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都在爆炒小美人提示您:看后求收藏(06同居:喝醉后弟弟被被爆炒睡J,弟弟?不存在的,那是老婆,每天都在爆炒小美人,百香果小说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畅读/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后穴初经人事,虽然经过一天的修养,但还是红肿不堪,严松云缓缓地将沾满药膏的指节挤进狭窄的肠道,肠肉包裹着手指蠕动排斥着入侵者,内里滚烫的热度让严松云感觉头脑发昏,抽插的速度不禁越来越快狠狠地草过肠壁上那块敏感的凸起。

被一根手指插着起了感觉,姜楚既羞耻又愤恨,敏感点被狠狠碾过,他不由得软了身子将头埋进严松云的脖间,喘息着泄愤似的咬住了男人的脖颈。

在感觉到后穴越来越肿胀后,姜楚呜咽着尽力咽下破碎的娇喘,“啊,啊……唔哈,拿,拿出去!”

“别乱动,二哥亲自给小楚涂药呢,不好好涂药,后面是会坏掉的。”严松抽出已经增加到三根的手指,挖了一大坨药膏后猛的插入到经过一番开拓,湿软的后穴。另一只手也不闲着随着抽插的律动,一下一下轻轻的扇着那手感很好的屁股,感受着臀肉在手下轻轻的颤动。

每扇一下,后穴都会下意识的缩紧一分。

“小楚是个好孩子,所以要乖乖听二哥话。”

“要不然二哥就把你锁在床上天天肏,肏的小楚身上都是我的精液,看到我就合不拢腿。”

“混,混蛋哈……嗯啊~”姜楚听不得他仰慕已久的二哥说浑话,他后面因为肿的厉害,酸痛无比。更何况前面还有一个粗长的火棍顶着,狠狠地隔着一层薄薄的睡衣操过他平坦的小腹,此刻姜楚只想从变得恐怖无比的二哥腿上离开。

这场指奸持续到姜楚射精结束。

被严松云摆在床上的姜楚只有困倦,一下午的休息好的元气仿佛在这场单方面的侵犯中消灭殆尽,感受着后穴的肿胀和药膏带来的清凉,他乖乖地让严松云喂了半杯水后听着浴室中传来的水声慢慢入睡。

洗漱完毕的男人浑身上下带着水汽,动作轻柔的给躺在床上的姜楚擦拭着身体,被剥光后玉白的身体直愣愣的横在男人眼前,不争气的下身又缓缓有了露头的趋势。

“好好睡觉,今天就放你一马。”严松云捏了捏姜楚胸前那对小小的奶子,光滑细腻的手感让他不忍释手。给人穿好衣服后怕克制不住半夜强上了姜楚的严松云默默关上了房门,住到了隔壁书房,决定通宵处理公务。

一连三天姜楚都躲着严松云走,文件也不送,整天都躲着自己的工位上工作和摸鱼,回到家后草草吃过饭就把自己关进房间,坚决不让严松云再碰自己一下。

都说开荤的男人最可怕,他的屁股到现在还隐隐约约的作痛,提醒他自己根本吃不下那么粗长的丑东西。

“啊……”为了不跟严松云坐一辆车回家,姜楚待在洗手间默默的等待对方下班。

小乔搭上姜楚的肩膀,疑惑道:“咦?小姜你怎么没跟老板一起走?”

姜楚支支吾吾地想不出来一个合适的理由,最后垂下头摆弄着自己的手指道:“不想。”

“哦……对了,聚会联谊来不来,咱们部门跟宣传部的,有很多美女的嗷。”小乔帅帅手指上的水珠,摆了个帅气的pose:“今天晚上爷要一战成名,成家在望!”

“好哦,不过我要先给我家里说一声,不煮我的饭了。”姜楚蔫头耷脑地掏出手机给严松云发消息,总之现在去哪里都好,就是不让他面对谁是都可能发情的二哥就好。

谁然自己也不讨厌,就是身体根本吃不消!

本来以为会是大家在很正式的场合一起吃饭,但没想到姜楚第一次来酒吧竟然献给了公司联谊。

大大的包间里,两人刚进门小乔就跟花蝴蝶似的飞走了,独留姜楚一个人尴尬的坐在门口边的椅子上。

一男一女在上面唱歌,昏暗的灯光分辨不清身边人的面孔。

他喝不惯酒,总觉得所有酒都是苦涩辛辣的,所以在接过浪了一圈回来递给他一杯酒的时候,姜楚是抱着难喝到吐的决心轻抿了一口。

酸酸甜甜的味道一下就吸引住了姜楚。

屋子里吵,说话只能扯着嗓子,小乔见这人面露惊喜便知道这个小少爷没喝过酒:“这是鸡尾酒,好喝吧!”

