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如提示您:看后求收藏(仇蚀 第37,仇蚀,思如,百香果小说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畅读/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岳女士,这里是公安局,不是你们熊家,也不是你们公司,不会因为你的一句话就全体出动,去寻找你的儿子……当然,我们也不会坐视不管,这是我们的职责;但前提条件是,你必须和我们说实话,把你知道的一五一十,统统告诉我们。否则的话,我们也是爱莫能助。”女人愣住了,抬头看着单坤,确认他没有开玩笑,也就偃旗息鼓、认命了:“好吧,我说,其实我知道绑匪是谁……”单坤微微一怔,也皱起眉头。“什么,她知道?”魏树也惊呼,但见程宛以指覆唇,他只得压低了声音,“那她拐弯抹角这么半天,这不是耽误时间嘛?”程宛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单面镜里的女人。凭感觉,她觉得自己正在一步步,接近一个残酷的真相……“他是谁?”单坤问了句。“他是……”“阿兰、阿兰……”这时候,走廊里传来急切的呼唤,随着声音,会客室的房门被打开,熊大裕满面红光的出现在众人面前:“你果然在这里,给你打电话,你怎么不接啊,急死我了……单警官,是你啊,又见面了,辛苦辛苦……”说着话,他身体前倾,握住了单坤的手,面带笑意。单坤也和他握了握手:“熊先生,你太太刚才过来报警说……”“误会,真的是误会,孩子已经回来了……”什么,雄金金回来了?不仅是岳兰,单坤和叶晓霜,包括观察室里的程宛和魏树,都忍不住面面相觑。难道说,这一切只是个巧合?“老公,你说的是真的,金金真的回来了?”岳兰抓住熊大裕的手,急切地问。“哪还有假?我刚从家里回来,他们都在。”熊大裕笑着说道,看了眼对面的单坤,又解释道,“其实也没什么,他们俩出去的时候,刚好看到一个夏令营,你也知道你儿子,说是风就是雨,我妈年纪大了,爱惯着他,两个人报了名,马上就走了。后来啊,我妈的手机没电了,又没带充电器,打不了电话,就这样,也没有跟我们联系,也是玩疯了……刚才回到家,那个狼狈……孩子一进家门,就嚷嚷着找你……快回去吧,孩子一直在等着呢……”说完,拉着妻子的手,急不可耐地往外走。“哦哦哦。”那个岳兰似乎也来不及细想,和他匆匆离开。“等一下。”单坤走过去,站在门口,挡住他们的去路,“熊先生,你太太刚才说,那个绑匪的电话……”“我也不知道,可能是恶作剧吧,原来也有过。反正孩子都已经回来了……单警官如果不放心,过两天,我让人把那个电话号码送过来,你们好好查查……警察同志,实在对不起,我们必须要走了,孩子和我妈都在家里等着呢……”说完,拉住妻子往前走,却发现单坤一动不动,如同木桩子,刚好把房门口堵得死死的。见此情景,熊大裕皱起了眉头,还没来得及发作,却听见单坤笑道--“熊先生,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去你府上亲自看看。”眼见着对方眉头皱起,似有不满,在他开口之前,单坤先发话了,“熊先生,你看啊,事情是这样。你太太过来报了案,人口失踪,而且极有可能遭遇绑架,这可是大案子,人命关天。如今你说这只是个误会,孩子已经回来了,我们警方也需要眼见为实,才可以撤案……”“这恐怕不太方便吧?”“我们只是看一眼,确认祖孙俩平安无恙,方便的话,可能会做些笔录,很简单的,例行公事。还希望熊先生配合一下……”“这个……”熊大裕挠着头,满脸为难,吞吞吐吐,时不时地抬头,望向对面的单坤,好似希望他放过自己,或者是不耐烦,到此为止。但事实证明,他想错了,眼前这个年轻的警察不仅没有不耐的情绪,反而是面带微笑,气定神闲一般的看着自己。“说,金金是不是真的回来了?”岳兰显然也发现了丈夫的异样,拽着他的衣服,厉声质问。熊大裕身子不抖,回头看着妻子,勉强笑着:“我不是说了吗,在家呢。”“真的?”“这事情有什么可骗你的?