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雉鸠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第二十八章 油尽灯枯,替身,青雉鸠,百香果小说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畅读/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似乎从那一晚开始,夜魅的态度就开始转变了,辰风也相对自由了点,夜魅没再将辰风束在身边,反而允许他出门找人玩。

这天在伺候好夜魅用完早饭之后,辰风起身跟夜魅说了一声就出去了。

“辰风,这里。”出了门就看见熙宸在招手,辰风小跑着上前,“怎么来这么早,乐乐有时间吗?”

熙宸笑容一顿,苦涩地道:“有,我们快点吧。”

辰风没有多想,他以为熙宸今天有事所以不能在外面多待,一路跟随着熙宸来到医院的时候,他也没多想,觉得大概乐乐没空,只能抽时间与他们说几句话。

来到一间病房门口时,熙宸突然对着辰风道:“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辰风不明所以,推开房门,干净明亮的房间里睡着一个皮肤白皙的少年,阳光洒在少年的脸上,带着一丝红晕,听进动静少年缓缓睁开双眼,虚弱地道:“你们来了。”脸色惨白,就连声音也小的可怜。

辰风惊在原地,他不明白为什么好好的一个人,这么快就要消失了。

“进来啊,自己找椅子坐,咳!咳!”话没说两句,就开始剧烈地咳嗽起来,苍白的脸上瞬间就浮现出不健康的红晕。

辰风无声地走到他的床边,握住他冰冷的手问道:“你怎么了。”

乐乐凄惨地笑了,眼神中似乎带着解脱:“快不行了,长年累月的试药,都把身子给败坏了。”

“你不是说,易先生现在对你很好,已经不让你试药了吗?怎么会……”辰风颤抖着声音问道。

乐乐的眼神中带着一丝回忆,“你忘了我是药奴出身的嘛,就算主人及时止损,早期的药物侵蚀也早已把身体给败坏了,根子坏了,什么都来不及了。”

“你别哭啊,我是没想到还能再见你,看你现在这样,应该跟夜主人磨合好了吧。”乐乐抬手帮着辰风擦去眼角的泪水。

“你别犟了,好好跟夜主人过日子,以后没我在你身边劝你,你可一定要好好的。”

“为什么啊?”辰风有些失态地吼了一句,他颤抖着声音道:“我……我去求主人好不好,让他说服易先生带你去外面看,这家看不好总有一家能看好你的。”

熙宸一把拦住失去理智的辰风,“你清醒一点,你这样去找夜先生是想要害死自己吗?你以为你这样能帮的了谁,你这样只会让乐乐走的不安心。”

辰风眼睛怔怔地看着床上的乐乐,眼睛里带满了恐惧与绝望。

“你过来,难得我今天有精神,陪我说说话吧,主人的医术是全国数一数二的存在,连他都束手无策,就别费那个心思了,其实这对我来说未必不是个解脱。”

他看着周身的环境语气淡淡地道:“其实我要比绝大数药奴要幸运,药奴的最终使命就是试药,在发现身体破败没有试药能力的时候就会被舍弃,你知道被舍弃的药奴最终归宿吗?”

看见辰风摇了摇头,乐乐继续道:“会被扔进一个暗无天日的小房子里,慢慢等待死亡,或者会被送进俱乐部,榨干净最后一点价值,像我这样躺在干净整洁的病床上,安静地等待着死亡的降临,传出去不知道会让多少药奴羡慕。”

看着辰风还是缓解不过来,乐乐轻声对熙宸道:“等从这离开,你带他缓解一下情绪吧,这样子回去怕是又要惹夜主人心烦了。”

熙宸忍着眼眶里的酸涩笑道:“你还是这么操心,先管好自己吧。”

看着好友一个个眼睛含泪,乐乐感慨道:“能在这短暂的一生遇见你们,真好。”

“你休息吧,下次我再来看你。”辰风僵硬地说完就离开了,没敢再看乐乐的眼睛,照乐乐现在这油尽灯枯的模样,下一次还能见上面吗?

