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如提示您:看后求收藏(仇蚀 第30,仇蚀,思如,百香果小说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畅读/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你放心,我有的是钱,除了我爸,还有人每个月都会给我呢……”李潇说到这,语气有些得意。“什么人啊,这么好?”“你就别管了,你只要知道,我有钱就够了。”说着,他低下头来,在手机上cao作一番,“看看,到没到账?”熊萍萍查看了一下手机,果然有一笔五千块钱的转账到了自己的银行卡,只是面对这笔天降横财,她的心里却没有任何喜悦之情,想到之前她无意间发现的秘密,不由地皱起了眉头,面色复杂的看着面前的男友。突然间,她被他打横抱起,直接扔到了床上,面对着对方铺天盖地般的狂吻,她只能左躲右闪,试图避开,口中还不停地求饶--“放开我,快放开我,你不能这样……”对方置若罔闻,甚至于女人的哭喊令他更加兴奋,“哗啦”一声,扯开了她的衣服……寒气入侵,熊萍萍打了个冷战,虽未有过经历,但作为女人,她心里明白会发生什么,身体产生了本能地恐惧,四处乱摸,抓起口袋里的手机,狠狠地向对方的脑袋砸了过去。“啊……”剧痛惹得李潇一阵急呼,跌跌撞撞地向后退去。趁此机会,熊萍萍翻身坐起,用最快的速度迅速穿好了衣服。再抬起头,迎面是那男人猩红的眸子,她甚至在其中看到了逼人的杀气,禁不住打了个哆嗦,迅速低下头来。“我还没有准备好。”她轻声说着,不敢抬头看他。脚步声渐渐近了,她知道他向她走来,心里莫名的恐惧。最终,他停在她面前,她可以看见他的脚。他抬起她的下巴--“如果你敢背叛我,我会杀了你。”她觉得他不是在开玩笑,如果她真的拒绝他,说不定他真的可以杀人。她也不知道这样的想法从何而来,但女人的 2021年1月【2】“好像是吧,敏柔她妈妈就是这个名字,我还记得……咳咳咳……这么突然问起这个?”电话里,罗小芳声音虚弱,咳嗽不断。“没什么,就是突然想起,随便问问……”“在这之前,你可是从未提过……咳咳咳……怎么,是不是敏柔出什么事了……”“不知道啊,我已经很久没有和她联系了……”电话那边是长久的沉默,罗小芳一直不说话,这令熊萍萍有些不安,“你没事吧?”

