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如提示您:看后求收藏(仇蚀 第29,仇蚀,思如,百香果小说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畅读/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直到萍萍那封信……所以她杀了李越闵。这不是她 2021年9月【33】“为什么?因为那个女人就是个狐狸精、丧门星,勾引我爸,害死我妈,不杀了她,我妈在天之灵、死不瞑目。”李潇歇斯底里地吼着,面色扭曲,比之刚才,更加狰狞。闫敏柔听不得旁人如此侮辱自己的母亲,激动地想要冲过去与之纠缠,奈何程宛死死地扣着她,令她无法动弹。李潇似乎不在意这个,仍然自顾自地说下去:“想当初,我爸把那个女人带回家,我妈是好吃好喝地招待,还帮她找工作。因为户口问题,找不到好工作,我妈就让她待在家里,甚至还把我的房间挪给她用,让我去睡沙发床。我妈对她这么好,那个女人不但不知道感恩,反而爬到我爸的床上去了……”“不可能……”闫敏柔激动地大吼。“我亲眼看见了,你说可不可能?”李潇也是声音嘶哑。一旁的程宛虽未言语,脑中的震惊也令她一时半会说不出话来。如果他说的是真的,这事情想必对他的影响是难以估量的吧。“我这辈子都忘不了那天看到的一幕,多么肮脏,多么羞耻……妈妈带我去逛商场,走到半路,突然想到了那个女人,想给她买件衣服,却又不知道买多大的,就回去叫上她;可万万没想到,打开房门,就看见她和我爸赤裸裸地躺在床上,一件衣服都没有穿啊……”说到这,男孩眼里闪动着晶莹的泪光,整个人的身体都在瑟瑟发抖。闫敏柔呢,只是哭,不停地摇头,似乎无法接受这个残酷的事实。程宛呢,也禁不住皱起眉头,如果这是事实,那个宁秋叶也太……“我妈身体本来就不好,看到这一幕,直接晕了,送到医院才知道,是癌症。不过发现的及时,还有救……可我爸居然阳奉阴违,他答应妈妈,把那个女人送走,实际上却把她藏在这个房子里,而且经常跑来和她私会。妈妈刚开始不知情,还可以安心治病,眼看着情况渐渐乐观,那个女人居然找上门来,堂而皇之的要求我妈妈让位,简直不要脸到了极点……”闫敏柔呼吸急促,感觉得出异常激动。想来她也无法接受自己的母亲成为一个逼死原配的第三者……“最关键的是,我爸把给我妈治病的钱全给了那个女人,就为了这个小畜生……”李潇说到激动处,顿时将所有的怒火全部倾注在了闫敏柔的身上,冲过去便要打人,却被程宛狠狠一推,整个人直接跌坐在了地上。“她妈妈逼死了我妈,一命赔一命,何错之有?”李潇大声质问着,嘴里的唾沫几乎飞溅到了闫敏柔的脸上。他想冲过去,狠狠地打她,扇她,就像当初对待那个女人。奈何程宛刚才那一巴掌刚才打在他的肋骨上,使得他全身酸痛,根本就站立不起。他做梦也没想到,一个女人的力量居然可以那么大。饶是如此,他仍然不停地刺激着闫敏柔:“你信不信,就在这个地方,就是你那个位置。五年前,我扒光了你妈妈的衣服,扯断了你妈妈的头发,还把她-强-奸了……”“啊……”闫敏柔接受不了这个事实,冲他嘶吼,要不是程宛拦着……看着男孩冷t?笑的样子,程宛只觉得毛骨悚然。五年前这孩子多大,十五还是十六?-强-奸、性侵、暴虐、囚禁……很难想象,这样的事情会由一个孩子来完成。可事到如今,这个李潇是不可能说谎的。只是有一件事,让程宛怎么也想不通……“你如此折磨宁秋叶,李越闵难道就不知道吗……”话音未落,便听见男人哈哈大笑--“原本我以为,那个女人真的会取代我妈,成为家里的女主人;谁知道,我只不过是用她的语气给我爸发了一封绝交信,我爸问了几句,得不到回音,就不闻不问了……你知道吗,当初我爸来过这个地方,那时你妈就在这个地下室里,可是他看也不看,找也不找,就这么走了……那时,我才明白,你妈妈对他来说,只不过是一个玩物而已,和阿猫阿狗没什么区别,不过是一个他发泄欲望的工具罢了……”闫敏柔承受不住,又开始歇斯底里地激动,程宛急忙死死的抓住她。“既然你知道,为什么还要杀她?就算是没有她,还会有其他女人让李越闵背叛婚姻……”“我不管,我只知道,是那个女人逼死了我妈妈,我要让她一命赔一命……”李潇仍是激动地青筋暴突。程宛只是冷冷地看着他,等着他把话说完,反正现在的他已经做不了任何伤害闫敏柔的举动了。“让我没想到的是,那个女人居然逃了。”李潇接着说,“幸亏被我及时发现……原本以为她会去找我爸,向我爸告状,谁知道,她居然坐上长途汽车……如果是平时,我也没工夫跟着她,谁让那个时间刚好是暑假,我爸也不管我,我无事可做,就悄悄地跟在她身后,没想到这一跟,就到了河州……”“没想到你还挺有定力的……”程宛忍不住讽刺他。“我只是不想让他报警。”他总算是说了实话,“我可是学校里的年级第一啊,如果被她报了警,我的一辈子就毁了……”“所以你就杀了她?”“谁让她这么快就发现我了?不过,也是早晚的事。我说过,要让她为我妈妈赔命。”一提起“妈妈”,李潇立马青筋暴突,面色狰狞。“她真的给我找了个好地方,荒郊野外,还有个正在施工的工地。杀了她以后,我就把她埋在人家已经施工完成的桥墩底下,不过个十年二十年,永远不可能被发现;就算是被发现了,也没有人会想到我。因为我根本就‘没去过’河州……”不得不承认,这个男孩的心机深沉,非同一般。“为什么,为什么要骗我?”闫敏柔激动地吼问道。李潇阴阴的笑了:“白给的钱,我为什么不要;更何况,这本来就是你那个狐狸精妈妈欠我的,欠我妈妈的……那个狐狸精死了,我要让你代替她一辈子还我妈妈的债……”说到这,他突然瞪大了双眼,目光灼灼地看着对面的女人,如芒如刺,好像是要把他活活地烧死一般。

