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丝海棠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四、道侣/怨侣/见家长(不是),大师兄以身祭阵后,垂丝海棠,百香果小说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畅读/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楚若空其实并没有具体的下一步的打算。

宗门已经发来好几个询问的传信了,都在问他在哪儿,是否安全,为何还不回去。

他只报了平安,其余都没说。

在别人眼中,他对段闻先做的事应该也很过分,但他无法解释,也不知道该把段闻先带去哪里。他时刻关注着段闻先的身体情况,害怕段闻先突然又变成尸傀师,或者得到其他的修炼方法,再次拥有伤害他人的能力。

难以控制的野兽在打断双腿后,就应该永远被关在笼子里,不是吗?不管是他出去伤害别人,还是被别人伤害,都是不公平的事情。所以他必须守在段闻先身边,完全控制住他。

【你不觉得你现在的想法有点……奇怪吗?】冬凌一言难尽。

楚若空问它:“你也觉得我很变态?”

【这倒也不是变不变态的问题,】冬凌长叹一口气,【我们让你回来是想让你爽一爽的,结果你怎么又把自己跟段闻先绑在一块了?你这样真的开心吗?】

“……我不知道要怎么才能开心。我只知道如果就这么放过他,我不放心。”

【那就杀了他?】

“不行,我说过不会杀他的。”

说着说着,楚若空又有点低落:“我是不是真的很差劲,什么都做不好。”

【……也不是什么大事,算了,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反正余灯肯定会理解你的。】

“真的吗?”

【真的。】

小楚这么单纯善良的人,难道还能干出什么坏事?

小楚的确没有干坏事,但他不如去干坏事呢。

段闻先养好伤除了丹田后,楚若空就强行把他带回了宗门。面对定海宗各位长辈小辈的盘问,他说:“这是我的道侣。”

众人目瞪口呆。楚若空身后的段闻先被这句话惊得丹田抽痛,差点吐出血来。

楚若空毫不在意。他甚至还若无其事地跟人聊了起来。

“还没有结契。”“如果师尊同意,那什么时候结契都可以。”“对,他不是修士……没关系,我会保护好他的。”“嗯,他身体不太好……谢谢师姐,我会带他去看看的。”

“修为?”终于有人问到了他骤然提升的修为,楚若空当然不能说实话,“我也不清楚,我去了一趟噬月宗,突然就涨了一些。或许多实战就能增进修为吧。”

段闻先知道他在说谎,从一张口就是谎言。他没有拆穿对方,毕竟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但楚若空这一早上着实又打破了他心里的印象,他原本以为楚若空应该是个不喜欢也不擅长撒谎的人。

楚若空以前确实不喜欢说谎,但当他说出段闻先是自己道侣的时候,就发现说谎是一个能够减少麻烦的好方法。

或许是得知了楚若空带道侣回宗门的消息,他师尊竟然也很快赶来了。对方同样是个天赋一般的修士,性格也十分平和,对于楚若空的谎言,他即使看出了疑点也没有拆穿,只是问:“你真的想和他结契?”

这个问题,刚刚冬凌也在识海里问过他。

面对冬凌这个知情人,楚若空诚实地回答了它:“我以前是真的想跟他做道侣的。”只是很快,他就意识到,段闻先这个人根本不懂感情。他只把楚若空当作自己的所有物,当作宠物,他根本不在乎楚若空的想法。

“不过我以前从来没有跟他说过。”说了也是自讨没趣,自取其辱。

“但他现在终于会听话了,”虽然是被迫的,或者说是被迫的才更好,楚若空说,“那我就满足一下以前的愿望。”

楚若空是真的喜欢段闻先曾经装出来的样子。他的长相本来就斯文清秀,让人容易生出好感,加上他虽然并非出身富贵之家、但仍旧温文尔雅的举止,非常容易获得其他人的信任。

不过现在楚若空把段闻先弄得很崩溃,对方连装装样子都不愿意。

冬凌:好了,这下可以确认小楚是真的黑化了。

但对于不知情的师尊,楚若空只能说一半留一半:“师尊,真的。我答应过会永远陪着他,应该没有比结契还要可靠的办法了。”

“可你们才认识了多久?”师尊看着站在小徒弟身边的年轻人,对方没有丝毫灵力,看起来甚至还非常虚弱,“你才十五岁,怎么能结契?真是胡闹,明日我就将你父母请来。”

十五岁?!

段闻先诧异地看了楚若空一眼。他一直以为楚若空只是长相显小,根本没料到对方是真的年纪小……竟然还这么小!

但他确定楚若空现在绝对不是十五岁应有的心境和修为,也不会是夺舍,因为每个宗门的护山大阵都能分辨出被夺舍的弟子。

楚若空这才想起来自己现在的身体还很小。

一听到师尊要告家长他就慌了:“师尊,不要告诉我爹娘,我……我会自己跟他们说的。”

他竟然这么怕父母,段闻先想,这样看起来又像个小孩了。

楚若空的师尊勉强同意了不告家长,但在他想让两个人避嫌分开住的时候,楚若空说什么也不肯让段闻先单独住,于是师尊气得拂袖而去。

身体虚弱的段闻先早就累了,天还没黑就脸色苍白地靠在了床边。他看着平静在房间另一边打坐的楚若空,还是忍不住问:“你到底要干什么?”

楚若空睁开眼睛:“你是指什么?”

“你才十五岁?”

“不是,”楚若空说,“再过三个月就十六了。”

段闻先知道了他不想说这个,又换了个问题:“你为什么要说我是你的道侣?”与其说是道侣,不如说是仇人才对。

“我不是说了吗,我要跟你结契。”他把结契说得像吃饭喝水一样平静。

段闻先心里的疑惑多得让他冒火:“为什么?你不是非常恨我吗?”

楚若空不怎么在意地瞟了他一样。

“——我会永远守在你身边保护你,”楚若空说,“这是我的承诺,我又不像你,我不会说话不算话。”

又被刺了一下的段闻先闭上了眼睛。

却听楚若空问:“你不愿意吗?”

在他丹田被废之前也许会乐意,但现在他又不是疯了,谁会愿意与仇人结契。

段闻先睁开眼睛,眼神像要杀人:“不愿意。”

楚若空却笑了:“那就好,你要是愿意,那我就不愿意了。”

他在以段闻先的痛苦为乐。

这让段闻先感到很不愉快的一天终于结束了。不如说,他从来都没有愉快过。

段闻先反思了一下为什么自己这么倒霉,无果。最后觉得不应该试图去理解疯子,等他重新有能力的时候杀了对方就行。

没过几天,楚若空的父母就来了定海宗。大概是师尊被他气得狠了,决定还是要叫家长来管管这个突然不听话的小徒弟。

母亲柳妙的问题就仔细了很多,比如他跟段闻先是什么时候认识的,又是在哪儿认识的,是怎么有的感情,为何这就打算结契了。

楚若空隐瞒了有关未来的事,老实交代了其他的问题,听得柳妙又惊又怒:“你师尊说你胡闹,我还以为只是小事。你怎么能做这样的事?段道友何其无辜,你怎么能这么对他?”

“娘,他是尸傀师,”楚若空有些无力,但仍旧坚持,“如果我不这样做,他以后会害死很多人。”甚至包括你们。

“未来的事怎么说得准?更何况你已经废去了他的修为,为何非要把他困在身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校园小说小说相关阅读More+

完全控制

vivian

【milklove】差等生(纯百)

气氛为负

一梦到江州

橙雨昭昭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4 百香果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