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如提示您:看后求收藏(仇蚀 第19,仇蚀,思如,百香果小说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畅读/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程宛无所谓般地笑笑,如刚才一般,揽过她的肩膀,带着她往外走,边走边问:“警察给你打电话,是找你有什么事吗?”因为这句话,闫敏柔也回过神来,好似情绪不佳,她默默地低下头:“他们找到了妈妈。”“啊?”程宛故作吃惊。“你不知道吗?”闫敏柔这时候反问她。“我怎么会知道?”程宛哑然失笑,看女孩将信将疑,她禁不住杏眼圆睁,“你该不会觉得因为我是警察,他们就会把所有的一切告诉我吧?”闫敏柔挑了挑眉,寓意“难道不是”?程宛似乎有点无语,把头扭到一边,缓和了一下情绪,进一步解释道:“且不说我和他们本来就不熟悉,最关键的是我现在是停职状态。说白了,我和你一样,就是个普通百姓,和这件事也没什么关系,他们怎么可能告诉我?如果是普通的民事案件,说不定还可以打听出一点风声,可刑事案件就……”她摇摇头。闫敏柔仍是半信半疑的态度,侧目打量着程宛。尽管有些紧张,程宛还是勇敢地迎上她的目光。可能是没什么发现,她别过头去。程宛这时长舒一口气,看得出,她相信了自己的解释。否则,对于以后的旁敲侧击,可能会很麻烦。随后,两人慢慢地走着,闫敏柔不开腔,程宛也不会主动开口。面对着形形色色的人群,她已经学会了忍耐,知道什么时候能询问,什么时候需要等着对方把话说出来。正如单坤说的那样,闫敏柔并非嫌疑人,充其量是知情者,甚至可以说是受害人。自己不能想逼迫未确定的嫌疑人那样不顾一切地追问,就算是要打探,恐怕也需要一个契机。“唉……”一声叹息响彻耳畔,程宛不由地在心里叫好,机会来了。“怎么了?”她回头,关心地问着。“他们说,那是我妈妈。”“那她真的是你妈妈?”闫敏柔摇摇头:“我不知道,他们让我看的只是一堆白骨,而且好像还不完整……”“不完整?”“他们说,有些缺失,什么骨头找不到了,他们还在找……你说,这真的会是妈妈吗?”闫敏柔再次看向程宛,大大的眼睛里闪烁着期盼。程宛想了想:“站在专业的角度上看,我觉得这种事,他们是不可能弄错的……冒昧地问一下,你当初为你父亲报失踪时,有没有留下你的dna信息?”“当时没有,是前两年肖队长让我去补录的。”“那就没问题,有了你的dna信息,警方遇到这种事,肯定会 2021年9月【21】“妈妈,你在哪里,我想你了。”“宝贝,我也想你,最近好吗,一起还顺利吗?”“还可以,就是来了几个警察,一直在查爸爸的事情,我很害怕。”

