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如提示您:看后求收藏(仇蚀 第36,仇蚀,思如,百香果小说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畅读/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你怎么回事,昨晚上一夜没回家,你爸都找到我们家了……”说话间,肖博录走近他,戛然而止。瞬间张大了嘴巴、瞪大了双眼,满脸惊恐的看着眼前的好哥们。这是怎么了?顺着他的目光,低头一看,冯凯也顿时脸色大变,灰色的运动服上斑斑点点、到处都是难看的褐色,微风一吹,鼻腔里瞬间弥漫着浓郁的血腥味,让人禁不住想要作呕…… 2021年10月【5】“程警官,我恨你。”看守所的会客室里,闫敏柔双目猩红,愤然地看着眼前的女人,青筋暴突,胸内仿佛是积攒了熊熊烈火,随时可能暴发……相比而言,程宛显得非常平静,静静地看着她,仿佛刚才的话于己无关:“作为警察,寻找真相、抓捕凶手,是我们的职责;你是如此,冯凯、肖博录也是如此。怪只怪你们当初选择了隐瞒和逃避;如果当初你们的选择是报警,我相信事情绝不可能到这么复杂的一步……”“你以为我不想吗?曾经的我无条件信任你们,包括妈妈;可你们呢,你们真正保护我们了吗……”坐在飞驰的列车上,脑海里一遍遍闪过闫敏柔歇斯底里的追问,当时,程宛没有回答,只能任她发泄,直到被狱警带走。现在的她,仍然没有答案。是啊,作为女人、作为警察,关键时刻,竟然无法保护自己的同胞、自己的姐妹,想来都觉得可笑,可现实的确是如此。在现实生活中,有多少遭受家暴、遭受背叛的女人选择忍让、选择原谅,不是他们心甘情愿如此,也不是因为所谓的爱;社会、家人、孩子、责任……现实生活中的一切都在强迫他们包容,他们总会说,日子长了就好了。所以他们就在这种无形的压力下,苟且地活着。大部分人确实是熬过来了、活下来了,可其中的血和累,除了他们自己,又有几个人能够真正的体会……宁秋叶是如此,康如锦或许也是如此。程宛有理由相信,宁秋叶当初的选择是万般无奈,尽管有些荒唐,可当时的她想来也是别无选择。虽然她后来也变成了破坏他人家庭的“小三”,可如果最开始有一个人可以真真正正地帮她,或许之后的每一桩惨案都不会发生。闫家祥不会死,闫敏柔可以上大学,或许熊萍萍也可以成为一个活泼开朗的女孩,罗小芳说不定也可以延续生命……一切的不幸,都是从那个残酷的夜晚开始了。罗小芳病逝,熊萍萍自杀,闫敏柔故意杀人,或许也不会有什么好结局。这让程宛忽然想到了一个词--殊途同归。一阵悦耳的歌声响起,是身旁单坤的手机铃声。程宛回头看了一眼,觉得无趣,又收回了目光……“……我知道了,你再劝劝他,人命关天的事,别逞能,也许只是个知情不报,别让他把事情弄复杂了……”单坤放下手机,深深地叹了口气,回头瞧了眼面向窗外的程宛,自言自语般的说道,“肖博录一口咬定,是他杀了闫家祥,然后独自一人掩埋了尸体,和冯凯、闫敏柔无关……”“原因?”程宛只是简简单单的两个字。“没什么特别的,和冯凯交代的一样,为了阻止闫家祥侵犯闫敏柔,失手杀人……”单坤停了一下,回头看着身旁的女人,“其实也可以理解,肖博录的父亲当年因公殉职,他家里就经常遭到打击报复,他那个时候个子矮小、身材瘦弱,打不过人家,多亏了冯凯……”说到这,他顿了顿:“其实不仅是肖博录,还有冯凯,他现在一口咬定,闫家祥是他砸死的,闫敏柔没有动手……”听到这话,程宛一愣,回头看他,微微蹙眉。“其实也可以理解,他和闫敏柔的关系,你也看到了……”“他俩知不知道当时闫敏柔为何会去河堤?”“不知道。他们问过,可都被闫敏柔打着哈哈、混过去了;直到现在,他们才知道真相。不过他们表示不后悔……”单坤说完,深深的看着身边的女人。对方眼里的深意,程宛明白,有点难为情,故意把头扭到一边,没话找话般地说道:“这事情还没结束吧?”