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如提示您:看后求收藏(仇蚀 第24,仇蚀,思如,百香果小说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畅读/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自己造的孽,就让他自己去承担后果吧。独自坐在车上时,熊萍萍总是忍不住无声地笑,因为可以想象,那个家的今晚,是如何的水深火热。可回到宿舍,躺在床上,一闭上眼睛,白天的一幕幕顿时清晰地浮于脑海。她甚至是做了一个梦,在梦里,她被所有人五花大绑,抬到床上,眼看着那个丑陋的、赤身裸体的男子一步步地逼近自己,冷笑着看着他的猎物,如同看着砧板上的鱼肉……“啊……”熊萍萍大叫着,从床上坐起,只觉得心跳的很快。“做噩梦了吗?”回头,罗小芳正关切地看着自己。这令她心里一阵温暖,这个世界上,她罗小芳怕是唯一真心对着自己的人。胡迪今天晚上又没有回来,寝室里就他们。罗小芳下了地,来到她身边,两人相互偎依着。“昨天晚上,我梦见康老师了,她让我们一定要好好学习, 考上大学。”无论真假,这句话都足够令熊萍萍泪流满面的。她什么也没说,只是紧紧的抱住了罗小芳,两个人就这么在床上,枯坐了一晚上……从那以后,熊萍萍再也没有回过那个家,父女俩只是偶尔一个电话,内容也是普通的问好。关于钱的事,熊萍萍从不主动开口,但每个月都有两三千的生活费雷打不动的进入自己的账户。通常情况下,这笔钱,熊萍萍会分成两部分,一部分用作生活费,一部分存起来,作为买资料的钱和下学期的学杂费。那天起,在她的生活中,似乎只有一件事,读书,提高自己的成绩。其实她的学习成绩不差,中考的时候620分,那样的分数,是完全有可能进入重点班的。只是因为当时母亲身体不好,需要人照顾;再加上罗小芳身边也离不开人,她拜托熊大裕找了关系,进了普通班。高一高二,为了妈妈,熊萍萍的学习也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后来妈妈去世,她更是心灰意冷,彻底放弃了学业,幸亏罗小芳在旁边一直鼓励着她。饶是如此,她的学习成绩依然是和之前差了一大截子。上次模拟考试,名次居然到了300之后。不过她没有灰心,下定决心,一定要在高考之前,将自己的水平稳定在前一百名。为了这个目标,她放弃了一切娱乐,几乎每时每刻都在学习。任何时候,不管她在干什么,在他的她里,都有一本书。就连罗小芳都忍不住开她的玩笑--“哟哦,我们的萍萍小姐什么时候变成林妹妹了,手不释卷?”对此,熊萍萍只是淡然一笑,不多说什么。周末的下午,熊萍萍看书累了,打了个哈欠,起身揉了揉眼睛,站在窗口,向外张望。妈妈说过,窗外的蓝天白云可以锻炼视力,让眼睛得到充分地休息。熊萍萍牢记妈妈的话,每次看书一个小时,她都会放下书本、走到窗口,向外眺望,这已经是一个习惯了。大概十分钟,她收回目光,开始做cao。此时,宿舍里就她一个人,她可以无所顾忌。不曾想,才做了两个动作,宿舍门就被人推开了,是舍友胡迪。她看见自己,也是一愣,好像是没想到。低头走进屋内,打开床头柜的抽屉,拿出一个文具盒一样的东西,朝熊萍萍扬了扬,笑道:“拿东西。”随后,她客气地点点头,快步离开了房间。熊萍萍有一种感觉,胡迪是故意躲着自己。究其原因,恐怕还是因为那天在宿舍里,自己和罗小芳的对话。恐怕她是听到了什么,怕了。她心里其实也有点忐忑,如果这个胡迪跑去报警,该怎么办?事实证明,这样的担心是多余的,胡迪没有去报警,什么都没有发生,是自己杞人忧天了。话是这么说,可对于闫敏柔,在他心里,还是有很大的疑惑的。真的是她杀了闫家祥吗?每次想起这个问题,浓烈的血腥味,就会在不知不觉间,窜入自己的鼻腔,让她没来由的产生一种恶心的感觉,一如那天下午的偶遇。闫家祥头一天被人最后一次看见, 2021年9月【26】闫敏柔慢慢地睁开眼,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张似曾相识的脸。