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如提示您:看后求收藏(仇蚀 第11,仇蚀,思如,百香果小说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畅读/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程宛看了,果然如他所说,照片的背景杂乱无章,到处都是散落的碎石、泥土等物。三个女孩所在的位置距离河边不远,也没有任何保证安全的遮挡物,整个看起来好像是一个在建工地。“是康老师带你们去的吧?”闫敏柔叹了口气:“我们三个人的家庭都不完整,在班上都是被人看不起的,别看萍萍她妈是班主任,也不例外。可能是物以类聚吧,我们三个人只能是报团取暖。康老师很照顾我,我爸有时候长时间不回家,她就让我去她家吃饭,还给我辅导功课,我给她钱,她也不要……哦,还有那个罗叔叔,也很照顾我。”她好像是在强调什么。程宛初时没反应,碰见女孩眼里期望的颜色,她轻轻地点点头,表示理解。闫敏柔似乎看到了希望,接着说下去:“爸爸经常不回家,有时候康老师需要在学校里改卷子,回不来。我们三个就一起去小芳家,罗叔叔每次都亲自下厨,给我们做饭。罗叔叔做的饭特别好吃,我到现在都还记得他做的那道鱼香肉丝,味道非常好。只可惜,再也吃不到了。”说到这,女孩默默地垂下头去,脸上的表情也由刚才回忆中的温馨甜蜜,转换为遗憾、无奈的颜色。不经意间,她深深地叹了口气,无声地感慨着岁月的流逝。 2010年9月【1】1号,这是开学的第一天,熊萍萍走入教室,叽叽喳喳的议论声戛然而止,仿佛是“嗖”的一声,t?天地间突然安静了,落针可闻,耳边莫名地涌动着嗡鸣声,刺激着耳膜,并且过了很长时间,仍然挥之不去。尽管把头压得很低,可她依然可以感觉到来自四面八方,那种异样的目光。所有的目光聚集在她的身上,让她几乎觉得自己是一只来自于外太空的稀奇物种,关在动物园的笼子里,迎接着来自四面八方游客的张望,或是嘲笑、或是好奇、或是冷漠。独独没有尊重。她不喜欢这样的感觉,但却无力改变任何现实。她非常清楚,所有的异样都来源于自己的母亲--康如锦,这个班级的班主任。老实说,做妈妈的学生,熊萍萍已不是第一次了。想当初在村办小学,除了妈妈,就只有四个老师,所有人都是妈妈的学生,包括自己。当时的自己心里没有任何不适,反而是发自内心的骄傲。老师就是自己的妈妈,对她来说,自己是她独一无二的学生。这样的特别,难道不值得她骄傲吗?然而,当她走进这个全市第一的中学,再次成为妈妈的学生,这样的特别突然之间荡然无存。因为她知道,现在这个地方,所有人都知道自己是被父亲抛弃的女儿。正因为被抛弃,才有可能作为离婚条件,转学、转户口,进入这个第一中学。妈妈,这个毫无编制的乡村教师,才有可能直接被分配为初一年级的班主任。在所有人看来,母女俩不配,得到的一切都是走后门。他们没有人知道,很久之前,妈妈大学毕业,是被特招进入这个学校的,当时这个学校里包括妈妈在内,只有三个大学生。如果不是为了爸爸的“创业梦”,现在的妈妈在学校里的地位可想而知,绝不会是现在这样,被别人说成是走后门;而自己也不可能是别人口中的“关系户”,想想都委屈。她也曾想离开这个班,去别的班上,但看到母亲每日废寝忘食、认真备课的身影,话到嘴边,她忍住了。就这样,直到正式开学的那一天,她还是没有把心里的想法告诉妈妈。上课铃声响了,她不作他想,匆忙回到座位上,取下书包,拉开拉链,找出接下来要用的语文书。可能是因为动作幅度太大,胳膊不小心碰到了对方的眼角。看着她揉着眼睛、痛苦万分的模样,熊萍萍暗叫不好,自己闯祸了。好在,老师还没有来……“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没有碰疼你吧?”她急忙压低声音道歉。“不要紧,没事的。”女孩揉着眼睛,抬起头,向她露出了一个友善的笑容。熊萍萍这才看清楚女孩,一头齐颈的娃娃头,笑起来半眯着眼睛,活像一个可爱的洋娃娃,瞬间浇灭了她心头的不安。还想和她说些什么,突听门外传来有规律的脚步声,熊萍萍急忙转过身,端端正正地坐在椅子上。