“我也很久没有和她联系了。”罗小芳终于开口,声音有些低沉。熊萍萍红了眼眶,莫名的有些难过,想哭,只是不想让电话那边的好朋友听出来。转过头去,吸了吸鼻子,止住即将落下的眼泪,再次拿起电话,强颜欢笑:“等我放假回家,我们一起去看她吧。”“是啊,该去看看他了,好多年没见了……见到了她,替我问声好……咳咳咳……”熊萍萍一愣,没想到她会说出这样的话,心里更是不安。强迫自己将这些不安摘除,准备等罗小芳舒服一点了,就开开玩笑,缓和一下气氛,没想到电话里的咳嗽声愈演愈烈,引得熊萍萍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小芳,你没事吧,小芳……”无人回答,半分钟后,电话里传来“邦”的一声巨响,好似重物落地。“小芳,你没事吧,小芳……”电话那头传来脚步声、罗嘉豪急切的呼唤,随后还有“丁零哐啷”的杂音,紧接着“吱”所有的声音戛然而止……很显然,有人挂断了手机。熊萍萍焦急万分,看得出罗小芳出事了,很有可能是犯病了,也不知道情况如何,有没有生命危险。其实这已经不是罗小芳第一次犯病了,先天性心脏病,速效救心丸随身携带,熊萍萍早已见怪不怪。可这段时间,她越发觉得罗小芳的情况不容乐观,说话的时候有气无力,甚至还充满了悲观色彩,给人一种“她好像知道自己大限已到”的样子,每次的电话都好像是交代遗言,声音虚弱,让人听起来莫名的心酸和心痛。为什么会是这样?不是说会用到最先进的医疗手段吗,怎么还是避免不了悲剧的发生?此时,熊萍萍内心里诸多疑问、诸多不解,还有难以形容的不安和担心;真的恨不得飞奔到她身边,只是锦市、河州,相隔数百里,真的是有心无力啊。她本想给罗嘉豪打电话,又担心耽误了救人,只能按耐着性子,等着罗嘉豪主动联系她。一个小时后,罗嘉豪终于打来了电话,在电话里,他告诉熊萍萍,罗小芳心脏病突发,被120接走了,现在已经住进了医院,刚刚抢救过来,但人还是昏迷状态,大概需要两三个小时才可以醒过来。得知罗小芳并无大碍,熊萍萍长舒一口气,抚了抚胸口。“叔叔,前段时间,我听说医院里可以做人工心脏手术,怎么样,有消息了吗?”“哦,还在准备吧,医生还没说……萍萍啊,不说了,医生叫人了,我去看看小芳啊……”熊萍萍还想说什么,罗嘉豪那边已经挂了电话,微微皱眉,有些不满、奇怪;但联想到罗小芳身边离不开人,也就作罢了。最近总是这样,和罗嘉豪通话,说不到两句,他就总会找借口挂断电话,以至于小芳的真实情况,她到现在都模模糊糊。为什么会这样?不过得知罗小芳暂时脱离了危险,熊萍萍一颗心也就放了下来,再次想到了宁秋叶,看来自己没有记错,宁秋叶的确是闫敏柔的母亲。可问题是,闫敏柔的妈妈几年前就去世了,怎么会……闭上眼睛,把所有的事情从头到尾回忆了一遍,熊萍萍恍然大悟,顿时明白了一切……熊萍萍还记得当初得知闫敏柔的妈妈去世是一个深夜电话,打电话的就是闫敏柔,母亲接到电话后,和自己说了一声就出门了,两天后才带着闫敏柔一起回来。后来母女俩说悄悄话时,妈妈告诉她,自己去晚了,并没有看见闫妈妈,因为很早就下葬了。这是否意味着宁秋叶当时根本就没有死……想起她们母女俩当初的惨状,熊萍萍也就想明白了其中的道理,甚至是懂得了闫敏柔“杀害”她爸原因何在……只是让她想不通的是,宁秋叶这些年躲到哪里去了,李潇为何会变成她的身份向闫敏柔骗钱,真正的宁秋叶又去了哪儿,难道……不知为何,她突然想起那个男人警告自己时的满脸杀气,不由地打了个冷战。“砰--”房门被推开,熊萍萍惊了一下,回头一看,见是室友郝媛媛,便暗暗地吐了口气,这丫头就是如此不拘小节,自己早就习惯了。再次垂下头来,把玩着手机,心想要不要再打电话问问小芳的情况。可如今寝室里还有外人,不太方便。就在她考虑着要不要出去时,她发现郝媛媛一直在看她,神色有些异样。“你和那个李潇怎么样?”郝媛媛终于挪到了她面前。“挺好啊。”她故作轻松,“怎么了?”“没什么没什么。”郝媛媛讪讪地笑着,然后摆摆手,离开了。看得出对方话里有话,熊萍萍却并不着急,因为凭借她对这个室友的了解,郝媛媛并不是一个沉得住气的人。果然,不出三分钟,对方又扭扭捏捏来到自己面前--“刚才,就在刚才,我看见他和一个女的进了宾馆……”熊萍萍一惊:“认识吗?”“不认识,不过看打扮,有点……”郝媛媛没有把话说完,只是看着她,意味深长地点点头,然后离开了。熊萍萍没理她,而是眉头紧锁,陷入了沉思。李潇花心,她从一开始就知道,但却并不能否定他对自己的真心,其来源莫过于二人的同病相怜。据说他妈妈是因为丈夫的乱来,活活被气死的。从那以后,他和父亲就断绝了关系,饶是如此,父亲每个月的生活费,他倒是来者不拒,和自己一样。两人是在学校超市的应聘活动中认识的,二选一,李潇将工作机会让给了自己……从那时起,两人成为了朋友,时间一长,自然而然就走在了一起。也是因为同病相怜,两个人总是有很多共同语言。大一暑假的时候,熊萍萍带他去了龙城--自己现在的家,见到了在家休养的罗小芳。从那以后,李潇每个月都会转给自己一两千块钱,让自己转交给罗小芳,问及哪儿来的,说是一个亲戚给的。可她怎么也没想到,李潇这个亲戚居然就是闫敏柔。“嗨,帅哥,聊聊吧。”“你是谁?我没见过。”“寂寞了,想找个帅哥聊聊天……”“你别想骗我钱,我可没钱。”“帅哥,你看你说的,两句话就是钱,俗不俗?人家可是正经大学生,富二代,在英国留学。只是生在他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都市小说小说相关阅读More+

心情小雨(1v1  强制)

松随

明日坦途

岑白水

永无休止

达达利园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4 百香果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