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也不吃香菜提示您:看后求收藏(19 学生知错,《你是我迟来的光》(sp),咸鱼也不吃香菜,百香果小说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畅读/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钥匙转动,沈确缓缓地打开周应淮宿舍的门。

发现凌煜果然在床上躺着,他的头发乱糟糟的,脸色潮红,额头已经被汗水浸湿,盖着被子,身体还有些发抖。

他走近了些,摸了摸凌煜的额头,发现凌煜的头果然很烫。

“阿煜,起来,先把药吃了”

半梦半醒之间凌煜突然听到有人叫自己,这个声音温柔而又亲切,好熟悉的声音啊

“阿煜,醒醒起来先吃药”

迷迷糊糊间凌煜终于想起了这个声音是谁了,这是老师的声音!

他艰难地睁开眼睛,上下眼皮非常沉重,头也晕乎乎的。

“老师是你吗老师”

沈确点了点头,“是我。”

他起身接了一杯水,把药给凌煜递过去,眼神中泛起心疼,“先把退烧药吃了再睡。”

凌煜挣扎着坐起来

退烧药?刚刚师兄不是已经喂自己吃过了吗?

怎么又吃一遍?

他盯着沈确的眼眼睛有些发懵,但是好在那烧得晕乎乎的脑子突然有了一瞬间的清明

师兄说他开完组会回来看自己,但现在来的却是老师,那

看来是师兄在帮自己!

师兄给自己创造的机会他一定得把握住啊

想到这里,凌煜接过沈确手中的退烧药,毫不犹豫地咽了下去。

“先睡觉,一会儿睡醒量一下体温,如果还是发烧的话我再带你去趟医务室。”

沈确贴心地给他掖了掖被子,话语轻柔。

凌煜眼泪一下子下来了,老师好久都没有这么温柔地照顾过自己了。

他也好久都没有听过老师喊他阿煜了,也好久没听到老师如此轻柔关心的跟自己说话了

泪水顺着脸颊留下,滴落在了沈确的手背上,眼泪灼热滚烫,沈确心底突然泛起阵阵的心疼。

这两年,他不在凌煜身边,凌煜生病的时候是谁来照顾他呢?

他的父母是不能指望的,这孩子不会跟以前一样,每次生病就这么自己硬熬过来吧?

沈确看着凌煜苍白中泛着潮红的脸,一种说不出来的心疼,在他的心底肆虐。

他抬起手,轻轻地擦拭掉他脸上的泪痕

凌煜本来就不怎么清醒,此时他抱着沈确的胳膊,“老师我还能叫您老师吗?”

沈确看向凌煜,凌煜脸因为发烧的缘故看起来红扑扑的,一双迷离的眼睛中带着希冀望向他,声音有些许的沙哑,还带着轻微的鼻音,任谁都很难在这个时候对他无情地说出一个“不”字

“可以。”沈确点了点头,声音柔和细腻。

“太好了,我终于可以喊您老师啦”凌煜的眼睛里带着水雾,一只手拽着沈确的袖子不肯撒手。

沈确的手抚上了他的头,“乖,先睡觉。”

“老师”

“嗯?”

这简简单单的一声回答瞬间又让凌煜湿了眼眶,这一声老师,以及这一句回应,他等了两年

“老师您知不知道这些年我有多么想您,我一直想见到您”

“我想亲自跟您说对不起”

“对不起,当初的事情是我伤透了您的心,是我不懂事,我不该那么做,老师我这些年好后悔,您能原谅我吗?”

沈确看了看凌煜,再次抬手为他拭去泪水,冰冷的泪水此时却像是化作了岩浆,灼得他全身发疼。

其实他这些年何尝真的怪过凌煜

凌煜走后他一直在反思自己,是不是自己对凌煜太严格了,对他的管束太多了,才导致他这样。

别人都觉得凌煜是个不学无术的小混混,逃课、抽烟、喝酒、打架,觉得他是个烂泥扶不上墙的坏孩子

可是沈确却觉得凌煜并没有大家认为的那样坏。

他们俩第一次见面,凌煜周围围着一堆小弟,一个个凶神恶煞地拿着棍子,仿佛刚刚干架回来,而他们正在逃课带领大家干架的老大,正蹲在地上救助一只刚刚受伤的流浪猫。

这场景怎么看怎么滑稽

正是因为他们俩第一次见面时那样一个场景,所以沈确从来没觉得凌煜是一个坏孩子,虽然同学们都害怕凌煜,凌煜对大家也很冷漠,可只有他始终固执地认为他的底色是善良的。

凌煜只是没有学会怎么去爱人而已

沈确的声音有些干涩,“我其实从来没有怪过你”

凌煜的意识有些模糊,可是听到这句话他的眼神却亮了起来,“老师,您说的是真的吗?”

老师竟然从来没有怪过他吗?

他看着沈确,鼻子一酸,内心深处的情感在悄然涌动,最终化作一抹湿润的亮光。

小时候他经常被欺负,曾经有个人告诉他只有自己足够强大,才不会被别人欺负。

所以他努力让自己变得强大起来,也让自己变得冷漠起来

在遇到沈确之前,没有人愿意真正靠近他,不管是在学校还是在社会上,哪个人不怕他?

可是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不管是谁,不管那些人喜不喜欢他,见了他都得恭恭敬敬地喊上一声“煜哥”,这就够了

可直到遇到沈确,他才知道人生原来还有另一种活法。

比起之前,他好像更喜欢自己遇到老师之后的样子

看着沈确点头,凌煜的眼眶微微泛红,他抱着沈确的胳膊,“老师不要走,老师陪陪我好不好”

“好,我不走。”

凌煜脸色还是潮红,“老师,您知道我在京大看见您的时候我有多开心吗?”

“我以为我看错了,我也以为我这辈子都不会再看到您了”

"可是当我看到您站在我面前为我说话,您向以前一样站到我面前为我撑腰,您说我是您的学生,您无条件信任我的时候,老师您知道我有多高兴吗?"

沈确怔怔地盯着他,一双眼睛深沉无比,流露出难以名状的复杂之色,这些话凌煜以前从未跟他说过

“我好怕那是一个梦,梦醒了就什么也没了。”

“还好,那不是梦,我真的遇见您了老师”

沈确有些动容,他很自然地摸了摸凌煜的头,像之前一样,“这两年,辛苦了吧,”

凌煜摇了摇头,“不辛苦。”

凌煜挣扎着从床上下来,连鞋子都没穿。

沈确蹙了蹙眉,“你干什么?快上去躺着。”

凌煜却踉踉跄跄地跪在了沈确脚下,虽然发着高烧,可他却努力让自己跪得笔直。

“老师,对不起,学生知道错了”

他的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盯着沈确,眼角泛红,祈求般地望着他,“老师,我可以重回师门吗?”

他努力地跪在沈确面前,落在身侧的手紧握,指节有些发白,话语中带着小心翼翼,像是害怕被拒绝。

沈确闭了闭眼,喉结轻轻滚动,离开他的两年时间,由倒数第一,到考到全国排名第一的京大,凌煜说得轻描淡写,他说不辛苦

怎么可能不辛苦,这两年他要付出多少的努力此刻才能考来京大,就因为自己曾经跟他提过一句自己的母校是京大,凌煜就拼了命地考来这里

他看着跪在地上的凌煜,敛了身上的桀骜,之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也不见了,头发软软地垂下来,看起来竟然多了几分乖巧。

凌煜看起来比之前成熟稳重了不少

这两年他究竟经历了什么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校园小说小说相关阅读More+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4 百香果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