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如提示您:看后求收藏(仇蚀 第28,仇蚀,思如,百香果小说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畅读/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想到这,她笑了,也哭了……“滴滴滴,滴滴滴……”微信提示音响了起来,将沉浸于往事的闫敏柔拉回到了现实,她赶紧擦干眼泪,打开对话框--“美女,到哪了,哥哥我可等不及了哦。”后面还有一个飞吻的“红心”。抚了抚胸口,强忍着身体的不适,闫敏柔快速打了几个字:“我已经下火车,马上就到了。帅哥,别急啊,我可不是那么容易满足的啊。”“你放心,今天晚上保证让你欲罢不能……”闫敏柔笑了,鱼儿上钩,成败就在今天晚上了。大不了同归于尽。她这样想着,闭上眼,默默地祈祷,妈妈,今天晚上你一定要保证我成功,为了你,也为了我们的幸福,这个人,必须得死。她再次紧握双拳。对她来说,这是个完全陌生的城市,以至于下了车,便不知道何去何从了。到处都是繁茂景色,人来人往,好不热闹。顺着人流,出了车站,闫敏柔呆在了原地,该往哪里走?下意识地拿出手机,打开熟悉的对话框,输入一句话,很快,那边便有了回复。看到对方的答复,她不由自主地勾唇一笑,随即放下手机,缓缓地向前方走去。找了一辆出租车,和司机交流了一下,没有太多的犹豫,就上了车。坐在车上,看着飞驰而过的街景,她深深地叹了口气,二线城市,就是不一样。锦市,距离河州将近一千公里,高铁五个小时,再加上搭乘公交车,来到这里,差不多花费了十二个小时。天知道,如果不是那个神秘的电话、神秘的短信,她有理由相信,自己永远也不可能和这个城市有什么联系,也几乎不可能来到这座城市。可现在,她来了。为了一个真相,为了一个事实。再次拿出手机,翻了翻,本想查找熟悉的情况,却发现空空如也。差点忘了,这已不是原来的手机号码。接到那个电话不久,她便在自家门内发现了一个牛皮纸袋,打开一看,竟是一个新的电话卡,将其插入手机,就发现了和那人的聊天记录。看来熊萍萍早就在策划此事。尽管摸不清她的真实目的,但闫敏柔依然充满了感激。同时也坚定了信念,既然已知真相,就不能让对方失望。所以她来了,为了自己,也为了曾经的友谊。拔出曾经的电话卡,也是熊萍萍的建议。她告诉她,只要她卡在手机里,不管去往何处,警察都可以轻松锁定位置,唯一的办法就是关机、拔卡。闫敏柔听从了她的建议,扒掉个人手机卡,扔在家里,换上这张新的手机卡。她不知道这张手机卡的所有t?人是谁,但萍萍告诉她,警察查不到这张卡,她可以放心地使用。无论如何,她愿意相信自己的老朋友。果然,十二小时过去了,她还没有感觉到身边的任何危机。由此可见,萍萍并没有欺骗自己。出租车停了下来,半个多小时的路程,向外一看,是一座五六层高的中等建筑,从斑驳的外墙上看,似乎已经有些年头了。在二三楼外墙的中间,悬挂着一个金色的大牌匾,上书“天天假日酒店”。就是这个地方。下了车,目送着出租车渐行渐远,闫敏柔收回目光,转身走人身后的宾馆大厅。大厅不大,只是一个小小的开间,甚至还比不上隔壁的一个小卖部。里面的布局也是非常简单,一条木质长桌,将里外分割开来,后面是一个五层的柜子,摆满了各式各样的名烟名酒、瓜子矿泉水。一个看起来四五十岁的中年妇女正坐在桌子内侧,把玩着手机,时不时地发出呵呵呵的笑声,似乎是看到了什么好玩的内容。闫敏柔故意发出声音,向她走去。老板娘听见声音,也起身迎她,嘴角的笑容一点点变大,反应很快。掏出身份证递给她,却没有交钱,只是说:“203,有人订过了。”老板娘脸色微变,有点冷。很显然,她知道对方并非照顾自己生意的。拿过身份证,简单地看了眼,就还给了对方:“上了楼,往里走,倒数第二间。”老板娘这个态度,她也懒得说一声“谢谢”,拿回身份证,径自上楼去了。二楼一个人都没有,放眼看去,都是房门紧闭。