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彩哈岛睡睡猪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瘾疾,雾岭逶迤(太过真实刺激感官沉浸式性幻想材料 请慎入,七彩哈岛睡睡猪,百香果小说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畅读/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主人伸出舌尖,隔着细密的纱线点触她的嘴唇,洇出层层sh意,浸透了面罩。两人在细绢两侧唇舌纠缠,虽已t1an过每一处细节,但不彻底的接触仍不算完全的拥有。绢纱sh了大半,混合着两人的津ye,琉凌抬手轻轻扯下面罩,把唇齿毫无保留地送入主人口中。

他回应,终于没有隔膜的紧密贴合在一起,琉凌仿佛初入屋舍的外来客,要细细探查其中的一切。她用舌尖扫过对方口腔,享受其中sh热的温度和交融的唾ye,想把自己缩小永远住进主人口中,始终被他包裹t1an弄。

主人缓慢停了下来,脱离温暖的巢x,唇舌被留在微凉的夜风里。琉凌抬头看他,带着强烈的渴望请他占有自己,祈求他接受自己的讨好与ai意。

“你怎么在这儿?”主人看着她晶莹微张的嘴唇。

“我,刚才追查到一个可疑的人。”琉凌的眼神有点慌乱。

“回去说吧。”主人走过琉凌身边,发现她走路时的异样:“你怎么了?”

“啊,身下有伤。”琉凌不敢抬头。

主人的眼睛在琉凌下身停留许久,像是要透过这件他命令雀送来的长裙,看清里面的风光。终于,他径直穿过回廊,琉凌小步跟在后面。

她跟着主人走到南侧院,立禾开门看到两人,收敛了疑惑的神情向主人屈身施礼。

他扶起立禾,顺手搭在她的腰间,在t0ngbur0un1e,轻吻她的脸,“怎么还没休息?还在制药?”琉凌第一次听到主人如此温柔的低语。

“嗯。”立禾顺从地迎上他的亲吻,“主人有什么吩咐吗?”

“给我一点外敷消肿的药膏,好调教一下她。”主人微微向琉凌偏头,立禾平静地望向她,琉凌像陷阱中的动物望向围观的猎手。

”是。“立禾轻巧地绕过腰间的手,转身从柜子里取出一个jg致的绿se圆盒,递给主人。

他伸手接过,又埋头在立禾的x前嗅闻,”不会冷落你的,一个时辰后过来。嗯?“

”是。“立禾低头答应,送两人出门。

”脱吧。“琉凌跟着进入内室,熟练地在主人的凝视中脱掉衣服,光0着站在他面前。

x前rt0u高高挺起,下t腿根处通红一片。y毛上沾着星点白浊,粉碎的细沫展示了此前激烈的ch0uchaa进出。y间流出一条莹亮的细流,ayee仍挂在yda0间,不知道是先前他人g弄的残存,还是刚才为主人情动的结果。

“他s了几次把你g成这样?”主人审视着琉凌sh黏的下t,“他是不是特别满意你在床上的表现?”

被男人cg的情形通过红肿的下t和jgye直白展示在主人面前,琉凌被迫回忆了被yjgt0ng入sjg的xa经历,她不想主人知道这些,更不想男人飘荡在两人之间,伸手遮住了下t,却被主人挡开。

”回话,他c了你几次。“主人抚弄着sh黏的y毛,划过男人修剪过的黑se边缘,像观察他人品尝过的菜肴,反复追问被咀嚼的情形。

”一,一次。“琉凌声音颤抖,仿佛病人讲述被病魔侵害的过程,等待大夫的检查和诊断。

”一次就g成这样?“主人细长的手指挖了一点盒子里的药膏,径直t0ng入琉凌的下t。

”啊——”在触到她皮肤的一刻,琉凌的sheny1n应声而起。主人的抚0b任何人的cha入更让她双腿发软,不安地扭动身t,不受控地大声sheny1n,想让这位大夫的妙手更彻底地医治自己。