“好孩子,不要害怕,这不是经常性的嘛。过几天,查不到什么,他们就走了。原来那些人不也是没有查出什么吗……”“可这次不一样,他们就在我身边,我真的好怕……你还记得小芳和萍萍吗,他们也出事了……妈妈,我现在真的很想你,你现在在哪儿,我去找你,好不好?”“宝贝,我知道你想妈妈,妈妈也想你,也想和你在一起。可妈妈现在这样,根本没办法照顾你。妈妈没有户口,找不到工作,一直以来,只能给别人打零工、住地下室,十几个女人住在一个房间里,连转个身都困难……妈妈这么忍心让你住在这样的环境里……”“我不怕的,只要能和妈妈在一起,住在哪里我都愿意……而且t?我还攒了点钱,一万多,应该足够我们母女俩租一个小房子了。妈妈,你就告诉我,你在哪儿,我去找你……”“哎呦,攒了一万多了,不得了啊,我女儿有出息了,真好……妈妈也不是不想让你来,只是觉得还不到时候。再等等吧,十几年都过来了,还在乎这么一两天,你说是不是?等妈妈在这里看好了房子,租下来了,再让你过来。这样一来,我们母女俩关起门来说悄悄话,也不怕别人听见……”“那妈妈,你可要快点……”“别急,妈妈还需要准备准备。这两个月的工资还没有发,等妈妈发了工资,马上去租房子……”“钱不是问题,我可以先给你……”“说什么呢,妈妈怎么可以向女儿要钱;这两年,你给妈妈的钱够多了……”“我的就是妈妈的。当初你留给我那么多,现在你在外面不容易,我自然是要帮忙的。”“好孩子,有你这句话,妈妈就是天底下最幸福的妈妈……听你这么一说,妈妈还真的想向你借点钱……前几天,妈妈身体不舒服,去医院一检查,才发现是一个肿瘤……”“你没事吧?”“做了手术,已经被摘除了,还好是良性的……”“你现在在哪儿,我去照顾你……”“妈妈没事,你不用担心。那些和妈妈住在一起的好姐妹,都照顾着妈妈,买好吃的好喝的,妈妈的身体已经恢复、昨天早上就去上班了,你不用再为妈妈跑来跑去的……不过这次做手术的钱是姐妹们帮忙凑的,两万多,他们也不容易,有一个阿姨家里还有一个得病的孩子,也需要钱。长时间的借钱不还,妈妈也不忍心。你能不能先借妈妈两万块钱,让妈妈先把他们的钱还了……”“可我只有一万五……”“有多少先借多少吧,剩下的,妈妈自己再想办法。老实说,如果真的是迫不得已,妈妈也不想问你要钱……”“妈妈别这么说,这是应该的,替我给那些阿姨们说声‘谢谢’……哦对了,还是那个银行账号吗……”“是的,妈妈没办法用自己的名字、身份证,只能借用别人的。不过你放心,每次你转给妈妈的钱,妈妈都收到了。妈妈真的很感动、很骄傲,妈妈的小敏柔长大了……”“妈妈,我想你了,我想听听你的声音,看看你……”“妈妈没有身份证,注册不了微信,没办法和你视频;而且妈妈现在在外面,也没办法给你打电话……这样吧,今天晚上九点,妈妈给你打电话,怎么样……好了,妈妈要去干活了,晚上见。”修长的手指放在“确定”的按钮上,她知道,只要轻轻一点,银行卡里的一万五千块钱就会送给需要的人,可是……耳畔传来沉沉的脚步声,引得她心头一颤,本能的点击了“确定”,然后又火速删除了刚才的聊天记录。放下手机,走到房门口,若无其事地打开了门。“那个女警出去了,d,这家伙盯我盯得太死了。”冯凯进去后,急忙把门关上,又走到窗边,向外看了一眼,小声嘀咕了一句。“我早就说过,我们不能那样……”“没办法,如果不想办法接近她,我们很难掌握警察的调查方向。老肖不是说了吗,这次的警察不一般,那个什么单警官,不达目的不罢休……”“可她一个停了职的女警,又不和他们在一起,她能知道什么……”闫敏柔不以为然。“话是这么说,可我们不能掉以轻心。”冯凯态度认真,又向下看了眼,确认程宛并不在家,才收回目光,继续询问闫敏柔,“今天他们找你干什么,我听说是发现了一具尸体,不会是他吧……这个老肖也是的,每次到了关键时刻,说话说一半,再问他,怎么也不回复?”拿起手机,气急败坏地甩了甩,复又抬头,看着女孩,“问你话呢,出什么事了?”冯凯的问题令她又想起了那堆错乱的骸骨,一时之间竟有些恍惚,以至于对方喊了一声,她似乎才回过神,同时,打了个冷战。看着眼前这个男人,她突然有些陌生,以至于半天说不出一句话。直到急促的敲门声乍然而起,让她惊了一下,猛地抬头,看向前方紧闭的房门。冯凯下意识地想去开门,却被她第一时间拦住。她向他使了个眼色,并确认他已经躲入屋内。这才理了理衣服,平静了一会,走上前,打开房门。幸运的是,房门外站着的并非程宛,而是老朋友肖博录。于他而言如蒙特赦,禁不住长舒一口气,打开房门后,身体一软,直接歪在了旁边的沙发上。肖博录顾不上所谓的寒暄,直截了当地开问:“到底是怎么回事,那具尸体真的是你妈妈?”“什么,妈妈?”冯凯听到这话,也从隔壁的卧室里跑了出来,“到底是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他先是看向闫敏柔,得不到答案,又向肖博录看去。从闫敏柔身上移开目光,肖博录叹了口气:“前段时间下大雨,湖头村的一个堤坝倒塌,工人在清淤、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都市小说小说相关阅读More+

心情小雨(1v1  强制)

松随

明日坦途

岑白水

永无休止

达达利园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4 百香果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