仿佛在哪里见过,可一想起来,又令她头疼。头很疼,好像是狠狠地摔了一跤,发胀发酸。渐渐的,眼前越来越模糊,那个似曾相识的脸庞突然间变成了一团雾气,模糊不清。下意识地闭上眼睛,本能地觉得如此可以让自己舒服一点。可到头来却发现,只是徒劳,头越来越痛,仿若挣扎一般,使她忍不住呻吟出声。“你没事吧,要不要去医院?”耳畔响起一个轻缓温柔的声音,让她意识到这不是梦境,而是现实。并且确确实实有一个人站在自己面前。忍着头疼,她又一次睁开了双眼。这一次,她看清楚了眼前的人。这是个已经不太年轻的女人,闫敏柔觉得和自己的年龄差应该是在十岁左右,整张脸看上去已经趋于成熟,甚至于让人没来由的产生一丝信任和安慰。随着大脑的清醒,曾经的记忆也在慢慢地复苏:“程警官……”“我和你说过,我已经不是警察了。”程宛苦笑,见她挣扎着欲起身,急忙伸手相扶,“你需要什么?”“萍萍……”听到这个熟悉的名字,程宛也不禁有些黯然:“熊萍萍的尸体已被送去了殡仪馆,她父亲熊大裕正在往这里赶……”闫敏柔微微张唇,说不出一句话,泪水却在眼眶中打转,空气中弥漫着的尽是她哀伤的叹息。“你先好好休息一下,有什么事,过几天再说。”程宛安慰完,试探地扶着她躺在床上。闫敏柔没有反抗,好像是个木偶一般,仍自己cao作。躺在床上的时候,也是一声不吭,只是瞪着大大的泪眼,仰视着天花板,呆呆地出神。程宛不知说什么好,除了一声接着一声的叹息,她不知如何劝慰眼前这个女孩。

从床边起身,最后看了一眼,程宛离开了房间,并轻轻地关上了门……就在房门关闭的那一刹那,闫敏柔突然有了动作,她先是机械般地转过头,瞧了一眼紧闭的房门,确认房门已经关好,并且无人再来打扰之时,她擦干了眼泪,小心翼翼地拿出衣服里的手机,指纹解锁,打开了一条短信,认真地看了起来,看着看着,眉头渐渐的锁死,一只手握紧了拳头,指甲钳进肉里,生疼……回头一看,单坤、叶晓霜都坐在沙发里,程宛不由地弯起嘴角,没来由地苦笑。走过去,在他们对面坐下。“怎么样,我刚才听见你说话,是不是她醒了?”叶晓霜指了指紧闭的房门,小心翼翼地探问道。下意识地看了眼单坤,程宛说:“刚刚苏醒,情绪还不稳定,我建议暂时不要询问。”“哦。”叶晓霜轻轻地应了一声,默默地低下头,如同犯了错误的孩子。好半天不见面前两人吭声、气氛有些尴尬、令人不适。她终于忍不住,再次开口了,“要我说,当初就不应该通知她,这下好了吧,人一到,立马晕了,还得我们照顾她,手忙脚乱的……”说着说着,女孩愤然地鼓起嘴巴,瞥了眼单坤, 极度的不满。“凭着两人的关系,早晚有这么一天,只要她知道……”“可是……”叶晓霜还想说什么,可单坤却没给她机会--“你那里怎么样?”单坤扬扬下巴,指向程宛。就算是没兴趣,此时,她也不得不答:“如你所想,闫家祥的死,很可能和闫敏柔有关,并且熊萍萍知道这件事。”考虑到闫敏柔就在隔壁的房间里,说这话时,程宛特意压低了声音。“什么,难道是真的?”叶晓霜一声惊呼,完后又捂住了嘴巴。单坤尽管吃惊,但还算是有定力,从沙发上起身,招了招手,便首先开门,离开了闫家。程宛和叶晓霜对视一眼,也急忙跟了出去。三个人下了楼,在休息平台上站定。说话前,单坤习惯性地抬头看了一眼,然后才低声问道:“可以确定吗?”“不可以,因为那个胡迪也只是听了一耳朵,到底是不是,她也不能确定。”单坤听罢,瞪大双眼,难以置信。程宛则是无奈地耸耸肩。“你的意思是说,熊萍萍曾因为闫敏柔和罗小芳吵架,并且还说过‘杀人’这两个字?”“不是‘杀人’,而是‘杀人犯’。”程宛纠正他们的错误,“而且这不是唯一一次争吵。所以熊萍萍口中的这个‘杀人犯’指的到底是不是闫敏柔,暂时无法判断。”单坤沉默了,转过身去,思量着什么。程宛没有打扰,同时也示意叶晓霜不要说话,与此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4 百香果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