走走走,我们赶快回家,人家警察同志忙着呢。”说罢,他再次拉起妻子,就要往外走,见单坤一动不动,还故作无意地推了他一把。那个单坤似乎没有阻拦的意思,还顺势挪到一边,就在他暗自庆幸时,有人用力地拽住了她的胳膊,这一回是他的妻子--“等会。”岳兰喝了一声,当即拿出手机,就开始打电话。“你干什么……”熊大裕作势欲夺,却被岳兰巧妙地躲过,好像是为了避开他的打扰,岳兰还故意向前走了几步,远离他。待得熊大裕准备追过去,却又被单坤挡住了去路,“警察同志,她……”“嘘……”单坤以指覆唇,笑看着他,指了指一旁打电话的岳兰,意为不要打扰。事到如今,熊大裕能说什么,除了无奈叹息,他什么也做不了。只是时不时地看着手机上的时间,眉头紧锁,显得万分焦急。“……好,我知道了……”岳兰挂断电话,返过身,气势汹汹地走回熊大裕面前,不顾形象的大骂道,“金金根本就没有回家。王八蛋,你个自私鬼,那可是你亲儿子……”“你听我跟你说,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们回家再说……”熊大裕拉着妻子将要离开,却被岳兰狠狠地甩开了--“走什么走,我儿子被人绑架了,是死是活不知道,我要报警……”说着,她回过头,看着单坤,“警察同志,我要报警……”“报什么警,你给我回家……”熊大裕此时也顾不得形象,野t?蛮地拖拽着妻子。岳兰也不甘示弱,奋力地反抗:“你放开我,你赶快放开我,警察同志,救我……”话音未落,整个人就被拽了过来。见此,她赶忙躲在单坤的身后,指着丈夫的鼻子,大声喝骂道,“你个王八蛋不敢报警,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你就是怕别人知道你毒死了你的亲生女儿……”“疯婆子……”熊大裕气急了,跳起脚来,冲向妻子,狠狠地给了她一巴掌…… 2021年10月【7】“警察同志,你还真信啊?那个女人疯了,脑子糊涂了,他就是更年期……”“熊大裕,注意你的措辞。”单坤冷声打断他。之后苦口婆心,“熊大裕,你应该知道,我们在帮你。你的儿子雄金金、母亲李香琴,已经失踪六天了……”“这是个误会……”“我们已经派人去你们家检查过,祖孙俩根本就没有回家。”在事实面前,熊大裕低下头,微微动唇,看样子想说什么。可到了,依然是沉默。好像是不屑一顾,他哼了一声,转头避开单坤。对此,单坤毫不在意,只是自顾自的继续说:“我们问过你们家的保姆孙秋雯女士,按照她的说法,六天前,你的妻子岳女士因为孩子的事和你母亲吵了一架,你母亲带着孩子离开了家,当时确实说的是游乐场;当天晚上七点还没有回来,你妻子把你叫回家,让你给你母亲打电话,结果对方是关机状态……晚上九点,你们选择报警……你把妻子留在家里,自己开车出去寻找,找了一晚上,也没有找到……”熊大裕听到此处,一声叹息,抚了抚额头。“就在你们准备再次报警的时候,绑匪的电话来了。孙秋雯女士还特别说明,绑匪是个女的……”“是不是女的我也不清楚,是那种机械音,我听那些港剧都是这个声音……”单坤听罢,皱了皱眉头,但很快回过神来,接着问:“为什么不报警?”“当初萍萍那事闹得挺大的,我怕……”“绑匪在电话里除了告诉你,他绑架了祖孙俩,难道没有说点别的……”“没有了,他就是跟我说,孩子和我妈在他手里,要我拿一百万,还不让我报警,否则撕票……”对面的警察一言不发地看着自己,一动不动,熊大裕有些紧张,声带哭腔地说道,“警察同志,我说的是真的,绑匪在电话里就是这么说的,那是我唯一的儿子,我怕……所以就赶快凑了一百万,送过去,没想到……”“没想到绑匪并未出现。”单坤顺着他的话,淡淡地说出。对方只是不停地叹息。单坤于是接着问,“为什么没有报警?”

“不是怕他撕票吗?”熊大裕白了他一眼,明知故问。“孙秋雯女士跟我们说,这样的勒索电话,你们一共接到了三次,三次都扑了个空……其实你应该非常清楚,第一次交易失败,就意味着对方的目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4 百香果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