,仿若充耳不闻。见是如此,单坤的眉头锁的更深了,他知道,程宛还是在怪他,怪他当初不合时宜的求婚。其实当初的求婚,除了是想帮她换一个环境、摆脱各种负面影响,另一个方面就是来自于父母的逼婚。二人本就是因为工作关系、日久生情走到一起的,对于是否真的相爱,彼此之间也没有太多的确信,更没有达到非卿不可、谈婚论嫁的地步。也许再过一段时间,相处的更久、了解的更深了,就会自然而然走到那一步。只是始料未及,程宛被停职、网暴了。从一开始,单坤就明白,程宛可能会拒绝;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对方居然提出了分手,并且拒绝接听自己的电话、不回消息,甚至是一走了之。若不是警务平台的联网系统,自己很有可能彻底失去她的消息。事已至此,他终于明白,她没有变,还是那个固执的、为求真相、一拗到底的铁腕女警。不管处在什么场合、什么地方,是否有这个身份,她都会不惜一切代价查明真相。而这些,也同时是她让他骄傲的地方。所以,他和她一样,也选择了河州。为了她,也为了他自己心目中那迷雾重重的真相。所以,不理会她的无视,他只是继续说下去:“看来他们三个人的关系的确不错,应该是闺蜜吧。只是很奇怪,在这之后,罗小芳和熊萍萍似乎再也没有和闫敏柔联系过?”程宛抬眼看他,对方歪着头,似在等待着什么,她有点无奈,压着火气,耐心地解释:“闫敏柔忙着还钱,每天起早贪黑、脚不沾地,回到家只想睡觉。久而久之,联系也就断了。”“哦,原来如此。”单坤恍然大悟地点点头。装模作样,在心里腹议一句。程宛面上没有理会。“你觉得刚才怎么样?”单坤忽然问道,“闫敏柔有没有可能在说谎?”这才是你的目的吧。程宛冷笑地看着他,表示对方的演技自己早已看穿。单坤似乎并不在意被她看透,大大咧咧的在她身边坐下:“这是私底下的交流探讨,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不会透露给他人,更不会向上报告,即便是最后的结论,我也会以我自己的名义,形成文件,和你没有任何关系,你不必担心……”“你觉得以我现在的处境,还怕罪加一等吗?”单坤似有些尴尬,摸了摸鼻子,把头扭到一边。程宛也不想和他分辩,只是冷冷一笑,也把头扭到一边,一边取着蓝牙耳机,一边略带埋怨地说道:“你也知道,有些时候光靠听,是没办法准确把握当事人的心理的……”“这也是没办法的,闫敏柔现在的身份并不是嫌疑人,而是知情人,我们不可能把她放在审讯室,只是一个普通的会客室,没有单层玻璃,所以也没办法让你直观地欣t?赏当事人的状态。就是这个监听设备,还是我自作主张给你安排的。”单坤苦笑地掏出手机,上面是一个长达二十分钟的通话时间。看了眼,程宛低下了头,下意识地摁灭了手机,放在口袋里。“前后的口供是否一致?”她问。“在给宁秋叶注销户口、闫家祥失踪之后,派出所、公安局前后录了好几次的口供,基本上是一致的,包括这一次……只是……”单坤有些犹豫,抬头看着程宛,欲言又止。“你还是觉得宁秋叶当初并非死亡……”“尸骨出现在两百公里之外的河堤上……”“当初注销户口的时候,派出所有没有派人去核实过?”“没有。”单坤摇头答道,看到对方皱起眉头,好像是难以置信。他反而是耐心地解释道,“派出所的人和我说,这样的事,其实挺多的,尤其是十几年前,网络还不那么发达,有些人为了逃避火葬,故意隐瞒不报。再后来人口普查,或者其他什么事情,才不得不去注销户口。派出所的人见的多了,也就不会再去一一核实了。只要死者或者死者家属没有任何违法犯罪,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何况,闫敏柔注销户口的时候,走了关系,据说是熊大裕帮了忙……”“熊大裕?”“熊大裕人脉广,在这件事情上,确实打过招呼,甚至于闫敏柔的房产登记,都是他在帮忙。关于这一点,闫敏柔也承认了,只是具体的,她表示并不知情。”单坤说到这,停了一下,“你觉得怎么样,她真的不知情?”“我觉得是真的,当时的她才十二三岁,还是个孩子……”“可是……”“我知道,因为家暴问题,闫家祥的失踪和闫敏柔有关,这一点,我不否定也不支持。但是,在注销户口、修改房产证的问题上,当初的闫敏柔肯定是独自做不到的,我倾向于她的说法,熊大裕帮了忙……至于各种缘由……”程宛略一沉吟,“在离婚这件事上,熊大裕也算是过错方。前妻康如锦向他提出要求,又在他能力范围之内,他应该不会拒绝,就算不是为了前妻,看在女儿的面子上,他也会考虑一下……当初不是现在,可能熊大裕对妻儿还有些愧疚……”“真的会这样?”“这只是我的个人推断,不过事实证明,熊大裕的确是帮了忙,不是吗?”单坤点点头,的确,这是事实。“不过,从刚才闫敏柔的声音来看,她好像是非常激动……”

“这是不是说明,她可以确认……”正说着,手机响了,他急忙接起了电话,不一会,眉头紧皱,“我知道了,你好好安慰一下。”放下电话后,他看向程宛,有些颓废地说,“她不能确定。”“其实你不该那样说。”单坤一时没反应过来,皱起眉头看着她,什么意思。“我知道你想表达什么,你无非是想告诉她,这个人是你生物学意义上的母亲,不一定是宁秋叶。弦外之音是什么?宁秋叶不是你的亲妈。这样的话,任何一个正常人都受不了,尤其是他们母女情深……别说他们了,就说你自己,我告诉你,你现在这个妈可能不是你的亲妈,你会怎么想?”果然,单坤脸色大变。“你看看,你自己都接受不了,如何让别人理解接受?也许她能明白你的意思,但她无法接受你这样的说法。”单坤冷静下来,也认可自己的确是用词不当:“可她说不明白,宁秋叶的尸骨为什么会出现在百公里以外……”“或许她在等你给他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都市小说小说相关阅读More+

心情小雨(1v1  强制)

松随

明日坦途

岑白水

永无休止

达达利园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4 百香果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