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如提示您:看后求收藏(仇蚀 第23,仇蚀,思如,百香果小说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畅读/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快到熊萍萍家楼下,二人碰到了闫敏柔。还没有走近,扑面而来的是一股浓郁的血腥味。“我买了一只老母鸡,想给康老师炖汤补补身体。”闫敏柔举起手里的塑料袋,那里面是一只已经剥皮干净的鸡子,安安静静,仿佛正等着主人的妙笔生花。那时二人并未多想,熊萍萍甚至还道了谢,然后三个人便回家做饭,闫敏柔身上的血腥味非常浓烈,刺得罗小芳皱起眉头,但强忍着脾气,没说什么;但熊萍萍是一个藏不住事的性格,捂着鼻子,半开玩笑半认真地问她:“你怎么了,浑身上下这个味儿,怎么,这鸡是你亲自杀的啊?”闫敏柔脸色微变,同样是强颜欢笑:“我看他们杀鸡,鸡血不小心溅了我一身,正是晦气。”其后的半个月,三个女孩都住在熊萍萍家里,睡在一张床上,却再没有打打闹闹的兴趣,一提起康如锦,便是此起彼伏的唉声叹气。罗嘉豪有时候会过来给三个孩子做饭,但大部分的时间里都是三个孩子自己做。本来就是初三年级,学习紧、任务重,三个人也只有趁着周日放假,去医院探望康如锦。一群债主找上门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一点了,熊萍萍没有开门,果断报了警。这时候,他们也才意识到闫敏柔的爸爸已经失踪半个月了。“你怎么了,发什么呆啊?”在派出所门口等待闫敏柔时,熊萍萍看见罗小芳在那里呆呆地出神,便碰了碰她,问道。“你还记不记得,那天我们碰到敏柔的时候,他身上有一股子血腥味,她还说是杀鸡不小心弄上的。刚才那个警察跟我说,别人最后一次看见她爸爸,就是前一天晚上,而且是回家……”罗小芳说着,缓缓地回过头,看向身旁的熊萍萍。顿时,熊萍萍脸色大变。余光中,闫敏柔向他们走来,嘴角挂着淡淡的笑容,可不知为何,这样的笑使得熊萍萍不由地打了个冷战。“我们不能仅凭那股子味道,就断定敏柔杀了人,万一她说的是真的……”罗小芳的话将熊萍萍从回忆中拉回,她抬起头,冷冷地看着她:“那你告诉我,冯凯是怎么回事?虽然是同学,两年了,他们没说过一句话。为什么那段时间,他们总是悄悄地见面,被我们看见了,她闫敏柔还不承认?我记得那天晚上,冯凯彻夜未归,他爸跑到学校把他打了一顿。这么巧?”罗小芳沉默了,巧的还不止这些。两个月前,她背着熊萍萍偷偷和闫敏柔打了个电话,闫敏柔兴奋地告诉她,她换了个新手机,还申请了一个微信号……说到兴奋处,闫敏柔不小心说漏了嘴,那新手机是冯凯送给她的……“不管是真是假,反正我是不会再去找她了,我劝你你也别去,这种人,危险。”熊萍萍又说道。就算是在心里不以为意,可罗小芳仍然是无可反驳。她想说,闫敏柔可能是被逼的,毕竟她父亲那么凶……可话到嘴边,她又说不出口,只是看着眼前的熊萍萍,嘴唇紧抿……就在这时,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一看是罗嘉豪的号码,便接了起来,刚喊了一声:“爸……”那边就传来一个陌生男子急切的声音--“你是罗嘉豪的亲属吧,我们是 2016年1月【2】“哟,真的把自己当成了大小姐了,架子这么大,让大家等她一个……”听着女人的阴阳怪气,熊萍萍捏紧了拳头,拼命地克制着自己,不要发作。狐狸精,要不是她,妈妈根本就不可能死。想到这,她真恨不得一拳头砸到对方的脸上;不仅是她,还有那个幸灾乐祸的小男孩,统统是不该存在的。老天爷真的是真正的不公,为什么死的都是好人?为什么要让这些破坏别人家庭的“小三”和他们的孩子们活得这么滋润?想起妈妈,熊萍萍恨不得将他们挫骨扬灰。只是,她不能。因为罗小芳和罗叔叔,自己是他们唯一的希望。拳头松开,她低下头,慢慢地走过去,叫了一声“爸爸”,便在餐桌的角落里坐下,对于其他人视而不见,尤其是身旁不远处的那个老太婆。