“你快去吧,劝着点,别让他冲撞了主子们。”乐乐看着辰风离去,对着熙宸喊道。

熙宸起身离开,走到门口低低说了句:“保重。”

看着两人离去,乐乐的心气就松懈了下来,他无力的躺在床上,双手紧紧抓着床单,牙关紧闭,额上冒出森森冷汗,全身像是被货车碾压一般,四肢百骸透出一股让人难以忍受的痛意。

“辰风,你要去哪。”熙宸追上辰风,看见他通红的双眼,沉默不语。

“你什么时候知道乐乐快不行了。”

“昨天,要不是你要我问乐乐有没有空,大概我们连他最后一面都见不到。”

辰风猛然用力一拳捶在墙壁上,关节处冒出点点血丝。

“你疯了,奴隶不能伤害自己的身体你不知道,日子才让你刚刚好过一点,你又要去挑战夜先生的权威吗?”熙宸猛然拉住辰风的手,看见上面的伤口怒吼道。

“你来这都这么久了,你怎么还这么天真,上回若黎的离开你已经吃过一次亏了,怎么这次还不涨记性,你自己看看,看看你这伤,回去你要怎么去糊弄夜先生。”熙宸将辰风的手举到他的眼前怒吼道。

“你他妈的倒是说话啊,哑巴了,你以为就你自己难受,我告诉你辰风,乐乐这结局是他的也是我们的,你要是接受不了,趁早滚蛋,我可不想我死了以后良心不安。”

“为什么啊,这到底是为什么啊?”辰风双眼含泪,痛苦地嘶吼着,看着辰风越来越不稳定的情绪,熙宸将他拖进了医院的花园里,找了一个偏僻无人的地方待着。

“哭吧,哭出来了就好受多了。”熙宸坐在花园的石凳上静静地看着辰风,只是他的身体也忍不住颤抖起来,他若是没有遇见韩浩,恐怕早就死在上一次的刑罚中了,奴隶的命怎么就这么不值钱呢。

辰风抽抽嗒嗒地道:“我每一次跟夜魅做对的时候,都是他来安慰我,若黎走了后,我的情绪直接绷了,也是他过来告诉我,人活着比什么都重要,是他一遍又一遍地劝我乖顺,可是他现在怎么突然就不行了,明明我已经可以求夜魅让我出来了,明明他已经可以不用做那该死的药奴了,为什么一切都在朝好的方向发展,总会有意外发生,上一次和若黎逃离孤儿院是,这次也是,我到底做错什么了,啊,熙宸你告诉我,我到底做错什么了,老天爷才这么惩罚我,不愿让我身边留下一个全心全意对我好的人,你告诉我好不好,我改,我全改。”辰风摇着熙宸的肩膀,眼睛通红地看着他。

“辰风,你冷静点,乐乐的这样的结局已经很好了,生老病死,逃不掉的。”

“你放屁,他不是遵守自然法规,他是被人活生生害死的啊,他才23啊,他的生命才刚刚开出花啊。”辰风坐在地上背靠着石桌,一只手捂着心脏的位置喃喃自语道:“熙宸,我这里好痛。”

熙宸语带哽咽地道:“你先起来,我知道你好痛,你起来好不好。”熙宸拉着辰风一不小心跌倒在地,突然起来的摔倒让熙宸的情绪一下子崩溃,多年以来的好友,从前只能偷偷摸摸地见面,从得知他被选上药奴开始,他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可没想到这一天来的这么快,若是早知道,早知道又有什么用呢,他能改变什么吗,什么也改变不了。

也不知道哭了多久,等情绪慢慢稳定的两人平静下来,太阳早已经高高挂起,阳光烈的很,晒在人身上都疼,“起来吧,找个地方洗把脸,回去吧,时间不早了,你那手上的伤要不就说我们起了争执,不小心磕的。”熙宸哑着嗓子道。

“不用了,左右逃不过一顿打,就我这样再怎么收拾他也能看的出来,就不要画蛇添足了。”辰风同样也哑着嗓子说。

回去的路上,两人一直沉默不语,快要分别时辰风才道:“如果,我是说如果明天夜魅还让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校园小说小说相关阅读More+

热腾腾的泡面

垃圾桶里的泡面盒

引诱(双性)

BIG_PANGpang

炉生香

普兰比

盈满则亏

春夏秋冬梦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4 百香果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