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如提示您:看后求收藏(仇蚀 第39,仇蚀,思如,百香果小说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畅读/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你确定?”“系统里没有。”似乎是不敢相信,单坤凑到电脑前,认真地看着上面的个人资料。的确,在这张身份证上,不仅是名字、出生年月,就连籍贯地址,也查不到结果。这一点,令单坤意识到问题的严重,不由地向程宛看了一眼,又立马吩咐道:“在网络通缉档案里找一找,看有没有符合条件的……”查档案需要时间,而单坤却显得很是急躁,在办公室里来回踱步,时不时地去电脑前看一眼。让她奇怪的是,平日里雷厉风行的程宛此时却是泰然自若。怎么回事,难道说她早就知道答案……程宛也急,只是比起单坤这个专案组组长,作为一个编外人员,她知道,再急也没用,四目相对时,她移开了目光,看着电脑上那个似曾相识的面容,脑海里再次浮现出 2021年11月【10】清晨的村道上寂静无声,偶尔听得见两声犬吠,却是只闻其声未见其犬。程宛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距离约定时间还有十分钟,自己还有时间。望着参差不齐的乡间小楼,感受着这难得一见的片刻宁静。她忍不住去想,如果真的有一天,自己被迫离开岗位,一个人住在这种地方,也是不错的。盖个两层小楼、包一块土地,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自给自足,没事的时候,写写小说,发表到网上,能赚到钱,那是最好不过;赚不到钱,也无所谓,自娱自乐。那样的日子,才是人世间最美丽的日子,远离一切的纷纷扰扰,打造只属于自己的一片天地。那样的日子……可遇不可求,起码对于现在的程宛来说,这只是个奢望。至于以后嘛……手机突然震了一下,手心里顿时酥酥麻麻的,没来由的竟有点舒服。她停下脚步,抬起手机,解锁,是那个手机号发过来的一条短信,看到短信的内容,她不禁微微蹙眉。随即又将手机放下,接着往前走去……村子里果然是宁静的,家家户户大门紧锁,有的门口还长出来了一尺多高的杂草,好像是在告诉路人,主人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回来了。偶尔有人在家的,也不过是白发苍苍的老人,他们站在家门口,翘首以盼,等待着自己的孩子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一家团聚。然而这样的惊喜在这个不年不节的日子里,显然是一个永远不可能实现的美梦……有几个老人看到了自己,眉头皱起,眼睛里流露出一丝疑惑。显然他们不明白,作为一个外人,自己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山沟……程宛笑了笑,摆摆手,和他们打个招呼。在他们讶然的目光中,她视而不见,只是向着自己的目标……十分钟后,她站在了一栋白色的小洋楼门前。小洋楼总共三层,看上去很新,粉红色的外墙给人一种莫名的活泼气势,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主人对于生活的热爱,和对于未来的美好向往。然而作为一个知情者,对于这幢房子,程宛忽然有了一种莫名的感慨,心里五味陈杂,哀叹一声,轻轻地推开了厚重的半开的客人……很显然,主人是让自己进去的。正前方的房门也是半开着,好像是在召唤着自己……程宛在门口停了停脚步,深呼吸,随即走到别墅门口,轻轻地推开了门……“袁梅,我来了,你在哪儿?”她开门见山地问着,暗暗地做好了准备。没有人回答,客厅里没有人。她一边重复着这句话,一边四处寻觅。一楼除了客厅,还有厨房和三间卧室,各个空空如也,一个人也没有。可见,他们应该是在二楼。侧耳倾听,二楼的确是有声音,而且是非常嘈杂,好像是信号不好的电视机,呲呲啦啦,让人判断不出究竟是什么。二楼总共是四个房间,都是向阳的,房间不大,但也可以放下一张双人床。