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如提示您:看后求收藏(仇蚀 第22,仇蚀,思如,百香果小说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畅读/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来之前,程宛已经电话和她联系了,冒充的身份还是记者。和陈晓萍的态度一样,胡迪刚开始的态度是拒绝的,还是自己好说歹说,再三保证,对方才松了口,答应采访,并且要求自己,一定要隐去真实姓名。约定的时间是中午的十二点,并没有具体地址,对方只是让她在舞蹈教室对面等待。看看时间,还有十分钟,已经有十几个孩童陆陆续续的从舞蹈教室里走了出来。今天是星期天,上特长班的孩子们不在少数,这条街上也到处都是培训班、补课班、特长班……看着孩子们挎着大大的书包,无精打采地从那些小小的门洞走出来,她就忍不住为他们可怜,曾经的她也是这样子过来的。所以,很早之前,她就暗暗地发誓的,如果有一天,自己有了孩子,绝对再不会让她受着无意义之苦。只不过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随着年龄的增长、对于现实的感悟、以及工作上的繁忙,程宛在对待家庭、孩子这些问题上,似乎已经没有了当初的欲望,尤其是现在,和单坤出于半分手状态,对这些更是提不起半分兴趣。此时的她看到这些孩童如同愚公移山般落寞的背影,只是觉得心疼与可惜,再无其他。渐渐的,对面的孩子们已经走得差不多了,再从里面出来的,都是些年轻的男男女女,他们是那些自负盈亏的补课老师。他们大多数都目不斜视、各自离开,唯有一人,从那卷帘门里出来后,就开始四处张望。胡迪,凭着程宛的火眼金睛,只一眼,她就认出了她。很显然,对方也认出了自己,轻轻地招了招手,那样子好像是示意自己过去。程宛也没有犹豫,趁着红绿灯,过了马路,随她进入了对面的舞蹈教室。一进门,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条长长的走廊,地面是大理石铺就;走廊的两侧,是各色各样鲜艳的舞蹈壁画,大都是芭蕾舞的风格,应该是胡迪特意设计成这个样子的。靠外是一间通透明亮的舞蹈教室,教室很大,对着房门的地方,还有一个大大的镜子。这让程宛想起之前在电视上见过的无数一模一样的舞蹈教室,顿时便觉得没那么新鲜了。再往前,是一间面积略小的办公室。办公室里东西不多,除了一张中规中矩的电脑桌,就是一个很普通的咖啡色阶梯书柜。书柜里的书不多,零零星星,程宛不动声色地扫了一眼,基本上都是些关于舞蹈的书籍。“本来想请你去对面的咖啡馆,又怕让人看到,说不清。”前一句话让程宛觉得庆幸,后一句话却令她不解,怎么,见不得人吗?女孩笑笑,拿出一支烟。不过,在点燃之前,她还是问了一句:“可以吗?”程宛没有犹豫,点头允许。虽然她不喜欢香烟的味道,但她也不会因为个人的喜好轻易要求他人,尤其是在自己心里有所求的人。女孩轻轻一笑,释放出友好的信号,点燃了手里的香烟,深深地吸了一口。并非是味道清淡的女士香烟,烟味浓烈,呛得程宛禁不住咳了好几声。本能地返过身,走到窗户前,打开窗户,几次深呼吸,试图清除体内的垢尘。觉得舒服一点了,她才慢慢地转过头,才发现对方已经把手里的香烟掐灭了。“我是无所谓的。”她说。“谢谢。”程宛感谢她的体贴,拿出准备好的记者证,“非常感谢你愿意接受我的采访。”“我早就知道你们会找上门,虽然我已经把那条回复删除了。”“你放心,我们是正规媒体,实事求是。我们只是想了解熊萍萍和罗小芳之间的事,关于你个人,我们会尊重你的意愿、模糊处理。”原来事发时,就在网络上对罗嘉豪父女俩的悲情遭遇唏嘘不已、痛骂程宛草菅人命之时,一个网友的一句“熊萍萍和罗小芳曾经是同班同学”一石激起千重浪,网友们在讨伐公安机关的同时,开始深扒两个女孩之间的关系。或许是因为一时间遭遇了前所未有的追问,此贴出现了仅仅十分钟,就被发帖人全部删除,不仅如此,发帖人还注销了个人账号。