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如提示您:看后求收藏(仇蚀 第20,仇蚀,思如,百香果小说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畅读/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闫敏柔不敢面对,只得别过头、望向窗外。此时,天已经暗下来了,小区里家家户户都亮起了温暖的灯光,好一派人间烟火的充实。每每面对这一场景,她的内心深处都会充满着羡慕和期待,幻想着妈妈就在自己身边,等待着母女团聚的那一刻。只是没想到,却是这个结果。“你准备怎么办?”肖博录的声音唤醒了她,她没有回头,依然看着窗外: “她让我相信警察。”“她?”冯凯不懂,肖博录却心知肚明,走到窗口,也跟她一样,望向窗外,程宛的屋子里黑着灯:“我听说她已经递交了辞职报告……”闫敏柔猛地回头,满脸惊讶,似乎是难以置信。“可能是我想太多了,她来和河州,和失踪案没什么关系。”“唉,吓死我了,早知道那天就不玩这么一出了。”冯凯如释重负,整个人也彻底放松下来。而此时,闫敏柔的心里却越发沉甸甸的了。 2021年9月【22】“妈妈,你不要走,求求你,不要走……”“敏柔,妈妈必须走,如果妈妈不走,妈妈会死的……”“那我怎么办,爸爸会打死我的。”宁秋叶看着怀里抱着自己、哭的撕心裂肺的女儿,万般不舍涌上心头,早已下定的决心,在这个时候有了些许波动。“快走啊,再不走就没有机会了。”一旁,白发苍苍的老人脸上写满了焦急,想起丈夫对自己的暴力、想起女儿的未来,宁秋叶咬咬牙,仿佛使尽全身力气一般,猛地将女儿推进老人的怀里,提起收拾好的包袱,转过身,义无反顾地离开。“妈……”女儿的声音戛然而止,余光中,老人捂住了孩子的嘴巴。孩子流着泪、t?不停地挣扎着。她不敢再看,狠狠地咬了一下自己的下嘴唇,头也不回地走了,走的决绝。宁秋叶走了很久,老人才放开了手里的孩子,眼看着她撒腿就跑,赶紧一把抓住他的衣服:“敏柔乖,不能哭。你一哭,爸爸就来了,妈妈就再也走不了了,敏柔也再也不能上学了。相信外婆,妈妈很快就会回来,赚了钱,让敏柔上大学,住大房子,敏柔乖,一定要相信妈妈。”女孩听了这话,紧咬双唇,再不敢落下一滴眼泪……“小闫,在这里乘凉啊。”邻居大妈的声音让闫敏柔连忙回过神,她急忙挤出一个笑容,和对方寒暄了几句。待得对方离开,她脸上的笑容骤然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抹显而易见的哀伤。曾经的一幕幕涌上心头,妈妈离去时的决绝,自己撕心裂肺的哭声,即便是过去了许多年,却悠然在耳边。她相信,妈妈是爱她的,那样决绝的离开,除了是要摆脱家暴的噩梦,更重要的是,为自己博一个未来。可为什么,这么多年过去了,那个美丽的未来还没有来到?“叮……”手机的声音引得她回过头去,是一条短信--“你的转账已成功。”不同以往,看到这条短信,她并未在第一时间选择删除;而是皱起眉头,看着手机里的短信,思考着,回忆着……这已经不是第一次给这个银行账号转钱了,虽然是一个陌生的名字,可她知道,电话那头是一个对自己最重要的人--妈妈。她还记得,那是五年前,突然一个陌生电话打了过来,当她听见那个特殊的昵称时,她一蹦三尺高,差点上了天。她怎么也没想到,日盼夜盼的妈妈就这么突然和自己联系了。外婆走后,她就失去了和妈妈的联系。询问表舅,得到的答案却是妈妈离开了表舅帮忙安排的工作,一声不吭,跑出去打工了。去了哪里,没人知道。那个时候,她真恨不得放下一切,跑去寻找;可面对着爸爸留下来那铺天盖地的巨额债务,她只能说服还完了钱,就自由了。只是她没想到,还没等她去寻妈妈,妈妈先一步找到了自己。她忘不了第一次接到电话的喜悦,还以为是一场梦,打了自己好几巴掌,才确认所有的一切,是真实存在的,妈妈真的回到了自己身边,虽然仅仅是电话。从那以后,母女俩就经常打电话了,唯一遗憾的是,因为当初销户,妈妈没办法用自己的身份证注册手机号、微信号、银行卡,没办法和自己面对面的视频。她真的想看看妈妈,看看她还是不是原来的模样。只可惜,这个愿望到现在都没办法实现。不过,能听听妈妈的声音,她已经心满意足了。一年前,她开始给妈妈赚钱。究其原因,无非是妈妈年纪大了,找不到工作,多灾多难。零零星星有五六万了。这两年,除了留下为数不多的生活费,闫敏柔几乎是把所有的钱都转给了那个“只闻其声不见其人”的妈妈。曾几何时,对此,她毫无怨言。可今天,当她看见那一堆散乱的白骨时,内心的不安陡然加剧……“有没有一种可能,你根本就不是你爸妈的亲骨肉……”冯凯的话又一次无端在耳边回荡,想起很久之前,那个男人的粗暴,一簇希望的火焰又在她的内心深处,静静腾起……“闫敏柔?”轻柔的声音引得她身体微震:“程警官?”“你可别这么叫,我现在就是个无业游民。”程宛苦笑,神色间有些落寞和自嘲。想起肖博录说的,闫敏柔心里也有些难过,忍住询问的话头,只是故作轻松地笑问:“出去散步啊?”“是啊,出去走走,顺便买了一张车票……”“你要走?”“也不是,就是在附近转转,散散心。”程宛这样解释道。看她不解,不由地苦笑一声,接着说,“经历了那件事,我越来越觉得,自己不是个好警察,想来想去,决定彻底离开这支队伍……你可能还不知道,我小时候的理想是搞写作,偶像是鲁迅……呵呵,让你见笑了……你怎么了……”“我……”闫敏柔无法回答她,无法告诉她,自己是为她难过。于是,她移开了目光,抿了抿头发,“虽然我不相信罗叔叔会为了钱、绑架萍萍,但我觉得你应该不是故意的。”“谢谢。”程宛含泪点头。虽然这样的话,她也曾经听过,但对方无一例外都是同一岗位的同事朋友,其余所有人,都把自己当成了欺软怕硬的刽子手。仅仅因为死的是一个绝望的父亲、被救的是一个腰缠万贯的富家千金。而这个闫敏柔是唯一一个对那一枪表示理解的陌生人……或许是因为她和熊萍萍、罗小芳曾经的闺蜜情吧。“这么晚了,还不休息?”程宛看了一下手机,已经是晚上九点了。她知道,闫敏柔平日这个时候已经回房了。而今天这时候还在院子里转圈,莫不是……此时,女孩欲言又止的模样越发明显,这令她内心的猜测更加确信,“你在等我?找我有什么事吗?”“你说,我真的有可能不是爸爸妈妈的孩子吗?”闫敏柔终于鼓起勇气,道出心中的疑问。