地上铺着软绵绵的毯子,走上去,发出“擦擦擦”的声音,配合着这密不透风的阴暗环境,总有些异样的感觉,唆使她时不时地回头,向后看去。空荡荡的走廊里除了自己,并无他人;但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不安,在心里却挥之不去。终于到了,在203门前,她停下了脚步。深呼吸好几次,让自己平静。刚才那一路,她心跳的很快,几乎都要从嗓子眼跳出来了。尤其是现在,马上就要见到那个人了,浑身的血液不受控制地向上涌动,聚集到头顶上,似乎就要喷薄而出。但理智告诉她,必须冷静,否则还没有决斗,人就已经输了。几次深呼吸后,她渐渐地平静下来了。抬起手,轻轻地敲击着房门,无人响应。再敲,依然如故。不由的,她拧起了眉头,凑近门上的猫眼,向里张望,什么也看不清。搞什么鬼?在心里暗骂一句,掏出手机,给那人发了一个:“你在哪儿?”半分钟后,对方有了回答:“我在学校上课呢,暂时去不了,你在那儿等我两个小时,下了课,我就去。”看到这句话,闫敏柔先是一愣,而后皱起眉头,第一反应是,是不是中计了?仔细想想,不会吧,两人是第一次见面,而且之前萍萍和他的聊天,都是用的陌生人的资料,对方应该不会有所察觉。“房卡在地毯下面。”对方又发来了这样一句话,闫敏柔半信半疑,俯下身,在门前的地毯下面摸了摸,果然摸到了一个硬邦邦的方形物,拿出一看,果然是房卡。轻轻一对,房门就打开了。一个人也没有,那个人果然不在。只是,两个小时后,他真的会来吗?闫敏柔突然有些不确定。客房里所有的一切都是新的,看上去并没有人来过的痕迹。闫敏柔突然有些紧张,下意识地捏紧了手里的皮包,那里面有一把匕首,很锋利,可以随时要了对方的命。走进卫生间,站在镜子前,闫敏柔看着镜子里那张熟悉而陌生的面容。此时此刻,只剩下憔悴而坚定,她禁不住扪心自问,真的要这样做吗,值得吗?这个问题好像不需要答案,毕竟,自己等了十年。泪水,夺眶而下,妈妈,我要为你报仇了。坐在床上,静静地等待着,手里的皮包放在胸口,始终没有离开。等啊等,两个小时过去了,他还是没有出现。“你怎么还没有到,我都等急了。”写下这样一句话,闫敏柔觉得自己恶心的要吐。但没办法,为了引蛇出洞,有些示弱是必须的。只可惜这次的示弱并没有达到期望的效果,那边沉默了很久,没有任何答复。刚开始,她还可以告诫自己,耐心地等待;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心里的不安越发加重。事到如今,她不得不怀疑,对方也可能是察觉到了自己的阴谋。可让她怎么也想不通的是,问题到底出在哪儿?又是两个小时过去了,她反反复复地发消息,对方还是没有任何反应。唯一庆幸的是,对方并没有拉黑自己。思量了片刻,她鼓起勇气,拨打了对方的视频电话。也就两秒钟,对方挂断了。

尽管预感到不测,但她并没有放弃,又拨打了几次,却都遭到了秒挂。心里的不安与怀疑越发加剧,就在这个时候,她听到一阵似远似近的手机铃声。隔壁有人?意识到这一点,她吓了一跳,“腾”的一声,从床上坐起,快步走到门口,拉开一条缝,向外看去。不是隔壁,是对面。而在这之前,她根本没有发觉,该死。恰好,对面的房门在这时候开了,一男子一边打着电话,一边向外走去。闫敏柔初时不敢细看,只是躲在门后,待那人走远了,才悄悄地探出头,向外看了一眼。只一眼,她差点大叫一声,居然是他。 2021年9月【32】和儿子在电话里吵了一架,现在的李越闵正在气头上,明明是约自己见面,到了却没有出现,害得自己在那个房间里足足等了一个多小时。早知道就不应该过来,事到如今,李越闵后悔不已。挂了儿子的电话,他又急急忙忙拨通了另一个号码,在电话里好言相劝:“宝贝儿,你想吃点什么啊,我马上去给你买。你不用等我,照顾好你肚子里的小宝贝就行了,爱你哟。”最后一句话,他还特意用了一个怪里怪气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4 百香果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