“可以这么说,毕竟时间久远,很多证据已经不复存在,虽然发现了头骨,而且确认遭受过击打,但到底是谁,现在还不能确定;尤其是目前,三个人各执一词……肖博录的嫌疑倒是可以暂时排除,可闫敏柔和冯凯就……估计过几天,我还要再来一次,你也来吗?”程宛摇摇头,没有说话。来到河州的目的是为了熊萍萍,可熊萍萍在关键时刻选择了自杀……程宛心里忽然有了一种说不出的挫败感,她承认熊萍萍受了惊吓,却不认为她会精神失常。她觉得熊萍萍的自杀应该是在一种绝望的情绪下,无可奈何的选择。如果不是看不到希望,她不可能那样纵身一跃、结束所有。只是这种绝望自何而来,人走灯灭,没有人知道答案。熊萍萍的死,或许终究是一个谜。作为解谜人,程宛觉得自己很失败。“过两天,两家人聚在一起吃个饭吧。”突听此话,程宛又是一愣,回头,男子的眸子里带着深深的爱意,嘴角微微扬起,袒露着浓浓的温柔,使得她脸上一热,下意识地低下头,避开他的目光,强自镇定,淡淡的回了一句:“跟我说没用,关键是老爷子,如果他有时间,我没问题,反正是闲人一个……”语气里带着调侃的无奈。“没问题。”他笑了,很开心。程宛却懒得理他,扭过头去,看向窗外。这次回家,并非她的本意,而是老爷子的军令不得不回,否则就别叫他爸。其实程宛是无所谓的,老爸严于律己、宽以待人,做他t?的女儿,还不如做他手里的一个小兵。可她知道,自己无法抗命,否则以老头子雷厉风行的性格,过两天就会杀到自己面前,然后把自己重头骂到尾,最后像押解犯人一样,把自己押回家。那样一来,多没面子,还不如识时务者为俊杰,主动一点,说不定还可以少一顿责骂。想明白了这个道理,程宛就委托单坤帮忙买了一起回去的火车票。下了车,程宛拒绝了相送的诚意,独自一人拐到了旁边的长途车站,买了车票,独自一人坐上大巴车,晃晃悠悠地回家。若果坐单坤他们的顺风车,不到一个小时就可以到家,可坐长途车,却需要两个多小时。不是程宛有钱没处花,实在是她想再给自己两个小时的安稳时间,否则回过家里,老头子的唠唠叨叨,估计又没什么安生日子了。幸运的是,单坤好像明白自己的心思,也没有强求,只是一脸幸灾乐祸地看着她,气的程宛恨不得直接给他一巴掌。进了屋,先叫了一声“妈”,没有人答应,看来老太婆不在;还没来得及庆幸,就发现沙发上那个举着报纸、装模作样的身影,显然是守株待兔。看来是躲不过去了,在心里无声地叹了口气,随时把行李箱靠边放着,一pi股在他一旁的贵妃椅上坐了下来。“还知道回来啊?”老头子抬起眼皮,隔着镜片看了她一眼。“不是你让我回来的吗?”瞬间,老头子眼神凌厉,要杀人。程宛显然是已经习惯了,拿起桌子上的茶壶、茶杯,给自己倒茶,然后喝茶,慢条斯理,好像她回来的目的就是为了喝茶……“骂你几句就受不了了?如果连批评都接受不了,你还活着干什么,还当警察干什么……”老头子不由地抬高了声音。“这不是批评。”程宛直接并杯子敲在茶几上,“领导说我,我没意见;同事说我,我也没意见;某个人说我,我也可以忍……但现在,全网、全国、全世界都在骂我……”“还全世界?你以为你是谁,美国总统啊,人尽皆知……”代沟, 这就是代沟。面对着父亲这样的老古董,程宛表示深深的无语。在她看来,父亲根本无法理解现在网络上那些杀人不见血的恶意。就算是被活活的逼死,恐怕也一辈子找不到凶手。但这些,她并没有在父亲面前把话说出来,反正他也不懂。轻哼一声,扭过头去,程宛选择沉默,算是一种无声地抗争。“你别以为我什么都不懂,尽管我退二了,也只是顾问,但我并不是故步自封,如今的犯罪手段,我也会想办法了解。我知道,现在的网络暴力犯罪非常严重,甚至是出过人命。前几天厅里开会,还说过这个问题……因为现在这个时代,人人都是自媒体,网络上各种各样,信息量很大。他们有的人是实事求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4 百香果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