“好喝,等下我还能再喝几杯吗?”姜楚不习惯大声的说话,端着酒杯有些扭捏。

小乔冲他比了个ok的手势后接过麦克风,准备一展歌喉。

姜楚只是默默的坐在那里喝着酒放空自己,有时候听他们五音不全的嘶吼。

所有聚会后半场似乎都逃脱不掉各种纸牌游戏,这时候姜楚端着酒杯靠在沙发背椅上,脑袋迷迷糊糊的,努力的睁了睁眼,还是看不清眼前人是谁。

“姜楚,一起玩国王游戏吗?要不然我陪你喝两杯。”

眼前男人高大的身影笼罩下来,刺鼻的香水味冲着姜楚的神经,他晃了晃脑袋努力清醒过来,就被眼前胡子拉碴的男人的大脸吓了一跳。

想要挣脱男人的禁锢,却发现身体软绵绵的使不上劲,于是只好开口对这男人臭骂。

“混蛋,滚开啊……你放开我,你知道我是谁吗!你要是敢动我就死定了……严,严松云绝对不会放过你。”

不痛不痒的攻击,让压在他身上的男人更加放肆,一双手开始在姜楚身上游走,男人摸了摸自己的脸,开口:“小姜总,等生米煮成熟饭说什么都晚了,听说你们豪门家教都很严,你说到时候我不娶你,还有谁会嫁你个被男人肏过的烂货破鞋?”

房间中吵闹无比,竟然无人注意到门口边的动静。

被男人即将亲上的一瞬间,姜楚心都要死了。

“我草你个臭傻逼!”小乔跳起来一脚将人从姜楚身上踹了下来,“屁股跟脑子长反的玩意儿,小姜是你个二婚家暴男能碰的人吗!”

他知道姜楚好面子,也不准备让所有人知道,目光撇向桌上的啤酒瓶,拎到手后趁傻逼还没反应过来,将姜楚从沙发上扶起来送出包间,自己守在门口,举起啤酒瓶冲着还想追出去的傻逼男一个爆头。

天旋地转,腿软的走不动路,姜楚扶着墙壁尽量远离同事们所在的包间,卫生间里很是安静,能隐约听到音乐的声音。

最近几天姜楚都在躲着他,但是严松云不着急,凡事讲究个循循渐进,万一真把人逼急了跑到什么找不到的地方,他肯定会后悔一辈子的。

做爱时囚禁什么的口嗨怎么能当真!

看着躺在抽屉里的钥匙,严松云靠到椅背上松松领带笑了一下,这小傻瓜竟然真的以为锁上门自己就进不去了。

这几天晚上趁着姜楚睡着,他可溜进去干了不少坏事,偷偷捏一捏小奶子,小屁股,骑在身上对着那张熟睡的脸来一发,看着小楚脸上身上挂着自己精液,甚至无意识伸出舌头舔舐唇瓣将浓稠的精液卷进口腔,这都让他气血喷张,不管不顾的将姜楚的双腿并起来,鸡巴狠狠地在大腿间抽插。

温热的白嫩软肉与粗长狰狞的紫色性器形成强烈的色彩反差,睡梦中漏出的下意识的呻吟娇喘声,让严松云恨不得狠狠插进后面那处紧致滚烫的小穴,肏成他鸡巴的形状。

“草……”

严松云低声骂了一句,一只手轻轻揉着光是靠着回想就硬起来的肉棒,一只手拿起在桌上震动不停的手机。

“喂。”他脾气不好的开口,就听见电话对面传来小兽般的呜咽声,口齿不清地反复呢喃着二哥两个字。

“二哥,来救救我……”姜楚蹲在马桶上缩成一团,口齿不清的表达着自己的想法,隔间的门没法反锁,他身上有没有力气,只能浑浑噩噩的祈祷二哥能尽快将他带回家。

严松云找到姜楚的时候,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校园小说小说相关阅读More+

涩果

蕾丝猫

魅果(古言nph)

甘汁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4 百香果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