以至于警方后来注意到这条信息时,已经无法联系发帖人了。不过,单坤昨晚上发来的资料里已经明明白白登记了,当初在网络上发帖,曝光熊萍萍、罗小芳同学关系的,就是这个胡迪。“我也不是故意的,当时在网上一看见那个劫持者,我就觉得好像罗小芳的爸爸……”胡迪终于开口。“你认识罗嘉豪……”“他来过我们的宿舍,给罗小芳送东西,我见过他好几次,还有印象。”胡迪回答道,“还有那个熊萍萍,我和她两年多的室友,虽然平日里没什么交流,但也不可能分开几年就不记得了;再加上网上后面也说到劫持者有一个先天性心脏病的女儿,我一下子就想到了罗小芳……”“所以你才在网上那么说……”“我是难以置信,想当初,两人关系那么好……”“他t?们关系很好吗?”“当然,他们俩每次都是同进同出,干啥都在一起,写作业啊,吃饭啊,甚至去澡堂,都是一块去……还有那个罗小芳的爸爸,每次给罗小芳送东西,熊萍萍也有一份。有时候看得我挺羡慕的……熊萍萍的妈妈住院了,我记得是癌症吧,还是什么,反正挺严重的;熊萍萍每到周末,都会请假回家,去医院照顾,罗小芳大多时候也会跟着去……我记得好像是高二吧,熊萍萍的妈妈过世了,那段时候她请假了,紧接着罗小芳也请假了。不过罗小芳比她回来得早,但他们俩还是经常通电话……我那个时候正在准备一个舞蹈比赛,每天晚上回去的比较晚,他们两个有时候比我还晚……”“你知道他们干什么去了吗?”“压马路吧。熊萍萍心情不好,每次下了晚自习,罗小芳都会陪她去cao场上散步,有几次我还碰到了……”“他们俩的关系一直很好吗?”“怎么说呢。”胡迪挠了挠头发,沉思片刻,道,“我印象中,他们俩吵过一架,吵得很凶……”“什么时候?”“高二上学期吧。”“知道为了什么吗?”胡迪摇摇头:“我不知道。你别看我和他们寝室两年多,其实我们平日里很少说话……至于原因吧,怎么说呢,按现在的说法,就是高冷……我还记得我第一次进去和他们打招呼、自我介绍,他们也自我介绍。自我介绍以后,他们就坐在一起看书,什么也不说。我当时还以为他们只是要学习,后来才知道,他们只是不想搭理我,说话的时候也是悄悄话……明白了这一点,我也就不想自讨没趣了,反正也不和他们一个班。所以在一个宿舍里,我和他们基本上是非必要不说话……我也曾经和老师说过,想换房间。老师让我等,但一直没有机会……反正我时不时地也要去舞蹈班练舞,上课也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我想着忍忍就算了……”“我印象中,那天是一个下午,我应该是刚从舞蹈班回来,看到门关着,我就进去了,结果就看见两个人在吵架……”“确定是在吵架吗?”“确定。其实我在门口就觉得不对劲了,屋里两个人的声音都非常急促,我刚开始还想偷听,看到走廊上人来人往,又怕影响不好,所以只能推门进去……结果一看见我,两人就不吵了……但在我的印象中,那段时间两个人的关系好像很别扭,虽然还是形影不离,但没有原来那么亲密了……我感觉,直到熊萍萍他妈去世后,两人的关系才慢慢地好起来……”“你真的没听到他们到底为何而吵?”“没有。”胡迪摇摇头,满脸无辜,似突然想起什么,她拍了一下桌子,“哦,还有一件事,我有印象。大概就是两人闹别扭的那段时间,有一次我回宿舍,看到罗小芳一个人躲在公共卫生间打电话,看见我,她还吓了一跳。后来追过来,还让我保守秘密,不要告诉熊萍萍……”“你还记得她在给谁打电话吗?”“过去了这么多年,谁记得住……不过我觉得应该是个熟人,因为手机上显示的是一个名字,但肯定不是她爸爸,也是三个字,叫什么来着……”她低下头去,陷入了沉思,以手扶额,忍不住自言自语,“这么多年,早忘了,想不起来了……”“是不是闫敏柔?”“哪几个字?”程宛随手拿来一张纸,写下了这个名字。笔底刚落,就听见对面的胡迪兴奋地喊道--“对,就是这个名字,我印象特别深,有这个柔……还有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4 百香果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