程宛注意到,有两个房间已经是这样的布置了,只不过还没有铺就床单、床罩,但一米八的双人床、两米的大立柜、带镜子的梳妆台,已经布置的妥妥当当,似乎随时都可以入驻t?其中。只不过,在这四个房间里,仍然是空无一人。怎么回事,难道是自己判断有误?目前的一无所获,令她禁不住开始怀疑自己。于是乎,她拿出手机,开始和对方联系:“你在哪儿?”“我在你身后。”吃了一惊,本能地回头去看,却发现空空如也。就在这时,她感觉到身旁有了异动,来不及回头,只是本能地把头一偏,结果还是晚了一步,对方手里沉重的木棒已经狠狠地砸在了自己的脑门上。头晕目眩,只想睡觉。在昏迷之前,她看到了那种熟悉的面庞--袁梅。她在对她笑。悠悠转醒,又是一阵呲呲啦啦的声音,程宛费力地睁开眼,很快定格在了声音的来源,正前方的一台手机,架在手机架上,看了半天,她突然意识到,这是在直播。也太大胆了,绑架直播?那个女人真的是疯了。见此情景,程宛第一反应就是把手机关了。可问题是,自己手脚被缚,对方显然是练习过了,打了一个复杂的活结,越用力越紧……就在她急的满头大汗之时,耳边传来杂乱的脚步声,看起来是好多人。难道她还有帮手?正想着,就见一人跌跌撞撞地扑了过来,直接扑到地上,脸朝下,看不清她的容貌。只是从对方满头华发的外表上看,程宛确定了一个人……“李香琴,李香琴……”

轻轻地喊了几声,对方似乎有了反应,缓缓地抬起头,向前方那人看去,不知看没看清,只是蠕动着嘴唇,而后头一低,又栽倒了。程宛又喊了几声,没反应,确定是晕过去了,确切地说是饿晕了。紧接着又是一个人扑到了地上。这一回,是一个孩子,可是这个孩子和李香琴一样,趴在地上,就没了声响。和李香琴在一起,不用说,肯定是熊大裕的独生子、雄金金。不多时,雄金金的妈妈岳兰女士也被人从门口推了进来。相比而言,除了有些衣衫不整的狼狈,整个人的精神状态还算是稳定。她似乎没发现程宛,只是 2021年10月【11】“居然还搞直播,不嫌丢人啊?”叶晓霜冷笑着,走过去,关闭了正在直播的手机。“一个厚颜无耻的小三,为了家产、给继女服用非法的精神药物、逼得可怜的女孩跳楼自杀、自己却置身事外、逃之夭夭。这样的人该不该受到惩罚、该不该遭到报应?你们警察先是为了一个富二代、一枪打死走投无路的农民工,后又不分青红皂白、袒护逍遥法外的恶毒小三。所谓的公信、所谓的天理,何在?”袁梅说到此处,声色俱厉,歇斯底里。叶晓霜此时倒是为难了,不知该说什么,只是本能地看向单坤。单坤的目光只是落在刚从地上爬起的程宛身上,见她虽有些狼狈,但精神状态不错,四目相对,彼此点点头。收回目光,再次看向对面的袁梅:“关于熊萍萍的自杀案,警方自然会调查清楚,给大众一个交代……”“我没有杀人……”岳兰在这时候迫不及待地分辩着。“你敢不敢用你儿子的死活发誓,我刚才说的都是假的,你什么也没做过……”“我……”岳兰犹豫了,环视一圈,见周围都是警察,袁梅也已经被控制住了,自以为胜利在望,反而不怕了。顿时理直气壮地说,“我是清白的,我什么也没做过,我没有害过人……”“这可是你说的……”袁梅冷笑,突然抬起头看着窗外,喊了一声,“熊萍萍……”众人一惊,纷纷抬头,向窗外看去,却不想,这是调虎离山。趁着这个机会,袁梅一脚踢开左边的警察,同时咬住右边警察的胳膊,逼得二人缩了手。随后她抓起地上的男孩,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退至墙角。“你要干什么,快把孩子放下。”一切发生在电光石火之间,甚至于单坤都来不及反应。这时,他本能地掏出腰间的手枪,对准了袁梅。“来啊,打死我啊。我知道,你们中间有一个神枪手,为了解救富二代,可以把人一枪毙命,来啊,我等着呢。”说完,她扬扬眉,挑衅般地看着警方。这时所有人的目光都不自觉地看向程宛。拒绝了单坤的维护,程宛上前一步,面对着这个疯狂的女人。“来啊,开枪啊,给你们十秒钟时间,如果你不开枪,我马上就杀了他。来啊。”说着话,她用手里的匕首抵住孩子的咽喉,微微用力。那孩子只不过是身体微震,却没有任何动作,耷拉着脑袋,整个人陷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4 百香果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