程宛呆住了,没想到她会这么问,心里不禁暗暗责怪单坤,爹没找到,倒是把人家妈找到了,真不知道他到底干什么吃的?女孩望着自己,眼里是满满的期待,程宛也不忍心让她等的太久,在心里组织了一下语言,然后尽可能婉转地对她说:“在最后的结果没有出来之前,我没办法给你一个标准答案,是或者不是。你要问我,我还是那句话,相信警察,配合警察,等着警察的调查结果……不管怎么样,你妈妈都是爱你的,不是吗?”“我妈妈很爱我,对我很好……”她想起小时候妈妈一次又一次将自己护在怀里,抵挡父亲的暴力;想起电话里亲切而甜蜜的“宝贝”,不由地嘴角上扬,露出幸福的笑容;但很快,脑海里画面一转,那男人扭曲的脸庞、恶毒的诅咒,还是那说不出口的点点滴滴……“可是我爸……”“不管你和他们是否存在着血缘关系,都不是他家庭暴力的理由。”闫敏柔浑身一震,回过头,呆呆地看着程宛。程宛被她看着,有些难为情,略一低头,再说道:“我还是希望你不要有太大的心理压力,不要因为这个生物意义上的母亲,就产生很大的心理负担。我虽然已经不是警察了,但我了解他们,只要真相未出,他们都不会放弃,早晚有一天会给你一个交代,不仅是你死去的母亲,还有你失踪的父亲。”对方又是一颤,回过头,呆呆地看向自己。从她的目光中,程宛捕捉到了一丝慌乱。“不过警察办案也需要群众的支持,尤其是当事人。所以,如果你想到什么,希望你能 2021年9月【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都市小说小说相关阅读More+

心情小雨(1v1  强制)

松随

明日坦途

岑白水

永无休止

达达利园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4 百香果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