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如提示您:看后求收藏(仇蚀 第27,仇蚀,思如,百香果小说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畅读/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单坤闭上眼,微微颔首。程宛于是接起了电话……“程警官吗,你在哪儿?” 2021年9月【30】单元楼的扶梯有些晃动,微微用力,会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这是年久失修的缘故。程宛打听过,这个翠湖小区是九十年代中期就建成了,算起来已经二十多年了。也是地地道道的老小区。小区里的住户大部分都买了外面的大房子,把这里的房子进行出租。近两年,河州的经济发展有些停滞不前,许多年轻人都离开河州,向外发展,来此打工者也是寥寥无几,这里的房子十室九空。一路走来,安静地出奇,每家每户房门紧闭,屋内也是黑黢黢的,没有一点光亮透出。这令程宛不得不怀疑,这栋楼里是不是除了闫敏柔,就没有别人了?就连闫敏柔,大部分情况下,也是住在单身宿舍的出租屋里。前段时间,她还特意观察了一下这栋楼的夜景,真的是一盏灯也没有。闫敏柔家里同样是房门紧闭,但隐约可见房内漏出来的点点亮光。程宛敲了敲门,并且向后退了几步,确保她可以通过猫眼看见自己。果然,猫眼处被两个黝黑的眼珠子挡住了,但很快,房门被打开。程宛走进去,并且关上了门。简单的查看了一番,房间里没有太大的变化,还是最基本的模式。靠墙是一个看起来年代久远的布艺沙发,上面的套子已经出现了褪色;正前方摆放着一个简单的玻璃茶几,四条腿上包着泛黄的腿布。正对面,差不多两米的距离,是一个等离子电视,个头不大,但年代很久,至少是二十年前的了。不仅是电视机,冰箱、洗衣机、空调,都是旧样式。可以想见,自从闫家t?祥失踪,这个家里就再也没有更换、添置任何家用电器了。“你要喝点什么吗,我这里恐怕只有白开水。”闫敏柔突然问道,神色略带歉意。“没什么,我刚才在外面买了矿泉水,你不用麻烦了。”程宛直接坐在了沙发上,让自己显得很轻松,同时招了招手,“我不是来做客的,你没必要那么客气。”闫敏柔有些难为情,勉强地笑笑,走过去,在她身边坐下,却是几次欲言又止。“刚才在电话里,你跟我说,你睡不着……”程宛主动开口,“是因为熊萍萍吗?”闫敏柔叹了口气,低下头:“总是想到她,一闭上眼睛,就梦见她,梦见我们的小时候,还有小芳、康老师、妈妈……”说着,她泣不成声。垂下头来,哽咽了很久,才抬起头来,重新开口,“我还梦见萍萍躺在床上的样子……我睡不着,觉得自己很孤独,就想找个人陪陪自己……冯凯他们不合适,想来想去,想到了你。一时冲动,就给你打电话了。希望你不要介意……”“哪能啊,你能想到我,愿意和我说说心里话,是把我当成朋友,是对我的信任,也是我的幸运。只要你不因为单坤他们,介意我之前的身份,我就很高兴了。”程宛握住她的手,非常真诚地说道。闫敏柔好像是受到了感染,也握住了她的手。“我和萍萍、小芳,是初一的时候认识的……”闫敏柔开始讲故事,程宛也没有打扰她,只是静静地听着。“可能是家庭原因,我这个人没什么朋友,性格孤僻,小学的时候都是独来独往;到了初中,我本来也没打算交朋友,但康老师很照顾我,尤其是在看到我和妈妈被爸爸家暴后,康老师就经常让我和我妈去他们家。说是补习功课,其实我知道,康老师是想保护我们。后来,妈妈去世,爸爸经常打我,也是康老师保护了我……我初中三年,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康老师家里度过的,和萍萍、小芳他们在一起……可以说,没有康老师,就没有现在的我……我常常在想,如果不是康老师,我可能早就被爸爸卖了,或者是打死了,他欠了那么多钱……”闫敏柔说着,再次泣不成声。程宛也不安慰,只是坐在一旁,默默地为她递纸巾。“谢谢。”闫敏柔擦干眼泪,接着说,“康老师还经常带我们出去玩,给我们拍照。