闫敏柔彻底被激怒了,这一次,她顾不得程宛的阻拦,直接扑过来,掐住了他的脖子……李潇也不甘示弱,猛地拽着她的胳膊,指甲钳进肉里,企图用那钻心的疼痛逼得她放手。然而,闫敏柔似乎打定主意,绝不放过他,哪怕痛感深入骨髓、痛不欲生,她就是不放手。“放手,闫敏柔,快放手,杀了他, 你也要坐牢的。”程宛试图拖开她,可没想到,这个女孩力气不小,就算是使尽了全身力气,也无法让她挪动半步。“程警官,你别管我了。来之前我就想好了,大不了同归于尽,反正我一定是要给妈妈报仇的……”眼见着李潇已经开始翻白眼,闫敏柔笑了,回过头看着程宛,“程警官,你们不是一直在找那个畜生的下落吗?我告诉你,是我杀了他……趁他喝醉酒、躺在床上,我捅死了他……但我不后悔,因为不杀他,死的人就是我。为了妈妈,为了活下去,我必须杀了他……”尽管早有猜测,如今得知真相,程宛还是震惊不已。只是她现在没工夫去问为什么,只是趁着对方愣神,一把将她拽了过来:“既然是为了你妈妈,就更应该好好地活下去……”“可我妈妈已经死了……”“最起码她泉下有知,希望你活着,开开心心地活着……”程宛拽过她的衣服,让她面对自己,冲她吼道。闫敏柔先是一愣,然后歇斯底里地大叫一声,扑到程宛的怀里,嚎啕大哭。程宛没有安慰,只是拍着她的肩膀,无声地安慰。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耳畔传来一阵冷冷的笑声,抬眼看去,对面的李潇正挣扎着起身,好不容易站起来了,也是摇摇欲坠。程宛见是如此,下意识地护住了闫敏柔,警惕地看着此人。“我没想到你会来,不过这样也好,你也是该死的。”这一次,李潇的怒火对准了程宛,“如果不是你的那一枪,现在所有的一切都不会发生……”“真的吗,你觉得你真的可以逍遥法外,冒充宁秋叶、哄骗她一辈子吗?”程宛冷笑,“李潇,难道你就不想知道,闫敏柔是如何得知事情的真相的吗,到底是谁告诉她的?是谁对你的所作所为了如指掌,是谁出卖了你……”“你给我闭嘴……”“是你的女朋友,是你唯一爱着的女人,熊萍萍……”“你闭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都市小说小说相关阅读More+

心情小雨(1v1  强制)

松随

明日坦途

岑白水

永无休止

达达利园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4 百香果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