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如提示您:看后求收藏(仇蚀 第33,仇蚀,思如,百香果小说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畅读/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不由自主的,单坤从椅子上起身,身体微微颤抖……女人坐直了身子,面带笑意:“后面的事,用不着我多说了吧,单警官……哦对了,还有我爸的衣服……我躲起来,看着那群狗把我爸吃了,就剩下一些烂衣服,我趁他们跑开后,把那些衣服捡回来,烧了……”“完了?”单坤轻轻地问了句,女孩平静地点点头,“就你一个人,做完了这些?”“你觉得我做不到吗?”单坤无语了,的确,按照她的说法,闫敏柔足可以一个人杀了闫家祥,若不是那群流浪狗,他有理由相信,等不到闫敏柔报警,尸体很快就会被发现,想要破案,并非难事。可问题是,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流浪狗出现了,它们吞噬了闫家祥的尸体,破坏了最重要的证据,也直接造成了闫家祥的“失踪”……但真的是这么巧吗,流浪狗的出现,真的是天意吗?单坤想到了什么,皱起了眉头。“那群狗是什么来头,你知道吗?”闫敏柔摇摇头:“我不知道, 2021年10月【2】“根据李越闵的交代,他和宁秋叶是青梅竹马,后来因为种种原因、再加上亲戚关系,就没有在一起,他上大学的时候,宁秋叶被人介绍,嫁给了当时已经有了城市户口的闫家祥。闫家祥家暴、出轨、赌博,宁秋叶受不了了,就求助于这个表哥,为了彻底摆脱闫家祥的纠缠,李越闵想出了‘假死’的计划,带宁秋叶逃离魔掌。宁秋叶没有户口,找不到工作,只能待在冯家,相当于一个保姆。李越闵的妻子是一个护士长,三天两头上夜班,不在家,都是宁秋叶照顾父子俩的饮食起居。时间一长,两个人旧情复燃……”