拿起碗筷,正准备吃饭,手背就被人狠狠地敲了一下--“也不知道洗手,乡下妞,一点教养也没有……”熊萍萍抚着发黄的手背,狠狠地瞪视着这个被自己称之为“奶奶”的老太婆。说我是乡下妞,你自己才从农村几天啊?忍了忍,她还是没有将这些话说出来,但也绝不打算轻易妥协,就在这时,忽听一声重重地咳嗽,紧接着就是爸爸那低沉的声音--“快去洗洗手吧,毕竟刚从医院回来。”熊大裕说着,还向女儿使了个眼色。看来爸爸已经知道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在心里暗暗地叹了一声,从椅子上站起来,一声不吭地向卫生间走了去。一路上,她都在思考一个问题,该怎么和他说。不过,从现在的情况来看,爸爸已经知道了。这样一来,反倒是比较容易开口了。“学什么学,她这个年纪,若是在农村,孩子都打酱油了。还上学,上大学?想得美?”老太婆声音尖锐,一字一句窜入她的耳膜,无一不是在挑动她的愤怒。“妈,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这么大年纪,嫁人违法……再说了,我们t?又不缺那几个钱……”“我看你是钱多的没处使了,没事找事?你可别忘了,那丫头可不是省油的灯,为了那个骚货,她差点把我打死……”“骚货”这个词,彻底惹怒了熊萍萍,若不是父亲那重重一咳,她可能又会克制不住冲过去,将那老太婆狠狠地打一顿。此时此刻,为了罗小芳,她不得不拼命地深呼吸、克制自己,反反复复,让自己冷静。若无其事地走过去,坐下来,沉默着吃了饭。可能是因为她的沉默,晚餐显得有些让人窒息,丝毫达不到熊大裕期盼的其乐融融。对此, 熊萍萍只能是非常抱歉,她实在是装不下去了。吃完了饭,熊萍萍一声不吭,跟着爸爸去了书房。“你奶奶刚才的话,你不要放在心上,她没什么文化,什么也不懂……”熊大裕在解释着什么。熊萍萍嘴角轻扬,浮出一丝冷笑。抬头看着女儿的脸色,熊大裕说不下去了,转过头,掩饰着尴尬。好一会,他回过头,转移话题:“你那个同学她爸爸怎么样了?”“刚刚脱离危险,正在icu。”罗嘉豪是在施工的过程中,一个不小心,高空坠下,摔断了肋骨。这属于施工事故,施工方垫付了手术费。只是后面的住院费、营养费、医药费,施工方你推我我推你,谁也不愿意负责任。罗小芳急的团团转,一个劲儿的抹眼泪;熊萍萍除了安慰,也没有别的办法;无意间抬头,看见楼梯口的司机老吴,她想到了爸爸,便决定压下心里的不满,找爸爸试一试……“能不能借我一笔钱?”她把头压得很低,总觉得丢脸了。自从妈妈去世,她就真的不想和这个男人再有任何关系。“哦,是要交什么补课费吗?”她怀疑他是明知故问,只是现在有求于人,她不得不低声下气:“不,是为了罗叔叔。罗叔叔打工赚钱,挣得的钱都给小芳看病、上学了,剩不了多少钱。那些人只是垫付了手术费,连住院费都没有给。医院已经发出警告了,如果再不给钱,明天就必须出院。可现在,罗叔叔还没有醒过来……”熊大裕抱起双臂,靠在书桌上,半天不语。看到如此,熊萍萍心里是莫名的紧张,她知道,如果爸爸不同意,罗小芳的天就真的要塌了。“好,我可以答应你,承担罗嘉豪所有的医疗费;不过你也要答应我一个要求……”从那以后,熊萍萍就成为爸爸身边的“小秘书”,和那个风情万种的女人一样,一左一右陪着熊大裕出入各种豪门云集的场合。每当那些或大肚便便、或面红耳赤的中年男人们向自己投来贪婪的目光,她都会有一种想要吐尽胆汁的感觉。然而表面上,她还得配合着那个男人,强颜欢笑。幸运的是,因为即将升入高三,暑假只有两个星期,熊萍萍也算是很快就摆脱了这种令她极度不适和厌恶的肮脏生活,回到了学校。和他一起回来的当然还有罗小芳。熊大裕也算是说话算数,不仅给罗嘉豪缴纳了各种费用,而且还在学校即将开学之前,自掏腰包,帮罗嘉豪雇了一个保姆。父女俩初时难为情,不好意思接受,但熊萍萍带着熊大裕亲自去医院探望、劝说。看在熊萍萍的面子上,罗家父女俩接受了这样的帮助,请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4 百香果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