”是这样吗?“他一边低声说着,一边在xia0x里进出,摩挲涂抹两侧红润的r0ub1,冰凉的指尖在温热的x内游走,带出更多yshui。琉凌已经沉沦在被手指亵玩的快感中,几乎站立不住,全然忽视了下身的不适,只想在主人更严厉的言辞羞辱中被侵犯。

“他对你很上心呢,特意给你收拾了下身,看来以后恩宠肯定不会少。”主人将两根手指塞进xia0x,裹着药膏抚过男人曾经激烈ch0uchaa的甬道,有意无意g弄着琉凌的huax。

“啊,是他,是他强迫我的。啊主人——”琉凌在断续喘息间努力为自己辩解,她为主人sheny1n,保持自己在快感里的忠贞。

“不用解释。他玩得高兴b什么都要紧。”主人收回已经沾满yye的手指,从怀中掏出手绢擦g。“说说吧,昨晚的调查。都跟踪到床上去了,应该发现了点什么。”

“是,属下有发现。”琉凌从未在主人手中尽情释放快感,她只能又一次收起祈盼,重回理智,回禀昨夜跟踪的情况。陌生人和老姜的手下,跟随五皇子追踪陌生人以及今夜再次追踪。

“你说那个陌生人今晚消失在东厢房附近?”

“是。属下无能,没能掌握确切行迹。”

“嗯。我并未在东厢房看见你说的人,或许他去了……”主人凝视着房内虚无一点,陷入沉思。

“主人,立禾姑娘来了。”老姜的声音在门外响起,打断了两人的独处。

“进来。”主人立即抬头看向门外,“还是之前的要求,有任何动静,第一时间回禀。”他快速丢给琉凌一句话,不等她应声就转向立禾,啧啧的唇齿g连声很快响起。

琉凌自知受冷落,穿回地上的衣服,退出两人的缠绵。

琉凌被拍醒,看见刚进门的赤瑾,她r0u了r0u眼睛,感觉脑袋很沉重。

”怎么在这儿睡?“赤瑾坐下喝口水看向她。

”赤瑾,有个问题你能回答我吗?“赤瑾看她表情认真起来,放下瓷杯,”你说。“

”主人是不是在为二皇子做事?“

”这,你把主人吩咐的事做好就行,不用打听这些。“赤瑾移开眼睛,摆弄自己的袖口。

”我只是有点担心,担心我们,都被推到一个更危险的境地里。“琉凌仔细斟酌过滤了词汇,缓慢说出来。

“主人有主人的谋划。我们,没得选。”赤瑾拉过琉凌的手,“想也没用。”

”我,我就是有点害怕。“她感觉赤瑾握紧了她的手。

”未来怎么样都说不准,别胡思乱想了。“赤瑾对她笑了一下,”收拾一下休息吧,看你脸se也不太好。“

”好,你也早休息。“琉凌答应下来,沉重的心情没有减轻半分。

辗转反侧到深夜,琉凌终于起身,悄声出门透气。

这是她最喜欢的时间,府内一片静寂,处处黑暗笼罩,任何陌生气息的流动都极易察觉,这种对危险的掌控感让她觉得安全。

琉凌绕过赤瑾安排的暗卫,直接朝城东江边而去。

静水沉沉,无光的江面漆黑如墨,散落着天上零碎的星。春日渐盛,空气里蒸腾着暖意,整个城都在深睡中,琉凌坐在岸边,回想近日的经历。

陌生男人和老姜手下会面,暴露行踪后要杀自己,那男人大概听命于二皇子。两人替二皇子和主人交易,再加上主人与二皇子密谈,他很可能为二皇子做事。那自己是什么角se呢?五皇子对这些知晓多少?

下身缓慢生长的y毛刺得疼痛发痒,夜深无人,她勉强伸出手隔着裙子轻抓两下,但寄生在皮肤表面的瘙痒长存不去。

琉凌看不懂自己的处境,五皇子让她无从揣测。如主人的安排,她只能用身t接近他,供他享用,在肌肤相亲中烙印,再经由主人的抚0解读。她的sheny1n在谋求,她的ayee在深究,她身上的红痕是线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都市小说小说相关阅读More+

心情小雨(1v1  强制)

松随

明日坦途

岑白水

永无休止

达达利园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4 百香果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