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脆提示您:看后求收藏(cater4,猜心游戏,不脆,百香果小说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畅读/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程云从射完之后,仍埋在温亦欢体内温存了一会儿才抽出来。性器抽出来的那一瞬间,射在体内的精液就流了出来。

被粗暴的操了很久,温亦欢的大腿有些合不上,大张着。乳白的精液,糜烂发红的穴口,眼前旖丽的画面冲击着程云从,刚射过的性器又开始抬头。

程云从用手勾着流出来的精液,又重新塞回温亦欢体内,他掐着温亦欢的脖子逼着他向下看着两人刚刚交合过的地方,“你看看,多脏呐。”

温亦欢只看了一眼,然后就移开视线看向一旁,没有说话。

“怎么?自己的东西都看不下去了?”程云从嗤笑了一声,“你很爽的吧,刚刚都被我操得射出来了。”

“闭嘴。”听着他的骚话,温亦欢终于受不了了,开了口。他的声音很轻,没有威慑力,像有一片羽毛似的拂过了程云从的胸口。

程云从将堆在温亦欢胸口的那件单薄的t恤脱了下来,将他翻了过去,摆成跪爬的姿势。

温亦欢腰部下塌,流畅的腰线,两个浅浅的腰窝若隐若现,两扇蝴蝶骨突出,程云从将手附上去,把玩着。

程云从从后面俯下去,与温亦欢的后背相贴,一只手绕至前面,描摹着肋骨一根一根摸到胸口,用指腹有意无意地按压乳头,不时又恶劣用坚硬的指甲地掐一下。一种奇异的感觉从温亦欢胸口蔓延至身下,他拱起身想要逃离,却使得自己和程云从贴的更紧。

“放……放开。”

“舒服吗?”程云从咬着温亦欢的耳朵,温热的呼吸吞吐在温亦欢耳间,惹得他耳廓一片通红。

温亦欢摇了摇头,“放开。”

程云从放开了已经被蹂躏得发红充血挺立的乳头,两手握住那对浅浅的腰窝,借着精液的润滑重新挺进。

后入比刚才更让人难受,程云从进得很深很深,深得温亦欢感觉自己下一秒就会被捅穿。

温亦欢随着程云从的顶弄,身体不断向前耸动,在头快要撞到床头的时候,程云从“啧”了一声,将他往后提了提。

程云从这一次抽插的很缓慢,像是在探宝一样。但温亦欢觉得这样比刚才更难受,一种不好的感觉笼上心头。

在他顶到某个点的时候,这种感觉幻化成实体,温亦欢被突如其来的快感刺激得失控的喘了出来,后穴不自觉地加紧收缩。程云从就知道他找对了。

“小温设计师,你的骚点藏得好深啊。”

说完,他便朝着那一点发起了猛烈的进攻,每一次都精准地顶在让温亦欢失控的那一点。

“啊哈…………闭……闭嘴。”

温亦欢将头埋在枕头里,咬着嘴唇不发出呻吟,床单在手中被拧成一团,指尖用力的都握得发白,他全身抖得厉害,那对漂亮的蝴蝶骨像是下一秒就要振翅而飞。

但他现在被程云从狠狠压在身下用力的贯穿,钉在他身上,如被折断了双翼的飞鸟,混乱不堪的体液如同淋漓的鲜血,止不住的往外流。

被折断了羽翼还能重获自由吗?

他逃不掉的。

我也不会让他逃走的,程云从想。

再有着怎样的意志,也逃不过动物本能,理智被身体欲望烧得所剩无几,在程云从的一次深过一次的操弄中,温亦欢的呻吟声不受控制地从唇齿中泄出。

“啊……啊哈……”

没有用手抚摸的前端也已经硬得发烫,程云从每一次都精准地顶在他的敏感点上,碾弄着前列腺,那块软肉快被他顶烂了,“温亦欢,你看看你硬成什么样了?你不是说你不是同性恋吗?怎么被男人操也能硬成这样啊?”

温亦欢别扭的转过头看着程云从,嗤笑了一声,“毕竟程总也就会下药这点手段了,换谁来都一样。”

程云从被这番话气的冒火,用手钳住他的下颚,强迫他仰起头,就着这个姿势猛操。

“啊哈……啊……”

下颚被紧紧钳住,脖颈高高昂起,空气变得稀薄,每一口呼吸都像是恩赐,温亦欢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了。他的呻吟声抚平了程云从的怒火,不过是个玩物而已,也敢这么和他说话。

抽插了几百下后,程云从松开了钳住他下颚的手,咬着温亦欢的后肩和他一起射了出来。他咬得很深,在后肩处留下一个清晰的牙印,伤口处还在向外沁血。

程云从爽得谓叹一声,舔掉肩上的血迹,说:“就算是下药又怎样,你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比在外面卖的鸭子更下贱。”

脖子上的束缚解除后,温亦欢像一条搁浅的雨,大口地呼吸着空气,胸腔起伏很大,耳边全是自己激烈的心跳声。

他想让程云从不要再说了,但是已经没有力气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校园小说小说相关阅读More+

有歌之年

半江瑟

我记得你身上的味道(第二部)

长谷川珀人(久丸利生)

人渣

长白山

输给你

0312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4 百香果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