康如锦走进教室,环视一周,最后把目光定格在女儿身上,也不过半秒钟,就移开了目光。简单的起立问安后,她叫起了班长,询问学费的情况。“报告老师,就剩下罗小芳和闫敏柔没有交了。”说话的是一个梳着马尾辫的高挑女生,说起话来有些高傲,处于她斜对面的熊萍萍甚至可以看清她翻起来的白眼。老实说,熊萍萍不喜欢她,她看得出,妈妈也不喜欢她。但据说是某个市领导的亲戚,又曾经拿过什么作文大赛的冠军,各方面的压力,让妈妈不得不选择她作为班长。接下来,妈妈将罗小芳和闫敏柔叫了起来。她没想到,两个女孩就在自己身边,尤其是罗小芳,就是自己刚才不小心碰到的女孩,就在自己身后,而那个闫敏柔,则是自己的同桌……幸好,妈妈没有批评他们,什么也没说,就让他们坐下了。接下来就是正常的上课。初时,熊萍萍还有些担心,见此情景,便安了心。不敢回头,只是悄悄地打量着身旁的闫敏柔,只见她仍旧是低着头,快要压在桌子上了,两只胳膊围拢,好像是个围带,彻底将自己包围起来。因为是九月份,天气还有些炎热,大家穿的都是短袖。她可以清晰地看见女孩胳膊上一道道抓痕,不禁皱起了眉头,这是被打了吗?“认真听讲,不要开小差。”康如锦敲了敲讲台。接触到妈妈慑人的目光,熊萍萍打了个寒颤,赶快集中注意力,但还是忍不住悄悄地吐了吐舌头。下课的时候,妈妈看了她一眼,她知道,这是召唤;本以为是为着开小差的事情,出去以后才知道,原来是让自己把罗小芳、闫敏柔悄悄地叫进办公室。正当她考虑着是否将闫敏柔受伤的事情告诉妈妈,就看见不远处一个穿着高跟鞋、打扮的有些邋遢的中年女人快步向这边走了过来。“老师,不好意思,我来晚了,我是来给孩子交学费的。”说着,女人从钱包里掏出几张皱巴巴的百元大钞。康如锦没有马上接,只是皱着眉头问:“你的孩子是……”“闫敏柔,我是闫敏柔的妈妈。”说话间,闫敏柔也从教室里走了出来,看了老师和熊萍萍一眼,然后便依在妈妈身边。“哦。”康如锦看着母女俩,好像是为了把他们对照在一起,然后从一摞教案里掏出一个灰色的笔记本,“闫敏柔的家长是吧,麻烦你登记一下个人信息,方便随时交流。”“好的好的。”女人拿过笔记本,翻到空白页,就开始奋笔疾书。在这个过程中,长长的衣袖被微风卷起,露出些已经退了色的陈旧伤痕。熊萍萍微微有些惊讶,她也有。再看看妈妈,居然也皱起了眉头,这令她不禁开始考虑,是否要将闫敏柔的情况也告诉妈妈。但很快,女人签完了字,又对女儿交代了几句,然后便匆匆地走了。而此时,上课铃声又响了,就算是有无数的理由,康如锦也不敢再耽误孩子,吩咐女儿和闫敏柔赶快回教室,自己也向着办公室的方向快步而去。上课的第一天还算是平静,因为都还不太熟悉,所以也没什么打闹。好几次,看着身边的闫敏柔,想着母女俩胳膊上的伤痕,熊萍萍都想开口问问,但看着女孩冷冰冰的样子,也只能作罢。好在,还有一个罗小芳,也算是个开朗之人,因为刚才的意外,使得两个人的距离一下子拉近了许多,下课的时候都会凑在一起叽叽喳喳。放学的时候,熊萍萍是值日生,留在班上扫地。“听说,你爸妈离婚了,你爸还给你带了个小弟弟。”耳畔响起尖锐的声音,抬头看了眼,是班长贾香。懒得理她,熊萍萍继续低头干活。“我见过你爸,还有你那个后妈,就是前几天,在大饭店,你那个后妈,打扮的可时髦了。跟他一比,你妈就是个农村大妈,怪不得你爸要离婚……哎哎哎,你干什么,会不会扫地啊?”“你碍事了。”熊萍萍懒得和她废话,只是简简单单的说了这么一句,一语双关。“熊萍萍,别以为你妈是班主任,我就不敢把你怎么样;告诉你,把我逼急了,把你们赶出学校,你信不信……你还扫……”就这样,在那把魔力笤帚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都市小说小说相关阅读More+

心情小雨(1v1  强制)

松随

明日坦途

岑白水

永无休止

达达利园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4 百香果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