为了拍照,她还专门买了一个比较高级的手机……哦对了,我这里还保存着那个时候的照片,你等着,我拿给你看。”说着,她站起身来,跑进旁边的卧室,不一会就拿出一本厚厚的影集出来。坦白说,这样的相册已经很少见了,如今大部分人的照片要么保存在电脑里,要么保存在手机里。已经很少有人把它们洗出来,保存在相册里。可闫敏柔做到了。除了因为当时的条件限制,让她只能如此保存相片;更重要的恐怕就是这个人对于照片的珍视。相册的表面看起来微微泛黄,可随手一抹,一尘不染。看得出,相册的主人应该是经常清理、经常拿出来看的。究其原因,或许这是闫敏柔有生以来最美好的回忆。翻开相册,映入眼帘的是三个笑起来阳光灿烂的女孩。幸运的是,他们的面貌都没有发生太大的变化,程宛还依稀认得出,从左到右,依次是闫敏柔、熊萍萍、罗小芳。认真看下来,程宛很快发现了规律,闫敏柔和罗小芳的位置有时候会发生变化,但熊萍萍的位置始终是在中间的;包括其后几张带有康如锦的照片,熊萍萍也是在那个位置……“萍萍说,她是姐姐,就该站中间。”闫敏柔笑着补充了一句。程宛抬头看她:“熊萍萍年纪比较大吗?”“大月份,也就是一两个月。我们是同班同学,差别也不会太大。”闫敏柔笑着说,“因为这个,康老师说过她几次,慢慢的,她也开始让我们站在中间。不过大部分情况下,都是罗小芳和她两个轮流,至于我……”她耸了耸肩膀。程宛翻了翻,果然后面的照片开始出现罗小芳站在中间的情况。但从头到尾,闫敏柔却从未出现在那个位置上……“为什么不试试也站在那里?”程宛忍不住问她。闫敏柔没有回答,还是如刚才那般,轻轻耸肩。“后来康老师得病了,住进了医院。我们换了班主任,我就再也没有照过相……”相册只用了一半,后面的一片空白。“再后来,我爸也出事了,失踪,不知道到哪里去了,那些债主堵在家门口,找我要钱。弄得我没办法上学,也没心情上学,甚至想到了退学,是康老师找到了我,帮我报了警,和那些人说明情况,我这才在中考前两个月回到了学校。可因为落下的功课实在是太多了,又真的是无心学习,中考的成绩也不太理想,就没有再上了……康老师把我叫到家里,狠狠地骂了一顿,问我愿不愿意继续上,或者是留一级,第二年再重新考试,我没同意……我爸欠了别人那么多钱,总是要还的……”程宛听罢,忍不住插言道:“你爸借的钱是用来赌博的,算是非法的;按理说,法律是不会保护这些债务的……”“话是这么说,可他们谁也不承认我爸借的是赌债。”闫敏柔看着程宛,“按照他们的说法,我爸是为了让我继续上学,向他们借的学费……”“有字据吗?”“没有,他们说,都是邻里邻居,都没有要。有的人倒是拿出来了,确实是赌债。可他们都跪在我面前哭穷,我也是……”闫敏柔叹了口气,“那些和我爸一起赌博的叔叔伯伯,的确是可恶;可他们的家里人也真的是可怜,一看见他们,我就想到我和我妈,也就下定决心,打算把钱还了……”“你倒是一片好心。”程宛咕噜了一句。闫敏柔笑笑,没有辩驳。“那后来呢,你和熊萍萍他们还有联系吗?”程宛接着问。“他们俩的成绩不错,都是市一中。那年暑假,康老师情况不太好,萍萍通过她爸,把康老师转到了市里的医院;小芳她爸爸为了她,也到市里找工作、租房子;而我在那个时候也准备做点小买卖,打工还钱……总而言之,各有各的事,一忙起来,也就顾不上了;连分别宴也来不及弄,他们走之前,也只是给我打了个电话……”恐怕不是来不及吧。程宛看破不说破。“那后来呢,上了学,稳定了,也没联系?”闫敏柔摇摇头:“没时间,忙……你别看我现在只是做个早饭,到了十点多就回来了。其实这也就是这一年来的事。想当初,为了多赚点钱、早点把债务还清,我每天晚上还要去做烧烤……”“做烧烤?”“晚上吃烧烤的多,挣得多……早晚都出摊,中午有时候还要准备,根本就没时间休息,有几次差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都市小说小说相关阅读More+

心情小雨(1v1  强制)

松随

明日坦途

岑白水

永无休止

达达利园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4 百香果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