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脆提示您:看后求收藏(cater6,猜心游戏,不脆,百香果小说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畅读/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程云从替俩人做完清洗,将弄脏的床品换掉之后,将他从浴缸里捞出来,用浴巾裹着擦干净水换了准备好的睡衣抱到床上。

恨我吗?

程云从吻了吻他的额头,睡梦中的温亦欢依旧眉头紧锁,呼吸急促,睡的非常不安稳。

恨就恨吧,只要温亦欢还在他身边,受他摆布,他全然不在乎。

将他安置好后,程云从躺在他旁边睡了过去。半夜,程云从翻身时不小心碰到了温亦欢的手臂,他的身体呈现出不自然的潮热,体温高的厉害。程云从意识清醒了一些,用手背搭在他的额头上,很烫。

程云从挑了挑眉,这是发烧了?他从床头拿起手机,走到客厅沙发坐下给私人医生打了个电话。

等许白焰到的时候,已经过去大半个小时了。程云从领着他进了卧室,温亦欢裹着被子躺在床上满脸通红,大颗大颗的汗顺着脸颊流下。

许白焰看着他问:“测体温了吗?”

程云从这才像想起什么似的,说:“忘了。”

许白焰回头瞪了他一眼,从药箱里取出体温计,当他解开温亦欢睡衣扣子想要把体温计夹在他腋下的时候,只见温亦欢从脖颈处到胸膛他肉眼可见的地方,都布满了性爱的痕迹,他一下就知道程云从干了什么了。

等确认温亦欢已经夹好,许白焰转过身看着像没事人一样抱臂倚在门框上的程云从,说:“你之前也没这样吧?你对待情人的分品不是挺好的吗?这人怎么招你惹你了。”

“你之前也不爱问的。”程云从哼了一声,表达不满,“新玩具而已。”

许白焰见程云从不愿意多说,便没继续问。他和程云从从小就认识,没少帮他解决问题,左右不过一个玩物,有什么值得关注的。

许白焰重新转回去,大概知道床上这人发烧的原因,作势要脱掉他的裤子看。他刚把手搭在裤腰处准备往下拉,身后的程云从不满的啧了一声制止道,“干嘛呢你,看病就看病,别动手动脚的。”

许白焰心想,不是说只是个新玩具吗?但是他懒得给自己添麻烦,解释道:“他下面多半是发炎了,不让看的话我开点消炎药给你,记得按时涂。最近也别再做了,给他放个假,让人家休息几天行吗?”

“嗯。”

见时间差不多有五分钟左右了,许白焰将体温计取了出来,一看:“389,烧得还挺厉害的。”

他从药箱内取出退烧针,给温亦欢打了一针,然后打发程云从出去接了杯水。

程云从将温亦欢扶起,将水杯靠在他嘴边说:“温亦欢,张嘴。”

温亦欢渴得厉害,很快咕噜咕噜地将杯中的水都喝完了,程云从从床头扯了张纸将没来得及咽下的水擦干净,把温亦欢重新放倒在床上。

许白焰这边已经收拾好东西,“今晚这么晚把我叫过来给你干活,就诊费得给双倍啊。”

程云从玩笑般踢了他一下,“许少爷还差这点?给你三倍,快滚吧。”

“程少阔气,今晚值了。”许白焰嘿嘿笑了两声,走到门边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了,折回来,“过两天组了个局,你来不来?”

程云从没有马上应下来,只说:“再说吧。”

许白焰抬头看了眼墙上挂着的钟,快到凌晨四点了,便朝程云从摆了摆手,“走了。”

“嗯。”

许白焰走后,程云从站在床边看着温亦欢,他的刘海被汗浸湿黏在额头上,茂密的睫毛颤了颤,像是在害怕什么,他将被子裹得很紧,头发在枕头上无知觉地蹭了蹭。

褪去了面对他时的尖锐,现在这样脆弱的温亦欢格外让人怜惜。

程云从将他的刘海拨开,手指搭在他脸上,摸了摸。但温亦欢将头撇向了另外一边,躲开了。

这样都不愿意被我碰吗?程云从想。

程云从看了一会儿,折腾了一晚上,困得打了个哈欠,绕到另一边上床,闭上了眼。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校园小说小说相关阅读More+

有歌之年

半江瑟

我记得你身上的味道(第二部)

长谷川珀人(久丸利生)

人渣

长白山

输给你

0312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4 百香果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