“还旧情复燃呢,别把婚内出轨说的如此清新脱俗。”叶晓霜狠狠地啐了一口。魏树主动闭嘴,有些不安地看向对面的单坤。单坤正在闭目养神,听到这句话,缓缓地睁开眼:“宁秋叶突然失踪,李越闵没有反应吗?”“哦,他说了,那时候,他老婆刚刚病逝,岳母又病了,舅子姨子都在外地,只能他这个女婿床前照顾,再加上工作比较忙,儿子又和他不对付,他是没时间、没精力……哦对了,那个时候,宁秋叶给他发了个短信,说要去外地打工。他打电话过去,对面是关机状态,后来就联系不上了……”“应该是李潇发的吧?”魏树点点头,再次看向单坤。单坤此时的目光都集中在身旁的女人--程宛身上;可是她只是低头看手机,仿佛所有的一切与她无关。见此,单坤微微蹙眉,有些看不懂她,听到一声轻咳,忙回过神来:“李潇这么说?”“这家伙可是死硬分子,一口咬定,什么也不知道。”说话的是一个中年男警,虽算不得一脸横肉,可乍看上去,也是个不好惹的主儿。锦市公安局局长沈方,虽然闫敏柔是嫌疑人,可在这里,她同样也是受害者和凶手,发生在锦市的案子自然是他出面,“他说,只是想吓唬网友……”“吓唬?那可是正儿八经的囚禁;还有他说的话,程宛姐都录下来了……”叶晓霜惊呼,下意识地看向对面的程宛。四目相对,程宛微微颔首,复又低头,把玩着手机,这让叶晓霜顿时有些郁闷了。“他说,那是他胡说八道,他根本就不认识宁秋叶……”“不认识?”叶晓霜气的无话可说。“敲诈勒索、偷窥隐私,都可以定下来吧?”单坤问着沈方,对方点点头。他接着说,“既然如此,李潇的牢狱之灾,怕是免不了了,至于其他的,再慢慢来吧……李潇不是说了吗,宁秋叶离开冯家后,就住在那个院子里,然后又被囚禁在那个地窖里,我觉得有必要去看看,说不定会有所发现……”“好,我去试试看。”沈方如此说道,“宁秋叶的尸骨,难道没有任何疑点吗?”“可以这么说,你想想,大堤垮塌,各种各样的建筑垃圾混合在一起,清理的时候都是大型铲车,如果不是那段腿骨保存完好,又被人无意间发现,宁秋叶的遇害说不定就永远不会为人知晓,我们现在大概也不太可能有这么完整的案情段落……”单坤如此说,众人纷纷点头。“这么说,闫家祥的‘失踪’案,算是破了?”叶晓霜在这时小心翼翼地一问,毕竟他们最初的目的就是闫家祥的失踪案。听到这话,单坤又沉默了,他明白同事的意思,失踪案是自己的重中之重。如今闫敏柔已经交代,案情真相大白,除了找不到尸骨,其他的似乎可以盖棺定论,毕竟,闫敏柔的说法是站得住脚的。只是在那个“真相”里,似乎有太多的巧合。并非这些巧合完全不可能,只是太多巧合聚在一起,难免会让人产生一种不真实的效果。好像是下意识的,他回头看向身旁的程宛,这才发现,在她的手机上竟是一款最近大火的益智游戏……“冒昧地问一下,那个闫敏柔她爸真的是被狗吃了?”沈方小心翼翼开口,毕竟不是本人的管辖范围,他也不确定,自己能不能打听。“这可是闫敏柔自己承认的。”叶晓霜说,“其实也说得过去,她爸家暴她、差点-强-奸她,冲动之下,造成无可挽回的局面,也是有可能的。而且,死无全尸,警方找了这么多年也没有下落,十有八九,这是真的。”沈方听罢,点点头,表示认可。“你们觉得这件事的可能性到底有多高?”单坤突然提出此问,目光扫了一眼面前的几个同事,“闫敏柔情急之下杀人,还说得过去,匆匆掩埋、逃离此地,回去睡了一觉,然后又跑回来处理尸体,之后偶遇一群流浪狗,刚好帮她毁了尸。你们觉得这些巧合重重,可能性多大?”叶晓霜、魏树面面相觑。沈方在这时候问了一句:“抛尸点在什么地方?”“也是一个堤坝,当初很有可能是一个在建工程……”“这就对了,这种地方通常是比较混乱的,而且因为一些问题,也会经常停工,也没人看着,是抛尸的最佳场所。我先前遇到过几个案子,都是在这样的地方,查起来非常费劲。现在还好,还有监控;换到十年前、二十年前,那就查吧,简直是无头苍蝇、找不着北。”沈方一拍大腿,这样说着。而后话锋一转:“不过就事论事,我觉得你们还是带着嫌疑人到犯罪现场转一圈,不是说还记得抛尸点吗,仔细找找,说不定会有收获。”一句话令单坤茅塞顿开,点头说道:“沈队长说得对,关键还是案发现场。这样,明天,哦不,后天,我们就带着闫敏柔去案发现场指认,还原现场。”说完,他看向沈方。沈方明白他的意思,锦市的案子也和闫敏柔有关,捅伤了李越闵,再怎么说也是个故意伤害罪,审问、定罪还需要时间。沈方明白,单坤是在照顾自己,心里充满了感激,轻轻地向他拱了拱手。众人在一起又商量了一下第二天的进程,而后就各自离开了,期间,程宛不发一语,只是在单坤起身时,她黑屏了手机,默默地跟在他身后。“明天你有什么打算?”并肩而行时,单坤提出此问。“我想陪着她。”程宛随口一说,好像是无足轻重。单坤停下了,回过身来,蹙眉看着她。说话时,程宛没有看他,眼前一暗,才发现对方停住了,急忙收紧了脚步,在距离他五公分的地t?方,勉强停了下来。暗道好险,幸亏自己反应快,没有撞到他身上,否则就溴大了。抬起头,对上他紧锁的眉头,里面是疑惑和不满,她理所当然地说:“是我先找到她的。”单坤无语,也无可反驳,这是事实。刚开始发现闫敏柔失踪了,单坤大为震惊,急忙调看路上的监控,确认了其乘坐的网约车,得知目的地是高铁站,便寻找查找可能的路线,经查找,闫敏柔购买了一张去往龙城的车票。单坤第一时间和龙城那边取得联系,并联系铁路部门,购买最快到达龙城高铁车票。在这个过程中,程宛提出了质疑,她告诉单坤,闫敏柔去的地方很有可能不是龙城,而是锦市。因为在她的手机上,有一张以程宛的名义购买的火车票,目的地就是锦市。熊大裕的生意做大之后,一家人就去了龙城,为了治病,罗小芳父女俩也随之前往,一个月前的绑架案也是发生在龙城。如果说,闫敏柔去往龙城,是为了祭奠好友,那她去锦市干什么?单坤之前查过闫敏柔的资料,这女孩从未离开过河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都市小说小说相关阅读More+

心情小雨(1v1  强制)

松随

明日坦途

岑白水

永无休止

达达利园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4 百香果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