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脆提示您:看后求收藏(cater5,猜心游戏,不脆,百香果小说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畅读/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温亦欢趴在床上直到呼吸逐渐平稳,他能感觉到腿间一片泥泞,有东西流出来,是程云从射进去的精液,交合时分泌的体液还有润滑液。

太脏了。温亦欢想。

大腿根处的痉挛抽搐缓和下来,温亦欢将还压在自己身上的程云从推开下床。他触地站直的瞬间变不受控的脚一软,两个膝盖“咚”的一声重重磕在地上。

程云从看着他摔在地上,挑眉揶揄地笑道说:“小温设计师怎么腿软的连路都走不动了,需要我抱你去吗?”

温亦欢呼出一口浊气,撑着床沿走到墙边扶着墙壁重新站起,回头撇了一眼程云从,冷淡地说:“谢谢程总,我自己可以走。”

程云从双手反撑在床上,大敞着下身昂扬的性器,他心情很好,微微昂起头盯着温亦欢全身赤裸地、一瘸一拐地走进浴室,他能看见射进去的精液正顺着他的大腿根往下流。

程云从听见浴室内哗啦啦的放水声,他想象着里面那人的好春光,翻身下床,直直走向浴室推开了门。

浴室内,温亦欢闭着眼跪坐在地砖上,花洒的水自上而下打在他身上,冲刷着附着在身体上的泡沫。

身上污浊的体液能被洗净,但是身体上青青紫紫的被吮吸出的吻痕,后背上咬出来的牙印,以及腰间腿根处被掐出来的指痕却依旧清晰。

程云从在身后看着自己,温亦欢从他进门那刻就知道了。但这里是他的领地,而自己是他的笼中困兽,反抗或者遮掩有用吗?

见温亦欢身上的泡沫全部被冲掉,程云从走过去替他关掉了淋浴。他附身在温亦欢耳侧:“能洗干净吗?”

知道他意有所指,温亦欢没有出声,在内心深处对自己说,能洗干净的,一定能洗干净的。

温亦欢觉得自己全身冰冷,仿佛热量都在刚才随着水慢慢流失了。

程云从的手搭在温亦欢的脖颈处,感受着他跳动的脉搏,稍微用力收紧,在听见温亦欢加重的呼吸声之后又松开,顺着脖颈掠过胸脯,划过肋骨,腰侧,最后探进两股间的隐蔽处。

经过长时间的操弄,这里依然柔软湿润,稍稍用力,程云从便将两根手指顶了进去。手指在后穴扣弄,将身体深处没能流出来的精液导了出来。等到精液全部导出来之后,他将手指抽出举到温亦欢面前,说:“小温老师洗不干净的话,我来帮你,好不好?”

说完,没等温亦欢开口,他便拉着他的双腿分得更开,强硬地挤在他的双腿间,性器在后穴磨蹭了几下便顶了进去。

温亦欢两个手相叠贴在瓷砖上,将头埋在手臂里。这个姿势程云从进的很深,面前是冰冷的墙面,身后被程云从紧箍在怀中,他无处可逃。

程云从自下而上顶着温亦欢,内里的软肉包裹挤压着性器,爽得程云从头皮发麻。他掐着温亦欢的腰,坏心思地往他的敏感点顶弄。

他能感受到温亦欢在一点点失控,即使强忍着咬住嘴唇,还是不断有呻吟声从口中泄出来,猫叫一般勾着他。

温亦欢全身发软,但一松懈下来只会让他进得更深,他只有死死撑在墙面上,身下被用力贯穿,快感自下身蔓延至全身,血气下涌,前端的性器高高翘起,向外吐着清液。

程云从看着他的后背附着一层薄汗,吻了吻他的后颈,手绕到前面抚弄他挺硬的性器,喘着粗气问:“舒服吗?”

“啊哈…啊……”温亦欢止不住地低喘。

满意地听到他的呻吟声,程云从更加用力地顶着他的前列腺,同时用手快速套弄他的性器,在感觉到他即将释放的时候恶劣地堵住吐水的铃口,疯狂的操弄也停了下来。

他咬着温亦欢的耳垂,又一次问:“舒服吗?”

身上所有的敏感点都被他控制,温亦欢逃不过动物本能,怎么会不舒服呢?

快感在即将到达顶峰的时候被掐灭,温亦欢想要拍掉程云从作恶的手,摇着头,声音很微弱:“放…放开……”

可他使不上力,如何是程云从的对手呢?

程云从很缓慢的抽插了几下,便引得温亦欢全身颤抖。

“啊…啊……啊哈…”

“舒服吗?”程云从第三次问起。

温亦欢沉默了一会儿说:“舒……舒服。可以放开了吗?程总。”

程云从笑了笑,“晚了。”

程云从用另一只空闲的手将温亦欢双手钳住压在墙上,用力朝他的敏感点抽插,每一次都是大开大合的操干,全部捅进去又全部抽出来。

“啊……啊哈……”

温亦欢快被这灭顶的快感溺毙,意识都快涣散了。

他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怒骂:“程云从!你!放开!”

被他吼了程云从也没有恼怒,反而觉得这样的温亦欢更有生气,心中充满奇异的快感,他说:“你亲我一下,我就让你射。”

可温亦欢还是没有动,他只是额头抵在瓷砖上,用力地呼吸缓解着这灭顶的快感,胸腔起伏很大,脖颈处青筋快要从皮下爆裂。

即使是变成现在这样,他还是不愿意认输。他的孤傲和疏离,让程云从觉得他们现在即使已经做完最亲密的事,却还是高高在神台驻足无法亵渎。

程云从不喜欢这样他。他就该和自己一样。

既然不愿意主动那就他自己来。

他松开桎梏着温亦欢的手,掰着他的下颚将他强行扭过来,对着他的嘴唇,重重地吻了下去,唇齿相依。

牙齿咬破了温亦欢的嘴角,铁锈味在口中蔓延开来。他用舌侵略过温亦欢口腔内的每一寸领土,彼此交换唾液,吻得温亦欢快要窒息。

他将手从温亦欢性器顶端移开,在缺氧的窒息中,温亦欢颤颤巍巍地射了出来,浓稠的精液一股一股地喷出,射得程云从满手都是,直到最后什么都射不出了。

程云从想,即使前方荆棘遍布,他也要鲜血淋漓地杀出一条血路,将温亦欢拉下来和自己共沉沦。

温亦欢射完全身脱力般向下坠,程云从眼疾手快将他撑住,环抱在胸前。然后将性器从他体内抽出来,用手撸了几十下后射在温亦欢的后背上。

射完之后,他将温亦欢抱进旁边的浴缸里,放水。

水位慢慢上升将温亦欢包裹,他满脸潮红,全身布满性爱的痕迹,他睁开眼注视着程云从的眼睛,即使现在媚眼如丝也藏不住其中的憎恶之情。

他在昏迷前对程云从说的最后一句是:

“程云从,我恨你。”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4 百香果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