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如提示您:看后求收藏(仇蚀 第40,仇蚀,思如,百香果小说网),接着再看更方便。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畅读/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赶快把她带走……”程宛发号施令。叶晓霜这才反应过来,带着两个人跑过去,试图将岳兰脱离现场。只是这女人仿佛是使尽了全身力量,费力地抗拒着--“我不走,你们警察眼睁睁的看着我儿子被他绑架、杀害,算什么东西,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此时,她的眼睛已经变得猩红,咬牙切齿。就算是被人用力地拖着,她也死死地扣着脚下的砖地,就是不走。“来啊,开枪啊,再不开枪,我就杀了他……”“袁梅,不要鲁莽。”单坤急忙喊道,“你到底想要什么?”“我想死,你杀了我,开枪杀了我。”女人也是直截了当,“杀了我,这个孩子就安全了。来啊,只不过是一秒钟,事情就结束了。”“你……”单坤拿着手枪,胳膊禁不住地颤抖。“赵雪梅,你真的要一错再错,让你的女儿不得安宁吗?”程宛突然高喊一声。“你怎么知道我?”女人愣住了,下意识地反问了一句。可能因为注意力被吸引了,身上的力量松了松。趁着这个机会,单坤直接扑了过去,夺过她手里的孩子。而这时女人似乎也反应过来自己上了当,举起手里的匕首,就要自杀。单坤反应快,一把拽着她的胳膊,势要夺下匕首。“你放开我,放开我……”她抓着手里的匕首,四处乱刺。丝毫不顾面前的警察已经脸色大变。“你女儿的日记本,看看吧。”程宛将手里的东西递了过去。女人先是一愣,手里的匕首“哐当”一下掉落在地。而后,好像是猛然间清醒,一把抓过那个保存崭新的笔记本,如饥似渴地读了起来。“唉……”叶晓霜本想说点什么,程宛抬了抬手,制止了她,并吩咐了两件事,首先,将熊老太太、岳兰、雄金金送去医院检查; 2021年10月【12】前半生四十多年的霉运,换来今天的幸运,赵雪梅觉得自己还是值得的。所谓的幸运,不过是她成功赢得了熊大裕一家人的信任,接受他们的指派,去往距离龙城一千公里远的河州,贴身照顾此时已经进入精神病院休养治疗的熊萍萍。这是她唯一的机会,虽然她并不清楚熊大裕为什么要把自己刚刚受到刺激的女儿送到这么远的地方治疗。据说,熊萍萍本就是河州人,五年前,她母亲因病去世,就葬在河州……熊大裕给自己的回答是,女儿一直念念不忘妈妈,在河州治疗,也算是离妈妈近一点。这也是个理由,可有时候赵雪梅却觉得在这个精明的男人眼睛里有一种捉摸不透的促狭。她没有细想,总而言之,和自己没关系。反正熊萍萍离得越远,对自己越有利。最起码出了什么意外,熊大裕不会怀疑到自己身上。对,赵雪梅的目的就是想让熊萍萍出意外,而这个意外,就是简简单单的一个字--死。临行前,熊大裕将一个塑料药瓶交到自己手上,轻轻地晃了晃,可以听见哗啦哗啦的声音。凭经验,她觉得应该是什么药片,而且价格不菲,因为瓶身上都是自己看不懂的英文。熊大裕告诉她,这是国外进口的维生素片,让她每天监督熊萍萍服一颗,每天一次,决不能漏掉。到底是有钱人,吃个维生素片都要进口的。不知不觉,她想起了自己可怜的女儿,如果当初也能有一瓶进口药,此时此刻,母女二人是否可以真的团聚?在她的脑海里,浮现出女儿纯真的模样,那是她三岁时的样子。现在的她,亭亭玉立,想来也是个美丽的大姑娘了吧。尽管十几年没见了,可她总是不自觉地在脑海里勾勒出女儿的模样。每次路过学校,看见和女儿年纪相当的孩子,总是忍不住站在那里痴痴地看上半天,想象着那就是自己的女儿t?。待得对方走远、看不见了,她又会自欺欺人般的安慰自己,女儿比她漂亮多了。在这个复杂的社会上浮浮沉沉半辈子,见识了太多的是是非非、人情冷暖,女儿是她活下去的唯一动力。她不求衣锦还乡、扬眉吐气,只求女儿平安健康。然而就在她收拾好了行囊、准备回到女儿身边时,老天给她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女儿死了,很突然的。她知道,女儿早晚有这么一天,先天性心脏病,不过是苟且偷生。可她不愿意放弃,为了给女儿筹集医疗费,她忍辱负重、出卖自己、脏活累活,只要有钱,她不在乎。只是内心深处,她是鄙视自己的,所以她躲得远远的,害怕玷污女儿纯洁的心灵。强忍着心中的思念,做一个绝情的母亲,不和女儿见面,只是每个月按时按点的把钱寄到那个指定的账户……她寄希望这些钱可以让女儿健康的活下去,活到母女团聚的那一刻……只是,在那一刻即将到来之时,老天爷竟给她开了一个大大的玩笑……

女孩躺在床上,睡得很沉,眉头微蹙,似藏着淡淡的哀伤。这样的女孩让人生怜,令人情不自禁地伸出手,想要抚平她眉宇间的伤痛……她也情不自禁地把手伸了过去,然而伸到一半,她清醒了,赵雪梅,你在干什么,这个人是你的仇人,若不是她父亲拖欠工资、前夫罗嘉豪怎么可能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铤而走险;小芳又怎么可能因为刺激心脏病突发、一命呜呼?自己靠不近熊大裕这个资本家,杀了他的女儿,让他痛不欲生,也算是告慰女儿、亡夫的在天之灵了。想到这,她下定决心。左右看看,病房里并无他人,而且房门已经上锁,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像任何干苦力的男人那样,朝手心吐了口吐沫,从内衣伸出拿出早有准备的水果刀,举起来,然后手起刀落。而这时,床上的女孩展开了眼睛、一把抓住自己的胳膊,目光炯炯有神--“阿姨,你知不知道,小芳一直在等你。”赵雪梅一下子愣住了,手中的匕首直接跌落在床上。恰在此时,门口响起“砰砰砰”的敲门声,她猛地回头,这时门外的医生已经开始催促了。她来不及多想急忙跑过去打开了门。“和你说过多少遍,一般情况下,病房的门是绝对不能落锁的……”“没办法,隔壁的男病人光来推门,然后跑进来大吼大叫,每次都把她吓一跳……”赵雪梅找了个借口。护士看了她半天,找不出破绽,目光越过她,向前看去:“还没醒吗,八个小时了,药劲应该早就过去了……”说话间,护士走到床边,开始检查睡得很沉的熊萍萍。听到这话,赵雪梅也是吃惊,回头一看,果然如她所言,熊萍萍是一个昏睡的状态。这令她不得不怀疑刚才那一幕是不是一场梦。而这个怀疑,直到无意间瞥见藏在被窝里的那柄刀鞘……快步走过去,装模作样的整理着被褥,故作平静的回答:“我也不太清楚,可能是快醒了,我记得昨天睡了十一个小时……”护士看了半天,没发现异样,嘱咐一句:“醒来以后及时过来报告……”随后便离开了病房。重新关门落闩,赵雪梅松了口气。突然她感觉到什么,一个回头,只见那熊萍萍睁开眼睛、躺在床上,冲自己微微的笑着。在她看来,这样的笑根本就是挑衅,尤其是想到女儿的病逝、前夫的惨死,这两件事无一不在刺激着她的神经、让她怒火中烧。三步并做两步来到床边,一把掐住她的脖子,狠狠地用力。“你爸害死了我丈夫,害死了我的女儿,我要杀了你,给他们赔命……”熊萍萍显然是不想死,一把抓住对方的手,想要掰开。很可惜,由于两个人的方位问题,瘫在床上的她没有任何优势可言。眼见着意识马上就要消失了,熊萍萍不甘心坐以待毙,她抬起被子里的右腿,隔着被子,狠狠地朝着对方的腹部用力一蹬。赵雪梅毫无防备,跌跌撞撞地向后退去,一直退至后面的墙壁,同时,脚下一滑,跌坐在地上,背部很疼,怀疑是擦伤了。她强忍着后背火辣辣的疼意,从地上站了起来,眼看着熊萍萍下了床,一步步向自己而来。她笑了,既然自己找死,那我就成全你。擦了擦嘴角的涎液,赵雪梅又一次扑向熊萍萍。说时迟那时快,熊萍萍反手拽着她的胳膊,将其抵在墙上。挣扎了几下,不得脱,赵雪梅不得不承认,自己老了。“想要为小芳报仇,我支持你。但你要杀的人不应该是我,你杀了我,小芳在天之灵,永远不会原谅你这个抛弃她的母亲……”“你胡说什么?”赵雪梅被逼急了,本想打人,可胳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本站所有小说均由程序自动从搜索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4 百香果小说网